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004年北京小酒館的演唱,還記得嗎?

A:那次很可怕!前後表演都是北京當地著名的龐克樂團。不過想一想,也沒有好怕的,每一個樂團都要歷經那樣時刻,當你沒有名字、沒有光環、沒有好的燈光或特效支撐你,你僅有的只有手上的樂器和麥克風。如果這幾樣東西不夠說服人,我們還有什麼存在意義呢?那時大陸樂團也很懷疑,覺得是台灣運作出來的商業樂團,最後我們讓吧台後面的酒保跟我們一起揮手、一起吶喊。那晚唱完了,也跟其他樂團交了朋友,表示他們認可你。

我覺得我們在大陸,從2004年的從零開始,到2008年站上八萬人體育場,2012年站上十萬人鳥巢,我很慶幸從新有這段過程。畢竟我們在台灣其實特別幸運,當時李宗盛大哥評估市場約三萬張,卻用30萬張規格來製作。打第一首歌大家沒什麼反應,打到第三首歌〈志明與春嬌〉時,每天業務部都說今天賣多少張。

Q:你們怎麼傾聽、觀察歌迷的聲音?

A:就喜歡觀察別人,我對自己比較沒有興趣。我從小不是很喜歡自己,很少照鏡子、很少去想我是怎麼樣的人。我喜歡跟人相處,聽他們講話,喜歡看書。我非常容易被人影響(笑)。

例如大家說很好,我容易覺得滿足、快樂;大家說不好,就會去想為什麼。音樂是一種溝通,別人說好聽、感動了,才是起到效果。我沒辦法把自己關在一個泡泡裡,在泡泡裡自我感覺良好。我很在乎身邊的人,後來就變成在乎歌迷。

Q:這樣的個性反映在創作上是什麼?

A:你不會希望他們(歌迷)永遠沒聽到新的聲音,或沒能給他們新的東西。我在乎他們,但不會一直給他們同樣的內容,我會想說,什麼東西可以給他們(年輕人)不一樣的方向。我會去思考,想很久。

Q:〈倔強〉中一句歌詞:「我的手越骯髒,眼神越是發光」,這是在什麼背景下產生的?

A:歌出來,大家也很狐疑的討論,為什麼「手越髒,眼神才會發光」?不是很多人很快就會了解那個意義是什麼。「骯髒」其實是捲起袖子去做的意思。

Q:真的是這個意思?

A:對啊!就是捲起袖子去做!很多事情還是要去做!把手弄髒沒有關係,但是眼睛看的地方,不能沒有看到未來就是了。

Q:〈倔強〉這首歌,可以代表什麼精神?

A:誰面對夢想的時候,沒有曾經想要放棄,因為一定會很難。如果簡單的話,世界上每個人都是達成夢想的人。夢想家很多,最後成功畢竟不是全部。過程中,可以多堅持一下,機會就會更大。

Q:都在output(輸出),有時間input(輸入)嗎?

A:我input很多ㄟ!

看書、看電視,有時候讓自己接觸不熟悉東西。我小學三年級就看《藍與黑》,我看書的習慣是,閱讀如果達到行雲流水,就再挑另一種或艱深的書來看。這是一個舉例,去找自己不熟悉領域input,因為一直看相同領域的內容,無法讓自己擠出新的東西。

人要稍微「為難」自己一點!

小檔案_阿信

本名陳信宏,實踐大學室內設計學系肄業。除了是五月天樂團主唱、知名詞曲創作者,也是相信音樂股東,潮流服飾品牌StayReal創始人及設計者之一,並當選第五屆公共電視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