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職業生涯裡,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外商跨國公司服務,但是,我也認識、接觸、熟悉台灣不少的成功創業家。

這些第一代創業家的個性和做事方法,都有某種程度相似之處:大都是白手起家,經歷了創業初期的艱難和奮鬥,才能成功創立了大企業;創一代的企業家都非常有生意頭腦,勤於學習,也非常重視創新和創意。平常人看到的一些現象,在他們眼中都可以變成商機。因此,他們的想法奇特而且經常改變,也就不足為奇。

這些成功的創業家大多顯得沒有耐心,對屬下恨鐵不成鋼。在他眼中,常覺得部屬不能深刻了解他的想法,或跟不上他的速度。所以經常忍不住要開口罵人。

罵人的程度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台塑集團用台語罵,遠東集團用英語罵,鴻海集團用國語罵。但是,這些創業家有時會忽略一件事:「責備」和「羞辱」是有很大差異的。

由於他們的腦筋動得太快,因此他們所說的話,屬下也經常聽不懂。只有跟在身邊多年,共同經歷過創業艱難時期的老臣們,才比較能夠立即理解他們跳躍式的思想和說話。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大企業集團總是有個核心圈圈,大都是老臣們圍繞著創業的老闆,形成一個小社會,其他人很難打入這個封閉的小圈子。

這些成功的大企業老闆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時間管理」做得很糟糕,尤其是內部會議很少有準時的。老臣和屬下們,也已習慣以「眾星拱月」的方式圍繞著老闆,配合老闆的時間。

老闆的會議
舉一個真實的例子吧。有天早上,某上市大企業的董事長進了辦公室以後,心裡仍然記掛著昨晚讓他難以成眠的一件事,馬上請秘書叫A副總到他的會議室來討論。

談話過程當中,話題牽扯到了另外一位B副總,於是吩咐秘書,馬上請B副總也到會議室來,加入討論。

人多話就多,於是話題又擴大,必須要找一個C協理進來,把細節搞清楚。於是秘書又召喚了C協理到會議室來加入會議。

沒過多久,會議室已經坐了有十幾個人了。話題從天南談到地北,隨著董事長的跳躍式的腦子轉來轉去。許多後來被召喚進來的高管們,完全不知道這個會議召開的目的是什麼,也完全不清楚一開始的話題是什麼。

這時,董事長秘書敲了敲門,走進來在董事長耳邊提醒,董事長已經在外頭約了政府官員,有重要議題要談。時間已經快到了,他必須離開公司,前往拜會這位政府官員。

於是董事長說話了,「我有重要會議要去參加,那麼你們就繼續談吧。」於是董事長匆匆離席,留下了一屋子錯愕的高管們,不知道這個原來沒有規劃的會議,到底要談些什麼?

老闆的指令
再舉一個真實的例子吧。在某大上市集團公司的高層會議裡,董事長交代剛加入集團沒多久的王副總一件任務:與某國立大學建立一個奈米材料合作計劃,以便在最短時間內,將某新產品的材料做一個重大的技術突破。

會議結束後,王副總立刻著手做規劃,並且與這個國立大學的奈米實驗室開了多次會議,將雙方權利義務、項目經費和時間表都談好了。

一個半月以後,王副總將這個合作項目的重點準備好了簡報,信心滿滿地參加了由董事長主持的另外一個高層會議。

在會議中,董事長的重要議題告一個段落以後,王副總主動提出要向董事長報告這個奈米項目的合作計劃。沒想到董事長居然回答說,「這個項目是由陳副總所負責的,你來報告幹什麼?這個項目你不要管。」

王副總滿腔熱血一下子被澆熄了。在會議結束後,帶著懊惱的心情,請教了許多老前輩。終於心裡頭有個眉目。

董事長心中掛念的是,在不同會議上會一直提到,但是每次提到的時候總要交代一個人去執行,每次會議參加的人不同,他就指定出席的某個人來負責。

王副總算了一算,董事長交代他的時候,他已經是第七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