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沒有發現這個問題,也沒想過會買不到這東西。

剛到新加坡時,住在十四樓高的單位,視野良好,往下可以清楚地看見電車,很宜人的位置。後來搬到現在住處,位於二樓,樓下是一大片社區花園噴水池,景觀優美,一切美好。入住不久後社區花園進行整修工程,於此同時小小孩身上突然開始出現蚊子叮咬痕跡,我自己偶爾也會被咬出兩個大包。雖然有點惱人,不過畢竟是小事,擦點藥就好。沒想到過兩日就有政府單位的人上門檢查,進屋來看家裡有沒有積水處,衛浴、廚房、養水草小魚的水缸都在檢查範圍內(註)。

「為什麼要檢查這個?」身為新居民我忍不住好奇。「喔,裕廊東(我所居住的區域)這附近最近有兩例登革熱病例,我們來加強檢查和宣導,以免民眾不注意家中養了蚊子幼蟲。」

赫!雖然在台灣也常常聽到登革熱,但是相關人員上門檢查這種「大事」於我還是第一次,恐怕疫情嚴重?家有幼童的我也開始擔心起來。由於來到新加坡之後這還是第一次被蚊子咬,早就忽略了防蚊這回事,現在一口氣買了捕蚊燈、防蚊貼還做了香茅水,但是根本問題難以解決。

「窗戶怎麼辦?」我問先生,先生也眉頭糾結。

在台灣防蚊最基本守則就是關門關窗,通風不是問題,因為關的是紗窗。但我們住的屋子沒有紗窗,而且一眼望去社區中的七百多戶人家,沒有一家有裝紗窗。因為我的居所通風良好,加上強力風扇燈,一般來說不太需要開空調,但若關窗就完全兩回事,不開空調就會變得悶熱。我並不很喜歡隨時在冷氣空間中,再說也很耗電。如果不願意關窗生活,那就只能找人裝紗窗了。

我們費盡力氣,在網上搜尋、問FB上台灣人在新加坡的社團,都找不到任何有賣紗窗的地方。詢問本地友人,對方往往一臉訝異:「為什麼需要紗窗呢?新加坡沒有蚊子啊。我們政府噴殺蟲劑那麼凶,哪來的蚊子?」或「都開冷氣就好啦,開什麼窗?空氣也沒有多好嘛。」

仔細觀察,確實也沒發現有人家裝紗窗。偶然打聽到新加坡東邊好像有人做這門生意,結果電話打去人家已經轉工賣別的了。為什麼會這樣呢?熱帶氣候、還是登革熱疫區的地方,居然全國都找不到賣紗窗的地方?這簡直不可思議!

想歸這樣想,現實卻是殘酷的,於是兩個新手爸媽只好開始要嘛吹24小時冷氣,要嘛練就打蚊神功的生活。朋友們口中的「新加坡無蚊論」暫時感受不到,雖然以前住處確實也沒蚊子。這大概是新居所鄰近湖泊,樓下又有大花園所致,我們對這個可沒辦法。

不料沒過多久,令人苦惱的蚊子如它們突然出現般也突然神奇消失了。某一日開始,小小孩身上不再出現紅腫,我們也不用半夜起床打蚊子,這到底為什麼呢?兩夫妻站在窗前一邊享受微風、一面喝著咖啡討論這個奇妙情形,就在此時,社區花園中出現揹著大直徑噴口的印度人,噴口噴射出濃濃煙霧伴隨著機器運轉噪音,本來在花園中溜小孩溜狗的人紛紛走避。「那是什麼?」因為氣味不好,我們馬上關上窗,然後滿肚子疑問去電問了管理室。

「喔,那在噴殺蟲劑。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五都會噴啊,之前是因為花園施工所以暫停噴灑而已。」我們望著濃煙滿佈彷如大火的花園,無言地了解蚊子消失的原因。

註:新國政府很注意登革熱的問題,連在國慶慶典上都特別提醒民眾防疫。稽查人員上門檢查是例行活動,即使沒有疫情也有可能派員檢查。又,自從恢復噴藥後,我的公寓至今兩年都不再有蚊子出現,此地的殺蚊手段十分驚人。不過還是可以加裝紗窗吧?這實在並不衝突啊。

{DS_BOX_19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