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在經營企業時提倡「幸福企業」的許文龍,退休後接受本刊專訪,談人生價值、幸福快樂,只見他緩緩道來皆是滋味;談財富,他說古早就是追求吃飽,看一場電影,就覺得幸福,現在是看銀行的存款多少、股票如何?「大家都看空的東西在快樂或痛苦。」以下專訪,讓我們體會許文龍不平凡的人生智慧。


Q:現在年輕人都想快速致富,賺一億,你如何看待這與你大不相同的價值觀?

A:困難不是要如何賺,而是這一億要如何,換成快樂和幸福,這個Know-how完全都不見?

就像三餐覺得可以吃,就是快樂,可是人都在想其他的東西。所有時間不是你用錢的快樂,而是賺錢的快樂,一直拚,結果有一億,看別人有兩億。太太說隔壁比較有錢,丈夫如何,你就要拚兩億,再聽到對面的有三億,就來拚三億。

到最後,變成蓋子給你蓋下,釘子釘下去才知道原來什麼重要(笑)。我從很小就看很多事情。我媽媽就是這樣,我媽媽沒念書,但她的觀念很偉大,就是她傳我的。就是看事情的本質是什麼?什麼是快樂?你看我們今天晚上的表演就很快樂,但不是所有的音樂家都是快樂的,很多壓力很大。一些是先天,我媽媽的基因傳給我,覺得比較樂天。

Q:你覺得台灣人太幸福了,不惜福嗎?

A:就是變形了,究竟你要追求什麼?追求空的東西。像台灣這樣的,我看是世界上最嚴重的。有一陣子我住新加坡,到小島釣魚,兩、三百人的小島。我覺得那裡就是天堂。那邊的人,釣魚釣到一個程度就不會想再釣下去,回去把這些魚倒給柑仔店(雜貨店)換自己的必需品就走、不會多拿,那裡的人也沒念多少書,所以真是paradise。

我覺得這些原住民比較好命,一般人都會覺得很笨,不會多釣一些魚存著或賣掉,那邊的人就沒有存的觀念,當然也沒有冬天颱風,每天就在那聊天,也沒升學的壓力。

Q:但是如果台灣像這樣,今天的台灣就不是這樣了?

A:我問你,今天的台灣有多好?人家三餐吃得飽。可是我們是要銀行多一個零,但多一個零也不能吃,也不會活得比較久。當然也不能說這樣不好,但是台灣最極端的就是認為說,這是好的價值觀。當然我也不敢說我的是對的。人家也說我是怪人(笑)。所以台灣現在最需要糾正這些觀念。台灣要走的路絕對不是要多賺錢,而是人民要有正確的價值觀。馬克思曾經說過很偉大的話,他說:「餓到半死的人,第一粒麵包是他的生命,不吃會死;第二粒是快樂,第三粒就是毒了。」所以財富有需要的才是財富,剩下的是空的,這是基本觀念。

Q:什麼是你基本的理念?

A:像,是不是說有錢就是幸福,你知道我今天就很快樂。我拉琴、唱歌,「緊」快樂。如果說我今天還要開會,我就會甘苦的。但很多企業家,沒這時間。

Q:我們有次去找王永在,他說,你在釣魚的時候一定也在想著公事啦?

A:我喔,我都聽說有美人魚耶,(大笑)。都說會遇到美人魚,但都沒遇到過。如果說要很忙碌,才叫作事業家,我覺得這個定義不對。應該是可以做工作的人,才是事業家。若是都自己做,我不知道這要叫什麼?王永在先生做得很大,當然我們沒資格去批評,但是若是我站在他的位置上,我也可以像現在一樣。因為現在他做的事有99.9%,是不用他自己做的,別人都可以替他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