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連續第七年舉辦的「銀行服務品質」調查終於出爐了。今年比往年晚,是因為參酌各方意見,在調查方法上精益求精。

從這份調查結果看,銀行業對消費者的服務確實大有改善,不能不說「改革開放」是大有好處的。而《商業周刊》連續七年的調查,也的確甚受銀行界重視,不少銀行依據調查結果在內部發動「學習整風」,並於次年名次大幅躍升。從此也可看出銀行界的一股銳氣。

魚與熊掌難兼得

但若將銀行界爭相取悅消費者,對照《商業周刊》上期封面故事中所透出的經營窘境,大家也不難體會出「開放」這件事務的一體兩面。

正如政治上的民主化,金融開放也是大勢所趨;但也如民主開放造成了脫序與民粹亂象,金融開放也帶來金(融)企(業)掛鉤 ,導致若干金融機構與企業一起陷入經營危機。可見開放並非絕對價值,相對地講究開放的品質與步驟,才是更重要的。

開放既然造成台灣進步與落後「一鍋炒」的特有景觀,如今不少財經官員又在「層峰」的指示下,開始走回頭路。為此,本期特別製作了「企業財務危機大追蹤」專題。

根據我們的獨家內幕,財政部已初步決定,一方面要將上市、上櫃公司股票質借成數硬性規定為五成,另方面也將嚴格限制子公司買進母公司股票的「交叉持股」。

據悉,在決策過程中,經濟部曾與財政部大演鐵公雞。這當然也是自然的,因為這些走回頭路的緊縮措施,確實有違自由經濟的市場原則。

發生在台灣經濟上的這種景觀,讓人聯想到大陸流行的兩句順口溜:其一,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其二,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

台灣自詡為比大陸先進,為什麼也同樣會發生這種不良循環?主要的原因,不完全在改革開放,而在「不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