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盒變香料盒、酒杯變花瓶,原來外國人的使用方式跟你想的大不同!
交出使用詮釋權,讓同一款設計能因應各國民情,吸引更多消費者。

無印良品(MUJI)從1991年進軍海外至今,進駐25個國家與地區,開設超過3百家分店。

MUJI經常和Uniqlo一起被報導。截至2015年八月為止,Uniqlo進駐15個國家,開設798家分店,短短十四年內,開設的分店比MUJI還多一倍以上。

MUJI不以快速展店為目標,即使分店數量不多,在各地仍舊擁有死忠支持者。

在國外,強烈的日本色彩是一個賣點。Uniqlo、H&M等是任何國家的人都能駕馭的品牌,強項在於能被各地接受,卻也無法感受到各國特色。

但MUJI卻被認為是只能誕生於日本的廠商。因為禪、茶道等代表的高度日本美感與精神性,強烈反映在商品中。

為了做出在海外也能暢銷的商品,如何主張品牌特色將會是關鍵。

然而,目前在海外事業步上軌道的MUJI,進軍海外的20多年裡,持續失敗長達11年。儘管如此,那11年絕非白費。我認為,只有經歷無數次的失敗,才能找到成功的方法。

不採加法設計,應用更廣

某天,我走進一家二星法式餐廳。

由於店內採取開放式廚房,當我看著廚師做菜時,忽然發現一旁擺著熟悉的藥盒。那是無印良品的連結式藥盒。廚師將咖哩粉等辛香料分裝在藥盒裡使用。

「好棒的用法!」我心中暗自佩服。

這種藥盒是為了方便攜帶營養品與藥品而開發的,但廚師卻創造出意想不到的使用方法。因為極簡,商品才會具有「可以取代任何事物」的特色。使用者能夠自由思考使用方式,才會具有任意性。

舉例來說,如果前往歐洲,就會發現除了紅白酒杯、香檳杯,甚至有波爾多、勃根地葡萄酒專用的酒杯,種類講究。

相較之下,無印良品只有古老的簡單酒杯。我們不採取加法,不會增添花紋裝飾,酒杯基本上是無色的。外國人會以獨特的方式使用這些極簡的杯子,像是代替花瓶,或是用來裝口紅與化妝筆。

我們是以一種設計來因應多樣化的各種價值觀,不是按照各種細微的需求開發多種商品,而是採取廣泛涵蓋所有需求的設計。這也是基於創立時的想法:「將商品的特色交由使用者決定。」透過設計讓消費者成為主體。

正因所有國家都能按照自己想使用的方式來使用商品,所以在任何國家都會被接受。或許有人會認為,製作極簡商品很簡單,但這其實是最困難、最深奧的世界。

看似簡單的白飯與烤魚,越能如實展現廚師的本領。光是把魚隨便烤一烤,無法發揮魚真正的美味。挑選鮮活的魚、用恰到好處的鹹度與火力燒烤,都需要敏銳的感覺。

極簡商品也是一樣,不是只有白色和黑色就好。而是必須從各種的白與無數的黑當中,巧妙的使用。

舉例來說,一般筆記本的紙張之所以會是純白,是因為經過漂白。但是那種白,並不符合無印良品的哲學。無印良品的筆記本不漂白,材質生成的色調會偏向淡茶色,這是自然的白色。

黑也是一樣。單純的全黑,與讓人感到濃烈的黑完全不同。無印良品追求符合品牌風格的白與黑,然後才會使用。

製作男性和服與黑留袖和服的師傅說,普通衣物所用的黑不能稱為黑。男性和服會使用無論在日照或陰暗處,看起來都很美的深黑,所以和服師傅看到市售的黑色牛仔褲時,會覺得顏色太淡,不夠黑。

日本自古以來,就從顏色中發現出各種含義。這種美感從以前到現在,在歐美都頗受好評,歐美人就算想模仿也應該模仿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