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哼,真是太氣人了!胡亂猜測之後,又來一個什麼「過去並不存在」編派了一堆滿是漏洞的空話。

哲學家:我舉一個諮商案例來說明吧。有一次,我為一名男性諮商輔導,他說出一段童年時期「被狗攻擊並咬傷腳」的記憶。據說,他的母親平常就會提醒他:「如果遇上流浪狗,要站著不動。只要你一跑,狗就會追上來。」結果有一天,他在路邊遇上流浪狗,同行友人拔腿就逃,而他聽從母親的交代,站在原地不動。可是後來他卻遭到流浪狗攻擊。

年輕人:老師的意思是,那段記憶是虛構的謊言?

哲學家:不是謊言,實際上他是真的被咬了,但這段經歷應該還有後續的發展。在經過幾次諮商輔導後,他終於想起後來發生的事。據說,當他被狗咬傷而蜷縮在一旁的時候,有一位騎著腳踏車的男子將他救起,直接送到醫院。

剛開始進行諮商輔導的時候,他所抱持的生活形態(世界觀)是「世界充滿危險,人人都是敵對者」。對他來說,被狗咬傷的記憶,就是用來象徵這個世界充滿危險的證明。可是當他漸漸開始覺得「世界是安全的,人人都是我的夥伴」 時,那段足以佐證的插曲就被挖掘了出來。

自己究竟只是被狗咬了,還是也受到了他人救助?阿德勒心理學之所以號稱「使用的心理學」,也是源自於「可以選擇自己人生」這一點。不是過 去決定了「現在」,而是你的「現在」決定了過去。

年輕人:您是說,我們選擇了自己的人生還有過去?

哲學家:人生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任誰都會有悲傷、挫折,甚至是讓人幾乎要咬牙切齒的那種悔恨遭遇。可是為什麼有些人能將過去發生的悲劇當成「教訓」或「回憶」來述說,而有些人至今仍遭受過去束縛捆綁,認定那是不可侵犯的心靈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