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升的力量和沉淪的力量總是在各種情境裡拔河。

半年前,光寶集團董事長宋恭源接手赤字達三十億元的致福,併入光寶集團,接著大刀一揮,把原來七個事業單位砍得只剩兩個,更在今年繳出令人驚艷的業績,宋恭源憑藉的是什麼?光寶集團計畫以網路通訊為核心,進行第三波企業改造,他又將如何「裁剪」與「接枝」?五年內培養一百二十位總經理,這個未來的集團版圖一旦伸展開來,必將是個龐然大物。本期封面故事深刻報導宋恭源的經營哲學,以及對應於他的哲學思維所擘劃的集團轉型大計。

南台灣兩大財團家族陳家和王家,在政商界的行進方向已然漸行漸遠。一年半前,大眾銀行也曾深陷逾放過高的經營困境,打入銀行業「放牛班」,然而在陳田錨破釜沈舟,陳建平勵精圖治下,經過半年割爛肉剜毒瘡的陣痛,開除了十餘家分行經理,如今已順利打消十餘億元的呆帳,並持續追求獲利的突破與提升,令人刮目相看。有為者亦若是。另一邊,王玉雲家族正受困於中興銀行對台鳳的違法超貸案,這個事件不但毀了王家的名聲,更跌掉了股東的信心;荒腔走板的經營手法,令人搖頭;羅生門似的內情,也還待抽絲剝繭。活生生一場企業版的沉淪記。

超貸案的另一個當事人,台鳳也在沉淪邊緣掙扎。黃宗宏一度以中興少主之姿,讓台鳳的股票衝上二百五十七元,但造就他的股票和土地,也成為害他的毒癮,現在台鳳股價掉到十幾元,財務危機噩夢重演,不知這一次誰能幫他挺過去。

台開掀起的購地疑雲,主事者高建文是個手腕靈活、能言善道的人,擁有豐厚的政商人脈,在主導台開的短短三個月間,竟能旋乾轉坤,讓購地案敗部復活。看似天衣無縫的設計,掀開來看,鑿痕斑斑。

北、高政商圈紛紛擾擾,風城也滿城風雨。新竹科學園區廠商和市長蔡仁堅之間,似乎已經撕破臉,究竟竹科廠商在過去幾年內「樂捐」了多少地方回饋金?是廠商太自私,還是新竹市府索求無度?我們更擔心,衝突若不能儘速和解,對於當事雙方以及國家社會的傷害,只會日益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