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是兩則令人心碎的新聞。27歲越南人阮國非,來台工作三年多,年初,為了更好的薪水違約離職,成為「逃跑外勞」。8月31日他在新竹郊外遭民眾舉報形跡可疑,隨後和前來盤查的員警發生衝突,遭開九槍不治身亡,他的父親傷心欲絕,在越洋電話上他說:「…如果被遣返了,他要拿積蓄買水牛,回家和我們種田。」中山女高傳出有狼師性騷擾女學生,經北市教育局調查屬實至少有4名跨屆學生受害,校方低調處理,高三學生利用921防震防災演練時間,拿出自製標語「真相公開,狼師走開」,並在臉書發文,得到五千多個分享與千則留言心聲

喉嚨發炎了一個禮拜,每天吃了藥,就昏昏沉沉的醒了又睡,胃口變差,更沮喪的是很難集中精神,工作也停擺了好一陣子。

今天早上醒來,走到陽台,感覺天氣涼了,陽光也不再銳利,輕輕地鋪在小公園的樹叢上。底下有幾個牽著狗散步的老人,毛色各自不同一般閃亮,幾隻還有豬樣的水桶腰,很想過去摸一下。

我清醒的時候,翻來覆去的想,有些事情卻是打結,怎麼也想不透。

---

我不懂,這社會對外籍移工的友善為何這麼昂貴,好像大部分人都付不起,好像付得起的人是離地,是太過奢侈。

阮國非死了,要拼湊出死因的真相卻那麼難。說他逃逸,說他用石頭襲警,說噴了辣椒水也沒用,警棍被折斷,只好開了九槍。

我們真正能知道很少。只看到救護車的行車紀錄畫面中,阮國非赤裸著上身,癱坐在警車旁,無力的上半身試著把車門拉開,像要選擇自己的墓地。有人過去拿棍子撥他,好像在撥一條即將死去的蛇。

救護人員說:「中槍了趕快」。結論卻是優先載鼻樑受傷的民防人員送醫。因為「當時嫌犯仍跟警方對峙中,無法接近」。

過了約莫四十分鐘,第二輛救護車才趕到,把阮國非載走。

但他再也不能走,也不能說話了。

我們無法從他口中得知任何事:衝突是怎麼進行的、是誰先動手、雙方使用的武器為何、被開槍之前有沒有要搶警車……我們不知道,只能聽警方的說法。

警方與救護人員的說詞結合來看,阮國非就像是個不折不扣的反派魔王。

他可以徒手把伸縮警棍折斷,把警察的鼻樑打斷。手上拿著石頭,就像手上拿著弓箭的藍波(可以射下直昇機),非得近距離連射九槍,才能勉強壓制住他。他中槍之後,身體周遭依然散發出強大的霸氣,讓救護人員不敢靠近。

這位戰神與警方奮死搏鬥的理由,不是為了征服世界,也不是為了一車美金、一箱海洛因、一包鑽石,也不是為了一名死去的戰友,更不是為了拯救難忘的戀人……。

他只是為了逃離全年近乎無休、24小時工作,卻只有每月兩萬塊收入的工作環境。他只是為了多賺幾千塊新台幣,可以讓遠方的家人有飯吃,可以享有多一點點的尊嚴。

這卻得拿命來換。

警方當然不能有錯。警察的聲譽那麼重要,沒有聲譽,哪有士氣,哪有保衛人民的力量。警方不可能有錯,錯的一定是嫌犯過於剽悍。

---

中山女中傳出有老師多年來性騷擾數名女學生的消息。

校方說,一切依法、依行政程序處理,已經盡力了。但沒有解釋為何在受害者家長要求下,依然沒辦法公佈任何有助於防範下一次犯罪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