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社群產生的孤立效應,讓覺得有「歸屬感」的人比過去少一半,創造與人的連結,成現代人讓自己快樂的重要關鍵。

二○一二年夏天不是我的幸運季。在這段生活發生劇變的期間,我失去幾個朋友、三隻寵物、我的房子,正在進行的書籍也無疾而終。

我過得不是很快樂,但我不以為意,這多半是因為我主要的興趣本來就不是放在追求快樂。 大一時,我曾潦草的抄下蕭伯納的這句話:「快樂與美麗都只是副產品。」當時我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雖然十八歲的我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如今,四十四歲的我對此已經頗有領悟。對我來說,「快樂」永遠是「連結」的副產品。我總愛想像自己與身邊的人之間有股水流,這會讓我覺得與當下所處的環境是頻率相同的。

哈佛大學的政治學家普特南主張,唯一可以準確預測快樂與否的指標,是你建立的人脈深度與廣度;也就是說,你認識越多人,包括在社交性質的互動與親密的來往等層面,你就會越快樂。

朋友數,平均少三分之一

原因就在於此,往常我通往快樂的路感覺行不通了。

事實上,我擁有的人脈比大多數人都還豐富。過去三十年來,我們看到即使溝通科技已大為進步,但我們可仰賴的人數卻減少了。平均來說,現在包括智慧型手機與臉書的連結在內,都比一九八五年的人少三分之一的朋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沒有人可以提出正確解釋。有些研究表示,問題出在科技產生的孤立效應:也有學者認為是科技讓我們免於因工作不穩定、收入降低與離婚率提高而導致的孤立效應。

當普特南寫到連結與快樂之間的關聯時,他強調了人際關係的廣度與深度。他的意思是,我們不僅需要親密的人際關係,也需要更寬廣、更自在、而不用深度對談或密切分享的穩定關係。但是,這些更寬廣的關係正在消失:如今,讓我們能有歸屬感的地方已經越來越少了,當我們想要對一個不那麼個人,且比較緊密、具有強烈歸屬感的團體表達支持時,我們的選擇並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