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很深刻,去年4月在採訪鍵人(林育盛說自己常年靠鍵盤為生,實為鍵人一位)之前,對出版社編輯做了點側訪,編輯神秘兮兮地說:「他絕對跟你想的不一樣」。我說哪裡不一樣,編輯說:「就……他跟他寫的文章差很多,他很普通,而且他很年輕」。當時我還想,這有特別嗎?

幾天後我跟鍵人約在北車二樓伯朗咖啡,他比我早到,第一眼見到他,我才恍然大悟編輯所說的「不一樣」。他……真的很普通,而且彬彬有禮,乍看之下像公務員或者老師,穩重的樣子比他實際年齡大。

他說他弄負能量的粉絲團是受不了當紅的、療癒系語錄話梗,覺得都在騙人,總要有人出來講出真實世界的樣子吧?因為他是文案,也擅長語錄話梗,於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找幾句最紅的暖男語錄話梗,改寫成「真相」,諸如這句:「夢想這條路,跪著也要走完-小心不要傷了膝蓋」。

原本自己寫爽、發洩用的臉書,在五月天阿信無意中轉錄了一則「如果你覺得自己一整天累得跟狗一樣,你真是誤會大了,狗都沒你這麼累」,鍵人的臉書開始竄紅,後來出書、還是暢銷書,成了網紅。

我們在伯朗咖啡聊了一個多小時,他從頭到尾都強調:「我很普通,所以就認真當個普通人吧;書大賣,不會長久,我還是過著普通的日子比較重要」。

「我很普通」這句話很普通,仔細想想,周圍沒有幾個人真心認定自己是「普通人」,大家都努力地尋找自己的亮點、掙扎著想要與眾不同,誰敢承認自己是普通?第一個跳出來否認的就是爸媽!嘴裡承認、心裡相信,需要承認的智慧與勇氣。

上個月剛讀完日本高僧酒井雄哉的著作《一日一生》,書裡有句話:「守一隅,照千里」,在自己的位置上盡自己的本分,發出的光亮足以溫暖千里。我想鍵人就是在默默證明了這件事。

以下是,當時《商業周刊》沒有刊載的訪問全文。

Q:《每天來點負能量》很暢銷,反應出甚麼時代趨勢嗎?
A:一方面是大家過得很辛苦,另方面是追求成功的典範,導致大家越來越難認識自己。我們總是期待做自己,可是我們只做到別人的次級品,因為我們都是看著某個人的典範去做的。他們都以為在做自己,其實在做別人,最後都過得不開心。

所以這本書暢銷,反映了很多人過去都充滿幻想,對社會、自己、世界充滿幻想,但是現在有本書在講現實社會,就會覺得:「靠!就在講我!」這種實際面是它們喜歡這本書的原因。

Q:這本書,你想要講甚麼?
A:顧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像大家一樣出人頭地?如果大家都出人頭地,那誰來當基層?

我很早就體悟到我的才華或者能力,沒辦法傑出。大學時,大家都在建構對未來的幻想,我希望成為小說家,可是寫的網路小說點閱率是個位數;讀的是電腦資訊工程,程式也寫得不好。不像有的同學很會寫程式、很會唱歌、很有才華,我就沒有甚麼。唯一比較有自信的文字,也沒甚麼成就。

那時候覺得自己應該要認分,還是找份工作認真上班,把自己的人生安分守己的過好,有機會就討老婆生小孩,過個平庸的人生,不追求努力啊賺大錢,能夠養活一家人,以前的人不就這樣子嗎?認真在當下比較重要。

現在的人追求成功典範,讓自己很掙扎,因為你的能力和運氣就這麼差,那會產生一個很大的拉扯,而且會出現空窗,覺得懷才不遇、鬱鬱寡歡、過得更差、自暴自棄。

不如你認知到自己的平庸,認真在自己的方向,我的才華不能靠文字吃飯,但是我可以用文字加持我的工作,我是做行銷的,就用文字加持行銷,然後抓住機會,就好了。

Q:你是怎麼轉念的?
A:就認命而已。既然我很普通,那就畢業找份工作,有機會就升職,沒機會就好好工作,靠著換工作換薪水,一個普通的人生。

接受了以後人生不會去幻想人生沒有的東西。當我意識到我的條件這樣,我能夠得到的就是能力的回饋,我不會嫉妒別人的東西,我也不會幻想別人的人生,更不會幻想自己一定有出人頭地的一天。有機會就爭取,沒機會就折服。

Q:不會覺得低估自己?
A:是大家都高估自己。我後來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出來開公司,也是因為覺得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出來自力更生所以才出來,不會覺得別人愧對我,是我已經累積好。那些覺得自己很厲害的人,其實是養不活自己的,他們對自己有多餘的幻想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