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大的股東是日本人,第二大股東是美國人,他們在看亞洲市場,他們認為台灣團隊有能力拓展到東南亞,他買的不是台灣的業績啊,他看的是這個團隊在台灣市場證明了這個模式可以work,然後他希望投資這個團隊拓展到東南亞去啊。想像成過去10年,台灣早期的創業團隊到中國,他們真正在看的是中國市場,不是台灣市場。他們會投資我,就是因為東南亞,別無其他,我當初會募到上一輪資金就是因為東南亞市場,不是因為台灣。

我希望四年時間,(把東南亞)做到跟台灣的EZTABLE一樣的水準,交易額跟台灣一樣的規模,主要看台灣的交易數,不是金額。

問:你去年的營收如何?

答:我的交易數量大概去年200萬。我自己本身的挑戰是,我到底有沒有辦法做出來下一個的台灣的跨國企業?至於這些就是,街口巷語,真的不是我的人生現在可以顧的事情。

開玩笑,連台灣EZTABLE都不好,那真的會有問題,台灣還是我的cash house,台灣就是我的現金流,台灣就是我的荊州,我現在要帶軍去打四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