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多次公開力挺周永明「做得非常好」,但向來只管大方向、不問細節的王雪紅開始悄悄管事,也讓人嗅出宏達電一連串人事異動案,背後似乎還有玄機。

一場新機發表會,暗示王雪紅全面掌控宏達電的時代來臨!

2013年十月十五日,宏達電發表下半年旗艦機種HTC One Max。這款搭載五.九吋大螢幕、指紋辨識、Boom Sound音響等頂級硬體規格的新產品,被視為是力挽狂瀾之作,然而首發的地點不是倫敦、紐約,而是破天荒選在中國北京。

北京發表後隔天,緊接著是香港。第三場,台灣,罕見的把所有媒體拉到高雄。三場發表會的主角都是今年八月才剛上任、被視為是王雪紅人馬,宏達電中國區暨北亞區總經理董俊良。

過去宏達電發表重量級新機,歐美市場絕對第一優先,且由執行長周永明親自站台,從未像這次選在兩岸三地起跑。此一變化,對照宏達電今年來一連串動盪,顯得格外耐人尋味。

雖然王雪紅多次在公開場合力挺周永明,稱讚他「做得非常好」,但種種跡象都顯示,向來只抓大方向,不過問管理細節的她,近兩個月來,主導性似乎越來越強。

十月九日,王雪紅主動發信給宏達電內部,強調「宏達電還有很多創新策略能夠激勵營運向上」,勉勵所有員工以勇氣面對改變。有趣的是,一個多月前,周永明才剛為了內鬼事件寫信給全體員工。

上一次王雪紅寫信給員工,是2004年威盛面臨危機時。時隔九年,再度喊話激勵,而且還是在周永明發信後沒多久,是否意味著前一封信根本無法穩定軍心?

求生首部曲:建制度
確認職責,淡化人治色彩

宏達電第三季出現上市以來首次虧損,每股盈餘 -3.58元。當外界把焦點放在購併議題上,不斷點名販售對象時,王雪紅一方面駁斥傳言,一方面悄悄啟動改革。

第一步,就是建立制度。過去宏達電在周永明主導底下,凡事以快為主,雖是讓公司保持新創時期的彈性與活力,結果卻演變成是誰掌權、誰說了算,沒有清楚的流程管理與透明的制度,人治色彩濃厚,造成許多弊端,簡志霖疑似收受回扣只是其中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早在去年底,王雪紅就覺得宏達電營運狀況不對勁,尤其中國區,通路存貨、維修備料,數字高的很不合理。她派財務長張嘉臨去查,才發現當地狀況根本亂七八糟,而決定快刀斬亂麻,在今年第一季一次打掉所有呆帳,總金額達新台幣26億元,也造成了宏達電今年第一季每股盈餘低到只剩0.1元。

這筆呆帳,讓王雪紅正式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任命高盛出身的張嘉臨,繼續清查財務弊端漏洞,同時嚴謹化流程管理系統,把研發、採購、財務三個部門職責重新確認。

求生二部曲:儲現金
購併綜效不彰,認賠殺出

第二步,是量入為出,儲備現金準備過冬。

2010年,宏達電最意氣風發的時候,周永明為了加速國際化,前後砸下新台幣二百四十億元,投資十家公司。結果兩年過去,這些購併案沒有一家幫宏達電創造出新的綜效,有些反倒因為文化衝突造成管理上的問題,宏達電只好認賠殺出換現金。

聯昌證券亞太區下游硬體首席分析師王萬里指出,宏達電至今年底的現金部位雖仍有三百八十六億元,但如果銷售狀況持續積弱不振,以每年約有一百至一百二十億元淨現金流出的速度來看,即使僅維持最低資本支出和每日營運,三年內現金還是會用罄。

急速減少的現金,加上出貨量降低,成本提高等狀況,讓外資紛紛點名購併對象。但一位中國手機品牌廠財務長表示,王雪紅不可能賣掉整家公司,如果有談,「頂多也只是考慮賣掉assets(資產)」。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宏達電之所以會傳出賣給聯想的謠言,主要是因為考慮過切割上海廠與廈門廠等資產。但最後還是因為不捨而作罷。「Cher對宏達電感情很深,總覺得還有機會再起,不到最後關頭連資產都不願意賣,」只是原本預計要在桃園興建的研發大樓,目前也處在停擺狀態。

求生三部曲:攻中國
撤換總座,重掌價格通路

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強攻中國市場。

九月九日,王雪紅在亞太城市高峰會上喊出,明年宏達電在中國中高階市場的市占率要達到20%,對比過去周永明總是在談歐美市場的市占率,就連用人也偏好外籍兵團,顯然方向已經有所轉變。

要打中國,就要有不同的策略。「中國市場雖然大,但是極其殘酷,除了三星、蘋果,沒有一家賺得到錢。」中興通訊品牌部副部長戴澍說,要在中國勝出,必須掌握兩個關鍵:價格與通路。

根據國際研究機構顧能(Gartner)與巴克萊(Barclays)證券的研究報告,中國智慧型手機的均價已從2010年的人民幣兩千元大幅降到今年的人民幣一千三百元,預計2015年會降到人民幣一千元以下。

然而宏達電在中國手機均價卻還維持在人民幣一千五百元以上,價格毫無競爭力,品牌知名度也非常薄弱。

過去宏達電以多普達的品牌在中國銷售,只知道緊抱中國移動等電信商的大腿,走客製化機種路線,零售據點連一千個都不到,根本無法讓品牌形象深入到消費者內心。「在中國,沒有掌握到五千個以上的零售服務據點,很難讓消費者認識你,」戴澍說。

關鍵,在宏達電前中國區總裁任偉光身上。加入宏達電前,十年內換了五家公司,2011年一月被周永明挖角至宏達電,身負研發與通路拓展大任,但兩年多來並無突出表現。

根據巴克萊的報告指出,宏達電在亞太區的市占率,除了在華為、聯想等本土品牌尚未坐大時,有達7%以上水準外,2012年之後幾乎一路往下滑,至今年第一季甚至低到只有2.3%,還輸給山寨起家的天語、金立,排名被踢到第九,差一點連前十都進不了。

連二線品牌都打不過,宏達電情何以堪?今年八月任偉光被撤換,改由北亞區總經理董俊良接手。

曾任蘋果台灣區總經理,2004年被王雪紅延攬,創辦多普達,成功打入中國,董俊良一直是深受王雪紅信任的戰將。

2012年,宏達電One系列手機,爆發產品品質欠佳、用舊晶片欺騙消費者等危機,在台灣的銷售量連續半年輸給三星,市占率甚至一度落後三星十五個百分點,品牌形象大跌。但在董俊良重新定調行銷與通路策略後,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就讓宏達電在台灣市場踢下三星,重回銷售第一。

即使在日本,董俊良也交出不錯的成績單。根據IDC(國際數據資訊)的資料,HTC今年第一季的市占率達到6.6%,首次超越三星擠進前五大。蝴蝶機更一度成為日本銷售冠軍機種。

純正的血統,加上明確的戰功,讓王雪紅在此關鍵時刻,放心把開拓中國區業務的重責大任交在他的手上。

然而光這樣還不夠,必須站到第一線,真實了解中國消費者的需求。

人事動作頻頻
劉慶東上火線,卓火土復出

因此,王雪紅在過去半年陸續將許多高階主管調到中國,首要任務就是改善售後服務部門。「這一塊是最能聽到消費者心聲的,你不從這邊去了解消費者對你產品的反應,只會關起門來自己搞研發,當然連小米機都打不贏,」該主管說。

這也讓宏達電內部權力結構悄悄產生變化。除了王雪紅從高盛挖角來的財務長張嘉臨、一手提拔上來的董俊良,日前傳出與周永明鬧不合,神隱兩週後才被王雪紅登門拜會請回的宏達電研發與營運總經理劉慶東,如今也勤跑中國,替王雪紅站在第一線掌握市場狀況。

周永明曾經帶領宏達電站上高峰,但現在看來,張嘉臨、董俊良、劉慶東,成了王雪紅的新鐵三角,加上宏達電創辦人卓火土在九月復出,開始參與製造與品管會議,主戰場又從歐美轉向中國,一連串的人事動作與策略轉彎,似乎都在宣告王雪紅改革宏達電求生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