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試圖告訴老闆,這個大案子需要比較合理的工作期限,但只要我一提這件事,老闆就會說:「我知道妳想要回去陪家人。即使他們現在很想念妳,將來他們會很高興妳升官加薪的。但如果妳想要多陪陪孩子,妳就去吧。不過妳得記住:假如妳這麼做,我們就要再考慮妳的升遷了。」我完全被搞糊塗了,現在我到底要怎麼辦啊!——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些人總是讓我們覺得:「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清楚表明立場?」其實,每個人都遇過這種狀況,卻對這種情況束手無策。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能在情感上輕易的宰制我們,讓我們覺得挫敗感油然而生?

對於別人亟欲達成的需求,主動妥協幾乎是面臨壓力時的自動反應。但現在你已經知道如何多爭取時間,好好考慮「自己」到底要什麼。雖然我不能替你做決定,但我會告訴你一些方法,讓你在向情緒勒索者表達出最後決定及處理他們的反應時,能更得心應手。

在與情緒勒索者交手的過程中,無論事情有多微不足道,請你先檢視情況,尤其在你被迫要做出決定的情況下更是如此。一旦有讓你覺得困擾的地方,就要把事情好好弄清楚,並了解這個決定對你們的關係將有什麼影響。

股票經紀人琳恩的母親愛倫,老是給她些負面的評比,讓琳恩只是想到要和母親吃晚飯,都會忐忑不安。我要她重新想想事情發生的經過。

「哦,不會吧!」她說:「這太誇張了,我只是太累了,吃頓晚飯並沒什麼大不了。」

「說一下嘛,」我告訴她,「或許會發現什麼也不一定。」

別低估自己說「不」權利

「好吧,」她不太情願的答應了「要陪媽媽一起出去吃晚飯唯一讓我覺得困擾的是,只要我一說自己很累,她就會說以前卡洛琳都會花時間陪她。我當然願意跟她用餐。但母親關心我的感受嗎?我不這麼認為,但只是一頓晚餐而已啊!我幹嘛要為這個斤斤計較?」

我建議她檢視母親一些要求時,也可以利用幾個問題來探討自己習以為常的回應方式:

.你們有固定相處模式嗎?

.你習慣說「這沒什麼」「沒問題」或「我不在乎」嗎?

.如果事情要你全權做主,你會怎麼做?

.你嘴上答應,但生理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嗎?如你心想:「這不過是場電影,即使我不喜歡,我還是會去。」但卻覺得胃酸讓你感到不舒服。

如果對以上問題你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話,現在就是你表達自己真正看法的時候了。給自己機會說出「我不要」,不用多解釋什麼。不要低估了自己說「不」的權利。

你要謹記,有時候當下情況讓我們不得不拒絕,往往不是著眼在「要求」本身,而是對方提出要求的態度。像琳恩說:我願意帶媽媽出去走走,但討厭被拿來跟卡洛琳比。

別因事小就忽略自我感受

情緒勒索者施加在我們身上的壓力會讓我們覺得被侮辱、被瞧不起,因此我們不能認為那只是小事,就低估它所造成的影響。就拿琳恩的例子來說,她應該要打電話告訴母親,自己有多討厭老是被拿來跟卡洛琳相比。帶母親出去吃個晚餐一點都不成問題,但問題是,她得向母親解釋,其實母親根本不用依靠情緒勒索的手段來提出要求,因為琳恩是非常願意抽點時間陪陪她的。

假如在仔細思考過對方的要求,並考量過自我感受後,你才做出讓步,這叫作「有意識的讓步」。如果運用得當的話,有意識的讓步會是達成你所希望結果的最好方式。但是,你一定得經過縝密的自我反省過程,才能達成這樣的目標。這個過程遵循三大步驟:停下來、冷靜觀察及擬定策略。

在以下情況中,有意識的讓步將會是一個好選擇:

.在檢視對方的要求之後,你發現這不會有任何負面影響。也許這個要求讓你不太高興,但並不特別糟糕,而且你們也不會陷入情緒勒索中。這時你可以答應要求,因為你們之間的關係還不錯,或是就當作表現你的慷慨也行。

.在檢視對方的要求之後,你發現,即使得和情緒勒索者進行「交易」,但這並不會產生負面效應。假如這次你讓步,那麼下次就是對方妥協。

.在檢視對方要求後,你發現即使答應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但你只願意答應其中的某些部分。你可以要求情緒勒索者刪去那些讓你困擾的要素。

.在檢視對方的要求之後,你決定這次說「YES」──這是一個策略。你知道自己答應這項要求的原因,而且心中也有了計畫,要去改變原先你根本無法接受的情況。

有意識的讓步讓關係雙贏

在以上四種情況中,前兩者的情況比較單純;在觀察情況後,你決定妥協,這其中沒有心機、權利不平衡。如果你承諾讓步──這次是你,下次就換對方──那是因為你相信對方會尊重這項遊戲規則。

當琳恩考慮如何讓她和母親的晚餐別對自己造成太大壓力時,她才發現自己除了跟母親吃頓晚餐,並花上整個晚上陪她之外,根本別無選擇。

我問琳恩,如果妳老實的告訴母親可以跟她出去吃飯,但飯後妳得早點回家休息時,會不會有很嚴重的後果?

「我真的可以這樣做嗎?」琳恩問。

「當然可以,」我回答:「妳只要告訴她,妳真的忙壞了,因此,雖然妳很願意跟她吃頓晚餐,但沒辦法陪她整晚。」接著是更重要的,妳必須這樣說:「媽,請妳別再拿我跟卡洛琳比較了,尤其是當我沒辦法順從妳的時候。這樣的比較很傷人,而且讓我也不太想陪妳了。我現在正式跟妳說明,只要妳再這樣做,我一定會馬上制止妳。一言為定,好嗎?」

解決方案就是這麼簡單,但琳恩卻從未察覺到。正因為與情緒勒索者溝通時,模糊不清的互動方式往往讓我們對解決方法視而不見,所以我們一定得慢慢來,並且用心觀察。

如此,在你一直習於對情緒勒索者的要求做出讓步時,你才有可能了解每一個妥協之外可能造成的影響。如果在回應情緒勒索者的要求之前,你能對自己的決定了解得更透徹的話,你便會發現,所謂「雙贏的妥協」是存在的。

小檔案_書名:情緒勒索

書名:情緒勒索
作者:蘇珊.佛沃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7年9月1日


小檔案_蘇珊‧佛沃簡介

領先全球提出「情緒勒索」概念的心理學博士,同時也是享有國際盛名的心理治療師和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擁有超過40年心理治療經驗。
她將多年來的諮商經驗與解決對策全寫進本書中與大家分享,出版後大受歡迎,翻譯成多國語言,成為全世界都在讀的心理經典, 暢銷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