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一定要記住這一天,這一天不僅僅是台灣自製的衛星福衛五號的大日子,更是台灣人可以在最艱困的環境,咬緊牙關創造歷史的見證。

事實上,台灣在短視的政客亂整中,本來不可能誕生福衛五號的。

其實,相較於美國航太總署一年一百九十幾億美元(約六千億台幣)預算,不論藍綠政府、那些法政出身、只會打嘴砲的政客官僚,無法忍受漫長研發多年,可能輪不到自己可以剪綵收割的航太研發投入,嫌太空中心是累贅。

那些只會炒短線的政客與官僚,多次都想要裁撤掉一年預算只有不到20億元台幣的國家太空中心,這些政客和官僚甚至是怕自己投入資源後,反而是幫下一任做政績,根本不支持太空中心,還想乾脆砍了,以免後任撿便宜。

幸好,彰化田尾草地人出身,曾任美國航太總署NASA研究員的前國科會主委李羅權積極奔走遊說,終於說服了清華大學校長出身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給個機會」,在劉兆玄擔任閣揆期間,政府終於首肯國家太空中心暫不裁撤,福衛五號的自主研發工程得以進行。

但預算還是緊縮,人員仍然精簡,反正就是放牛吃草,自力更生。

「沒有後路,不成功就裁撤」、「只有汗水,沒空流淚」、「沒有英雄、只有團隊」的艱困壓力之下,政府只給寒酸預算、政客背後猛扯後腿之下,這段期間,屢屢有不分藍綠政客都不時想要拿工程發包的油水,發現國家太空中心是窮單位後,惱羞成怒還黑函滿天飛,福衛五號蹣跚前行......。

幸好,台灣真正的軟實力,就是這些木訥不擅宣傳膨風的本土理工人才,以不到兩百人的人力(NASA的僱員是一萬八千八百多人),終於打造出百分之百的台灣自製衛星「福衛五號」!

這些年以來,許多人都知道福衛五號「十年磨一鏡」,從台北101頂樓可以看到墾丁沙灘上飛起來的沙灘排球之鏡片傳奇,以及全球首創台灣自製的CMOS影像感技術,連美國都不會做的成就,卻不知那是更多的台灣人,為了台灣,不計代價的汗水結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