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壇的才女陳文茜,在退出民進黨、丟掉政黨包袱後,變得更加銳利而揮灑自如,大家可以從本期《商業周刊》的專訪中清楚感受到。

由此可見,台灣的政黨到底是在培養人才、還是蹧蹋人才,就可能有得爭論了。然而,即使已經清楚看到台灣政治新動向的陳文茜,仍然認為至少有三五%的地方派系選票,是執政者的囊中之物,是除了利益分配、不可能有自由意志的傳統領域。這種斷言,倒不知是陳文茜的悲觀,還是台灣選民的悲哀?

陳文茜將自下期起,在本刊撰寫固定專欄 ,讓台灣最精英的讀者群,見識一下沒有包袱的才女會提出什麼精采觀點。請大家拭目以待。

除此之外,本期《商業周刊》也特別報導了今年正上演的大哥大全面決戰。很顯然的,大哥大商戰比新銀行競爭來得精采。雖然參戰者使出渾身解數、賣力演出,大家仍然不能忽略的是,它畢竟因性質特殊而屬寡占市場型態。在寡占市場中稱雄,並不能充分證明競爭力禁得起完全考驗。所以,雖然角力有勝負,只能說是茶壺裡的風暴。

相對而言,新銀行開放而導致的普遍經營不善,才更加嚴酷的考驗了企業的誠信、眼光與經營效率。而從其結果看,大家對台灣企業的國際競爭力,自有另一番看法。前央銀總裁謝森中接受專訪中說的重話:「企業家不像企業家、銀行家不像銀行家!」實在值得深思。也許他沒說出的,是倒底政府像不像政府呢?

此外,本期的封面故事,我們特別邀請股市「三大天王」馬志玲、杜總輝和谷月涵「華山論劍」。

整體說來,在股市已由谷底翻升的此刻,他們對下半年行情是偏樂觀的。但台灣人的特性,是只在股市不好時,才注重資本市場的體質不好,等行情看好,大家又將諸多惡質現象拋諸九霄雲外。因此,馬志玲先生認為「沒有太樂觀的理論基礎」,仍是值得重視的。至少大家不要見好就昏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