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您一定明白,這裡的「新」式英語,並不是新發明了甚麼文法或字彙,而是指「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

第一次接觸非常道地的新加坡英文時是在澳洲,當時我甚至沒有真正到過新加坡。因為留澳表姊的室友是兩個拿政府獎學金的新加坡女生,去找表姊玩時聽到她們連珠砲串似的對話時吃了一驚。那語調熟悉地驚人,不正是閩南語嗎?可是仔細聽,傳出的卻是英文單字。(對,單字,只要會講台語的人應該很難專心聽到整句英文),從那時起,我就對所謂的新加坡英文印象深刻。

真正搬到新加坡後,因為身為「跪婦」,除了跟客服、推銷等特定族群,基本上缺乏實際跟當地人長篇大論使用英文的機會,因此無法證實當年聽到兩個女生口中的Put your horse come(放馬過來)或ask long ask short(問長問短)究竟是不是她們胡謅來唬我。不過只要隨便偷聽(華人)路人以英文對話,尾音頻繁出現la的閩式腔調英語就會帶我回到十九歲那年的澳洲初冬。

話雖如此,新式英語的感染力很強。某次外子巴西籍的同事來家裡玩,聊到新英語時說,「我第一次聽到他們回答can時(註)忍不住rolling my eyes(翻白眼)。可是才兩星期,我就發現自己在會議上直接回”Can”。」外子則是在來新半年後,習慣性在各種英語結尾加上la。只有我,在語言適應上有某種不知變通的頑固,連日常對司機大叔叫聲「安哥」(註2)都難以開口,結果只好變成沒有稱謂的斷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