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合併大戰正式開打,本期封面故事(證券新三雄演義),試圖找出前因後果、利弊得失。

台灣證券業「百家林立」的生態條件,已經一去不返。入會WTO在即,國際強敵將長驅直入,有規模才能競爭的現實,驅動了戰國時代式的殘酷兼併。

「二合一」、「四合一」、「七合一」,飛快推出,霸主排名也一夕生變。表面上,合併後的排名大幅向前了,實際上,卻引發了後遺症。

專家指出,這場戰爭其實打得太快。為了急於求取「市占率」排名的勝利,券商只好先合併了再說。許多該做的,例如人才規畫、公司價值評量、未來財務效果評估等,均嫌匆促。草率合併造成人才流失、利潤倒退、業務萎縮,一時勝利極可能帶來永久危害。

「勝而不利」的戰爭,值得打嗎?贏了尊嚴,難道可以不顧利益?

排名的尊嚴放中間,業務潛力和預期獲利放兩邊。為了衝高市占率,合併戰殺紅了眼。比老大、搶面子,追求「勝而不利」的現象,難道只存在於證券業?

歷史學者對長城的評價,有不同看法。有人說,它捍衛了漢人免於北方民族的入侵;有人卻說,它反而限制了漢人往北方發展。不管,它是否真正維護了漢人的利益,讓我們來看看一個事實。

科學衛星從荒漠地表下,不斷探測出湮沒的長城遺址,長城的真正長度在持續增加,已達七千三百公里。專家估計,隔絕南北民族的長城,建造成本相當於今天的三千八百億美元,等於美國過去四十年來,建造所有州際高速公路的總經費!

明朝是勤於修建長城的最後王朝,結果亡於被拖垮的財政。民不聊生,流寇四起,滿人因此輕鬆入關。加上,如果史籍記載屬實的話,則可換算出每築一公尺,平均死一點一人。長城讓八百萬人付出了生命,遠超過希特勒對猶太民族的大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