我在十二月下旬的某天早晨拜訪佩雷特的實驗室,當我被介紹給一位穿著亮紅色褲子與毛茸茸紫色夾克、長髮染成一半綠一半紅的男人時,感覺措手不及。在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實驗室,與莊嚴的環境相比,佩雷特的外表怪得出奇。在談話的前二十分鐘,我無法抑制的分神心想,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是實驗的一部分,正被臉部感知的世界專家評量,看看我對他不尋常的外表會做出何種反應。

佩雷特早期研究集中在神經細胞。他對個別神經元識別視覺模式的驚人能力感興趣,並想知道更複雜的神經元網絡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在好奇心的帶領下,他開發工具確認大腦如何判斷人臉。

從許多方面來看,佩雷特是將百年前的發明進行升級。維多利亞時代的高爾頓是優生學之父,對於是否罪犯具有普遍的面部特徵大感興趣。人們可藉由察看面孔來辨別他人性格,這觀點在當時廣為流行,而如果高爾頓能找出罪犯特徵,也許就能在他們犯罪前將他們識別出來。要做到這點,他為幾名罪犯拍攝照片,並沖洗在一張相片上,得出罪犯面孔複合而成的單一臉部影像。當單一影像所包含的面孔越多,看起來就越不像任何一位他所拍攝的對象,而是越來越像他們的平均值。讓高爾頓感到挫折的是,他發現似乎沒有什麼臉部特徵可以代表殺人犯或小偷,但他注意到複合影像比任何個人肖像都更耐看。

長相越「路人」越受歡迎

佩雷特將混合攝像技術帶入數位化時代,在電腦螢幕上調整並刻畫臉孔。這項工作結論強烈支持高爾頓的觀察:複合面孔往往比個人更耐看。研究顯示,在其他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如果臉部特徵近似於我們在其他臉孔上看到的平均值,我們就會受到吸引。比方在你家鄉人們的鼻子長度介於四到六公分之間,那麼你可能會覺得鼻子長度五公分的人相當具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