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們會開玩笑的說某些人好狗命,但是現在已經不是開玩笑了。

隨著台灣步入老年化社會,以及社會多元化的原因,許多人單身,或者結婚不生小孩。又或者因為覺得寂寞空虛的原因,讓寵物成為小孩的取代品,而寵物也慢慢真正成為家人,甚至地位高過飼主本身。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女人和小孩的錢最好賺,老人的錢最難賺。以前我開藥局的時候,每次遇到一些老人詢問保健食品時候,都會說太貴了,我要死了,不用吃這麼好。但是過幾天,老人帶小孫子來的時候,什麼都要最好最貴的,然後價錢也不問,很豪氣的說最貴的來兩瓶。

小孩的市場符合一種特性,就是使用者和付費者並不是同一人,就有點類似,我們使用臉書等工具,完全不用付錢給臉書公司,他們的收入是靠那些想登廣告的人,有沒有發現這種三角關係非常有趣呢?

我還記得之前開藥局的時候,因為不願意削價競爭,所以生意越來越差,可以說是到了搖搖欲墜的情況,結果因為一個寵物業務跑來,希望我在店裡賣貓砂,我當下就有點不能接受,藥局賣貓砂,是哪個無聊的人來跟我買呢?

但是受不了業務死纏爛打,又說先賣再收錢的情況下,我就店裡擺了幾包貓砂,業務給我進價80元,希望我賣150元,我說這樣會不會太黑。

業務保證不會,結果我賣的第一天晚上,快打烊的時候,一個客人進來買感冒糖漿,正要離開時候,忽然發現我有賣貓砂,我永遠忘不了他臉上的神情,那是一種充滿感動和驚訝又參雜一點讚嘆的感覺,他高興的說:老闆,你太貼心了,以後我就不用跑通化街去買了,然後也沒有問價錢就買了一包走。

接下來幾乎每天都有人來買,然後我從一個被大家嫌棄東西賣很貴的奸商,忽然變成一個貼心替大家著想的大好人。那個寵物業務也趁機繼續擴大戰場,除了貓砂,又叫我賣罐頭,飼料,正當我發覺我已經分不清這裡是藥局還是寵物店的時候,我發現藥局人生開始悄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