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上櫃公司的Z董事長是一位我非常敬重的科技界前輩,他在台灣跟中國大陸都曾經創業過,都獲得了很大的成功。

前幾天他跟我說,他上週去參加一個在台灣某大學所舉辦的創業大賽,在那個比賽裡,每個參賽的團隊就只有15分鐘上台報告,走馬看花,他實在聽不出什麼。所以他就想要在吃飯的時候私下找幾個團隊聊一聊。

沒想到校方在晚宴的時候安排了非常精彩的節目,鑼鼓喧天,結果他也沒有找到機會跟那幾個創業團隊聊。

我們兩人都感嘆,台灣的許多創業大賽都搞得像是皇帝選妃一樣,出錢的企業跟擔任評審的教授坐著聽,即使能問問題,通常也只能問到一些很表面的東西。基本上,這是一種溝通的單行道。學生們負責說,教授跟企業家們負責聽。

幾年前,有某頂尖大學的管理學院教授來找我,希望由他們學校跟我們公司合組一家新公司。他們學校出技術,我們公司出錢跟出人,雙方各佔一半的股權。我覺得這個想法蠻不錯的,於是就問他們,他們說的是什麼特定的技術嗎?技術的擁有者是誰?

結果他們跟我說,他們說的不是某個特定的技術,而是關於某個領域的一般性知識,而某某教授的博士班學生會教我們怎麼做。

我聽了差點笑出來,但還是很客氣的跟他們說:「我知道貴校的博士班學生都非常優秀,尤其是某教授的學生,更是箇中翹楚。但不要忘了,我二十幾年前就是某教授的學生了。」

和氣生財,所以有些話我沒有說出口,我其實很想跟他們說:「一定有些知識是那些學生知道,而我們公司不知道的;也一定有很多知識是我們公司知道,而那些學生不知道的。但整體而言,在這個領域裡,恐怕我還是比那些博士班學生們要熟悉多了吧?我好歹也是個留美電腦科學博士,我拿到博士學位都已經二十年了,難道我畢業二十多年來都在喝酒鬼混?」

台灣有許多的政府官員跟學界人士,說到產學合作就想到技轉,好像我們產業界的人都只有高中畢業,什麼都不懂一樣。

這也是一種溝通的單行道,大學裡的教授跟學生躲在象牙塔裡做研究,做完了研究將成果轉移給產業界。而在研究的過程中,產業界的參與其實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