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比綠島略大、比澎湖馬公市還小的地中海島嶼,位於義大利最南端,是非洲難民走向歐洲的跳板。它擁有全世界最美麗的海灘,與難民最恐懼的死亡海域,教宗稱它是「世界正義的典範」,悲劇,醞釀兩位諾貝爾和平獎熱門人選。2016年末,我們抵達這島嶼,看見最大的掙扎、最美的人性。

這裡是義大利最南、擁有「歐洲之門」之稱的蘭佩杜薩(Lampedusa)。2016年末,《紐約時報》以「超載的義大利」為題,報導在土耳其管控之下,義大利如何成為2016年受難民潮壓力最大的歐盟國家。而身處最南、比澎湖馬公市還小的蘭佩杜薩,便是痛中之痛。

它離非洲僅113公里,離義大利反而是兩倍遠。從羅馬往南、轉兩班飛機後才能抵達,《商業周刊》是台灣第一個登島的媒體。在小飛機上,我被提醒:「這裡不太像義大利,你要抱著來到非洲的心理準備。」

過去,人們大費周章來此,是為了島上名列「全球十大絕美沙灘」的兔子灣,每年夏天六萬遊客報到。但這些年,度假旅館住進了加派的警察、軍人,三艘專為搶救難民而設的快艇,與豪華帆船比鄰。

小島有了「新」的身分,它是歐盟認定的難民潮「熱點」,宣稱會加強管理。教宗方濟各上任後第一次離開羅馬獻給它,稱其為「世界正義的典範」。

最終,讓小島登上世界焦點的,是一場「蘭佩杜薩悲劇」。

2013年,一艘難民船在小島外海起火燃燒,化作三百多具屍體上岸,外媒將小島視作現代啟示錄,專研移民問題的《移民政策》智庫認為,此悲劇凸顯聯合國的失能,難民潮沖垮現代國際治理的架構。

至今,蘭佩杜薩仍曾在一天內迎接八千難民,2016年湧向歐洲的難民潮,有一半路經這片海域。難民船還停在港口,帆船旁的水泥地仍扮演暫時的停屍間。

儘管過去一年湧入歐洲的難民下降至2015年的三分之一,蘭佩杜薩卻成為最致命的航區。2016年,超過五千條人命葬身在這片海域,比擁有百萬難民潮的一五年硬是多出一千三百名。

從世界最美海灘,到死亡海域中的難民島,小島的轉變與考驗,正是前途未卜的歐盟,最該看清的啟示錄。

1分鐘認識蘭佩杜薩

人口:6,300 人
面積: 20.2 平方公里(只比綠島大 5 平方公里)
地位:
. 歐盟列為難民潮熱點,逾 60 國國籍移民、難民路經該島;2016 年死亡及失蹤人數超過 5,000
. 過去 3 年約 50 萬難民從該海域進入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