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改革政府,究竟有多困難?

五十一歲的陳吉仲,本來是農家子弟出身的農業學者,積極投入社會運動,兩年前,《商業周刊》開始體檢政府KPI(關鍵績效指標),他就參與評審作業。一年前,他接任農委會副主委,當時,他滿懷雄心的說,「KPI不該從『做得到的』去想,而要問「『政府存在的目的』」,他承諾,將針對農委會的服務對象——農民和消費者,全面改造農委會KPI,譬如提高農民收入、提高農產品抽驗數等。

然而,這位蔡英文「新農業」政策的最核心幕僚,在進入政府一年後,誠實的告訴我們,他為何做不到:

為何只能應付交差?
「難在改變公務員的想法觀念」

去年一上任,國發會就要我們提中程計畫,八月得交KPI,坦白說,我就只能像例行公事一樣交過去了。

你問我,三個月為什麼無法翻轉KPI指標?

以我在推動學校營養午餐用國內食材(為例),哇!這事引起多大反彈!你很難想像光這事,工作量有多龐大。我親自主持內部或跨部會協調的會議就超過五十場,底下同仁參加的則超過幾百場。如果沒有親自下去和同仁交心,耐心的一步步慢慢討論,不騙你,這個政策就倒了。

我們是想要翻轉整個農業,但難在改變公務員的想法及觀念。我再舉整合四種農產品標章的例子,原先CAS(優良農產品標章)相關處室從頭到尾都很反對,我開了N次會,才說服他們。因為他們長期以來都習慣和協會、委託單位等(停頓)… …正面說是「密切合作」啦(編按:標章是發包給外部單位執行)。

我得很深刻的說,寫政策容易,但若執行沒到位,就會出問題。沒到第一線,你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我手上這一份,是四月底才跟總統報告進度的「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這才是我care(在乎)的KPI(編按:部會網站公開給全民的是另一套KPI,即《商業周刊》調查所本)。

我要問,國發會管考我們的(即網站公開版KPI)目的是什麼?如果只是行禮如儀,是玩假的,那我建議廢掉好了。

原來,農委會竟有兩套KPI。一方面因為國發會配合立法院預算會期,倒推施政計畫和KPI的審核時程,使得新首長一上台,只有三個月時間熟悉所屬業務、研擬策略目標;另一方面,因為部屬一開始抗拒新政策,不希望改變,碰到軟釘子的首長,得費心費時說服捧著「鐵飯碗」的公務員。

【更多內容】

■「玩假的,不行嗎?」那天,我們因此吵了起來 ●黃靖萱
■呼叫林全機長 你的儀表板寫什麼?
 經濟部》小英施政主軸,竟連考核都沒辦法 ●黃靖萱
 教育部》誰來點醒它!別再當瑣事王了 ●陳筱晶
 衛福部》達標率這樣訂,達陣好輕鬆︙︙ ●黃靖萱
 農委會》有些資源,年輕農民看得到吃不到 ●黃靖萱
 勞動部》好指標倍增,何必瞎忙一例一休 ●陳筱晶
 內政部》反毒只拚數量,毒害除得了? ●田習如
 交通部》前瞻建設根本沒列,該哭還該笑? ●田習如
 財政部》稅改、促參放一邊,大家自求多福吧 ●黃靖萱
 國防部、退輔會》預算花最多,竟只看小地方 ●田習如、陳筱晶
 調查發現》前瞻計畫、一例一休,竟不在項指標裡
■閣員告白:KPI如果玩假的 乾脆廢掉!

本文擷取自雜誌,完整報導請至「商周知識庫」《商業周刊》1541期參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