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Ava出車禍,我坐在和平醫院急診室的長廊,看著不同的病患進出:有年輕人一樣出車禍,一對情侶女生破皮,男生鼻子斷掉鮮血直流。

帶著墨鏡的中年人跌倒後送進來,本以為沒事,十分鐘後發現有氣胸,診間瞬間忙碌起來,護士大聲地英文溝通著。聽到Ava移動身體痛地大叫,轉頭看到她滿臉是血的躺在病床,心疼之餘更覺得死亡好近,沒有時間浪費。

人生很短暫,旅程隨時都可能結束,小時候我上課常看著老師,其實完全放空,讓自己進入一個阿法波的境界:一分鐘感覺過了一輩子的境界,藉此思考人生目的到底是什麼。

一直到這四年折騰人的創業階段,我才依稀想通:年輕時看未來、中年看現在、老年看後代。人生哪有什麼終極目標,我們都只是走過這一段,現在即是永恆,不要讓自己斷氣的那一天後悔,如此而已。

回頭看到最早一批的創業夥伴合照,他們五個人都有自己另一片天,覺得無限感慨。雖十幾年都在人資領域學習,還是要走過這段才能學到:你是老闆、負責人,公司的最後一道防線,任何人都可以選擇離開、過程當中所有的成敗你都必須承擔。

而且,開公司把自己逼上絕路的這四年,不只拉好友們跳了這個坑,也拖了親生妹妹與老婆一起進來拚命,就算是親人,很多箇中辛酸也無法乞求諒解,只能自己堅強地面對與決策。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必須無悔地往前走,不然只會讓現任的夥伴們會更加地不安。

在過程當中,也遇到超多有才華的年輕人,無論是文案撰寫超動人、人脈溝通超迷人、活動掌控一把罩、程式撰寫超神速,能力都遠遠超過我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