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四十年前,半導體產業開始萌芽。一直延遲到十三年前,台灣才與全球半導體產業鏈接上軌。幸運的是,台積電、聯電等晶圓廠相繼成立後,表現亮麗,為台灣搶到一席地位。

台灣蒸蒸日上的品質及產能,在全球半導體的產業鏈上,已然舉足輕重,不容忽視。甚至,原先歐美日不屑一顧的代工利潤,竟然造就了許多台灣電子新貴,也成為投資人趨之若騖的金礦。

然而,歐美日占據研發及市場的制高點,台灣屈就於製造代工的下風,是否永遠不能改變?現在,新一波的全球生技產業鏈又開始醞釀。這一次,台灣還要遲疑多久?能否搶到更好的位子?

用DNA印鈔票!人類基因解碼即將完成,生技商機全面發燒。本刊搶先披露一群沒沒無聞的台灣科學家,埋首研究多年,如何誤闖入這片金山銀礦?誰已經搶先卡位方興未艾的生物晶片?

全球產業分工的代工角色,是台灣的專長,似乎也是宿命。所以,當大家面對生技產業的全球新局時,心中只想著做生物晶片的「代工龍頭」;最介意的是,誰是未來的張忠謀和台積電?

令人氣悶,台灣生技業難道沒有更好的定位?製造代工的宿命,一定會重演?經濟發達的國家,設備需求強旺。電腦、通訊、電器等硬體大量使用晶片,歐美日因此具備半導體的市場優勢,加上技術領先,台灣只能甘拜下風。然而,生技及基因產品,無論醫療保健,或食品養殖,最後都消費在人的身體上。理論上,人口數目決定了生技市場的規模,經濟發達國家不一定擁有優勢。

亞太市場擁有數十餘億人口,潛力無窮。占盡地利的台灣,只要克服技術落差,迎合市場需求,在新的全球生技產業鏈上,我們大有機會占上風,占據更好的位子。

另外,美股震盪牽動全球資金供應鏈,外資面對贖回壓力,只好從台灣股市緊急抽血,造成投資人一陣暈眩。本期專訪三位專家,他們一致認為,只要美股不要再重度失血,台股不但可以維持平穩,表現也將優於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