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月,《商業周刊》製作封面故事「褪色的黃金六十公里」,報導台灣製造業之母的工具機,陷入多國夾殺、高不成低不就,三年產值大跌26%的困境。

此時,卻有一家台灣集團,雖然旗下台灣公司也出現業績衰退,卻靠著整頓購併來的海外大廠,讓整體工具機部門的營收,從2012年的新台幣352億元,翻倍到2015年的735億元,相當於其他台灣同業全體產值的一半。

一家可抵半個台灣,它是友嘉集團,是當今全球排名第三大的工具機集團,僅次於日德聯姻的DMG森精機,以及日本的山崎馬扎克。其他台灣同業的排名,則都在三十名之外。

71歲的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是台灣產業界的異類。當其他黑手頭家努力追趕先進國技術,或是認命停留在中階市場競爭時,他卻敢於借力使力,旗下42家工具機品牌企業,產品線涵蓋台灣製造、一台售價20萬美元的中端技術機械,到德國、義大利製造,一台可賣三千八百萬美元的高高端產品,其中除了台灣友嘉Feeler品牌是他自創之外,其餘品牌企業,都是用購併或與外商合資而來。

尤其,他近年收購了德國前三大的汽車引擎加工機廠、義大利的航太工業廠,沒有他旗下的精密機械,賓士等高級名牌車的部分車款關鍵引擎將難以打造,連美軍最新型的F–35戰機也會飛不起來。

這位台灣購併大王,第一份工作是在船艙底層的鍋爐旁鏟煤,他既非工具機本業出身,又說得一口破英文,160公分的身高到了歐美也矮人一截,但他卻能一路從國內買到海外,購併版圖跨十四國,還「血拼」了歐、日機械業七家珍貴的百年老廠。

「他們(國際企業)一開始認為我連B咖都不是,頂多只是C咖。」朱志洋說,海外購併初期,「十家有八家業者,連見都不見我。」

如今,2015年米蘭工具機展上,日本機器人巨擘發那科(Fanuc)社長稻葉善治,在晚宴致詞時讚美朱志洋,「除了朱總裁,唯一一位我知道也能具備同樣熱情與意志的,是奇異公司前執行長威爾許博士。」

這些技術頂尖的製造業大國,為何願意接受一個來自技術中段班的台灣老闆?這位台灣企業家,又為何勇於跨出海外,到處收購產業金字塔頂端的國際名牌大廠?

故事,要從一位船員的野心說起。
上船洗馬桶,上岸賣滯銷挖土機

朱志洋的父親,是已故的台大化學系史上第二位系主任林耀堂,曾教過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中研院前副院長羅銅壁等,學界輩分高。母親則出身北部經商人家,因為兩家族都是單傳,身為長子的朱志洋於是從母姓,少時家境不差。

雖有一位以教學嚴厲著稱的父親,朱志洋小時候卻叛逆、不愛念書,後來考上海洋大學輪機系。25歲時,他臨時抱佛腳考取甲級船員執照,上船後卻擔心自己專業不足,自請降級當最低的下手,甘願穿厚重的消防衣、在高溫至少六百度的鍋爐旁鏟煤。

雖然如此,但朱志洋其實相當好勝,他說:「我就是不安於室,什麼都想比別人做得更好。」

玩騎馬打仗,他知道「有糖,他們就聽我的」,所以還是小學生,他就騎在中學生頭上當孩子王;到了船上,下手的工作包括洗馬桶,但別人用刷子,他卻自備皮手套,用雙手把馬桶搓到發亮,只為證明「我就是做比別人好」。因為表現佳,他一路贏回月薪八萬元的大管輪職位,當年台灣中小企業總經理月薪不過三萬元。

船員生涯更讓他開了眼界,看到日本石川島播磨重工(IHI)與川崎汽船(K LINE)當年那種世界級大廠的氣勢,他深受震撼,點燃他想打造跨國企業的夢。

【更多內容】

採訪後記》最沒架子的大老闆!只搭小黃、住30坪房

人性管理學》接手的新企業,90%三年內虧轉盈
菜英文總裁:就算毛巾擰到乾了,烤也要烤出水

戀愛購併法》他如何擠出資金,每年買五家企業?
只追名模級公司,解密朱志洋購併魔術秀

中等生轉機》這一波,連中小企業都能出國買好公司
台商別畫地自限!連日本農會都瘋購併

完整精采內文請見《商業周刊》1529期,全省各大便利商店同步販售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