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會失靈管理亂象層出,徐重仁辭任資廚董事長」。四月十日晚間,全聯實業總裁徐重仁發出四百六十字聲明,決定離開四個月前接下的資廚(iCHEF)設於開曼群島的控股公司董事長一職,理由,說得很重。

去年底,剛接任董座力挺
大讚團隊「很努力、有機會成功」

今年一月,徐重仁接受本刊專訪時,這樣稱許資廚的經營團隊:「很努力的年輕人,很認真,只要持續專注一定有機會成功。」時隔三個月,他的評語變成:「橫斷獨行」、「管理亂象層出」與「傷害股東權益」

資廚,是徐重仁之子徐安昇於2012年和吳佳駿、程開佑和何明政一同創辦的公司,產品為專為小餐廳打造的POS系統(端點銷售),以iPad為載具,讓餐廳可以透過其點餐和結帳。五年來已累積二千二百名以上的餐廳主客戶,其中不乏永和世界豆漿大王、東河包子等知名餐飲店,資廚同時經營台灣規模最大的線下餐廳老闆社群。

徐重仁的背書,讓全聯董事長林敏雄也投資一百五十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四千六百萬元),而徐重仁也親自跳下來,跟著經營團隊南來北往站台,初期每週至少跟程開佑和吳佳駿等人開一次會,去年十二月其還接手徐安昇的股權,擔任無給職董事長。

年紀大程開佑等人一倍以上的徐重仁,願意幫助年輕新創,是美事一件。任誰都沒想到,短短四個月內,雙方竟決裂至此。更令人不解的是,流通業教父為何會對一家年營收僅六千多萬、經營團隊平均年齡不過三十出頭的新創團隊,說出如此重話。這是他第一家投資的新創公司,但現在,其切割態度明顯,擺明撒手不管,要創辦團隊自力更生。

那天,董事會開始半小時……
三成員工同寄email,喊換經營團隊

場景,回到四月十日的資廚董事會。

四月十日下午三點,徐重仁和林敏雄在董事會的代表王勇智,走入資廚位於信義區去年才落成的新辦公室,出席每月一次的董事會。

董事會開始的前半小時,氣氛一如往昔,執行長程開佑在台上例行簡報營運狀況,結束後,程問大家有沒有問題。一位董事卻舉起了手:「這個email是怎麼回事?要不要先提出討論?」

原來,就在董事會舉辦的同時,21名資廚員工寄出了連署聲明信到董事信箱,其他董事聽到後,立刻檢查自己的手機發現,信件指控:「程開佑和吳佳駿的自傲與獨裁,導致團隊必須接受不周全的決策。」大家希望董事會撤換執行長程開佑和營運長吳佳駿。

面對近三成員工在背後密謀投下不信任票,兩人一陣錯愕。一名董事還原當時:大家先請兩人離場,舉行閉門董事會議。會中,徐重仁表明要辭職,不顧法人投資人的強力慰留,膠著一小時後,徐重仁仍起身和眾人握手離開會議室。

一個小時內,他就擬定辭職聲明稿發給媒體,毫不留戀。

「我不能把我的名聲賭在這個地方(資廚),到時候沒有改善的時候,我要負起這個責任,我承擔不起。」徐重仁說。

不到一小時,徐重仁決定走人
對財務沒共識,「他們覺得錢容易拿」

徐重仁為何如此憤怒,資廚到底哪裡出問題?

消息一出,新創圈反應兩極,挺資廚經營團隊的,如聖洋科技創辦人邱繼弘便表示,「創業者有的是熱情,投資人看的只有賺不賺錢。」但也有資廚客戶在臉書社群上直批:有感受到資廚業務對新舊客戶大小眼。

論商業模式,iCHEF應沒太大問題。「資廚是很能接台灣地氣的新創,台灣有很多小家庭餐飲店,iCHEF的服務可幫他們解決問題。」政大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李仁芳說。徐重仁認為,關鍵出在,經營團隊屢勸不聽的心態

徐重仁指稱,他接任董事長四個月以來發現,資廚的虧損金額超過其營業額,且自從拿到A輪約一億七千萬的資金後,開支大增,錢沒有花在刀口上,「A輪資金進來之後,他們覺得錢很容易拿得到......就沒有節制的去花費......,」徐重仁說。王勇智指出,在公司尚未獲利的情況下,經營團隊出差常搭乘菁英艙,且要求將財務核決權限從十萬提高到一百萬,一百萬以上的支出才須經徐重仁簽核,以下則由執行長簽核即可。

徐重仁則認為:資廚的業績表現不如其預期,不應過度開銷,因此堅持應將財務核決權限維持在十萬,最後雙方決議三十萬。「需要錢沒有問題,可是花錢的方法是問題,花錢要花到刀口上,你明明可以坐經濟艙去,為什麼要坐商務艙?」王勇智說。

當天深夜,執行長回應變局
面對價值觀裂痕:都是我們的錯

對此,程開佑回應,出差艙等已聽取徐重仁建議,做出改善,而去年資廚出現較大虧損是事實,開支提高乃因團隊擴張和拓展海外市場。董事之一的之初創投董事代表詹德弘認為,徐、程雙方對於經營效率和未來投資報酬率的期待,確實沒有溝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