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您就別賣關子了!

哲學家:好。這上面寫了什麼,請你念出來聽聽。

阿德勒重點:今後怎麼辦

年輕人:今後該怎麼辦?

哲學家:是的。我們真正應該討論的正是:「今後該怎麼辦?」不必說什麼「可惡的他」,也不需要「可憐的我」。不管你再怎麼樣大聲嚷嚷,我大概也只會聽聽就算了。

年輕人:您、您實在是太冷酷無情,太壞心眼了!

哲學家:並不是因為漠不關心才當耳邊風。而是因為其中並沒有應該討論溝通的重點,所以聽聽就算了。如果在我聽過「可惡的他」或「可憐的我」這樣的內容後,能表示「錯不在你」什麼的,與你站在同一陣線的話,確實可以讓你得到一時的安慰,甚至你還會覺得幸好有來這裡接受諮商輔導、幸好找了這個人商量等,因為這樣而感到滿足。

不過,從明天開始的每一天將如何改變?難道不會因為再次受傷就又想尋求慰藉?到最後豈不是成為一種「依賴」?正因為如此,阿德勒心理學才要討論:「今後該怎麼辦?」

平常我們也會把這個三角柱遞給來尋求輔導的對象。然後請對方:「不論說些什麼都沒關係,但是請將跟現在要說的內容有關的那一面轉向你自己。」結果大多數人都會主動選擇「今後該怎麼辦?」並開始思考它的內涵。

年輕人:自己……主動嗎?

哲學家:我們既不是魔術師,也不是魔法師。阿德勒心理學中沒有「魔法」。相較於神秘的魔法,這其實是具建設性的、科學的,基於對人類尊敬的一 種理解人性的心理學。這就是阿德勒心理學。

書籍簡介_被討厭的勇氣二部曲完結篇

作者: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6年11月1日

岸見一郎
1956年生於京都。京都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科博士課程結業,1989年起,開始研究阿德勒心理學,著作包括《被討厭的勇氣》等多部阿德勒心理學作品。

古賀史健
1973年出生於福岡。株式會社batons代表,自由撰稿人,專門以聽寫記錄的方式從事書籍撰寫,參與過許多暢銷商業書刊與紀實文學書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