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是地球上用量第二大的材料,僅次於水。

人類用水泥建立文明,它能載舟,亦能覆舟——每一年,全球生產41億噸的水泥,占全球總碳排量的8%、相當於航空業的4倍;假如水泥是一個國家,它會榮登地球上第三大排碳國。它的碳排,更是出了名的難減!

零碳排,成本卻更低!
光A輪募資就拿到逾16億

但今年4月底,一家剛滿3歲的加州新創水泥公司硫磺能源(Brimstone Energy),卻讓全球首富貝佐斯(Jeff Bezos)與前首富比爾.蓋茲(Bill Gates)等人旗下的基金與創投搶著投資,光A輪投資就獲得5,5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16億6千萬元)。

美國房地產媒體《The Real Deal》還指出,儘管該公司尚未盈利,硫磺能源仍被超額認購近兩億美元,簡直是「要五毛,給一塊」。

「硫磺能源是第一家能製造出跟當今用來蓋樓造橋的『波特蘭水泥』成分相同的公司,但它零碳排,且成本可望與傳統水泥相當,甚至更低。」比爾蓋茲的突破能源基金合夥人羅伯茲(Carmichael Roberts)接受美國CNBC視台採訪時表示。


他似乎無法停止讚美這家公司,羅伯茲還告訴Yahoo新聞,「硫磺能源不僅找出減排的方法,其創新還開創了新的契機——把我們的建築環境變成碳匯(編按:能儲存二氧化碳的人為或天然物質)。這意味著用它的負碳排波特蘭水泥所蓋的建築和橋樑,將是氣候解方的一環,而非燙手的責任。」

到底,這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它創立於2019年,由從事和負碳產業毫不相干的2位門外漢芬克(Cody Finke)與萊安德里(Hugo Leandri)所創。

兩人相識於加州理工學院,其中芬克曾研發出能將排泄物分解成氫氣兼發電的馬桶,勇奪2012年比爾.蓋茲的「馬桶創新大賽」冠軍。但當年他的冠軍馬桶,並未如願掀起「廁所革命」——因為成本太高。

這時,突破能源總經理,前美國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部助理部長丹尼爾森(David Danielson)到加州理工學院演講,談及鋼鐵、水泥、化肥等行業總得不到氣候科技新創的青睞。這促使芬克轉行做水泥,而他的合夥人萊安德里老家就是在法屬留尼旺島上做混凝土的生意。

他們相信,要能快速推廣負碳排水泥,須採用新做法,且要推出市場能接受的價格。「只有便宜的東西才做得起來,貴的則否。」馬桶的失敗經驗記憶猶新,芬克告訴CNBC。

回到問題,水泥為何名列最難脫碳之冠?原因有二:原料跟能源。

首先,市占率九成五以上的波特蘭水泥,採用近2百年的老配方:石灰岩,即碳酸鈣,它等同二氧化碳的「化石」,一燃燒就釋放出古老海洋百萬年來鎖進海底的碳。

其次,製造水泥需要加熱至攝氏1,450度,即使統統改用綠電加熱,仍有6成碳排減不掉。

4招解決脫碳痛點
「舊瓶新酒」業界接受度高

硫磺能源之所以獲得市場青睞,是因為拿出4招解方。

第一,老產品、新配方,他們把石灰岩換成矽酸鈣,一樣有石灰,但少了二氧化碳。

第二,降溫三分之二,製程窯燒降到攝氏500度。

第三,以前水泥廠會用飛灰、爐渣減少水泥用量;新配方產生的副產品,剛好可以取代飛灰的砂,降低碳排量。

最後,新配方還可以產生「鎂化合物」,這是什麼?就是石頭!換言之,他們其天然特性是能自動吸碳,把碳直接鎖在石頭裡,實現「隔空抓碳、點氣成石」。

「有些公司販賣碳額度,我們公司生產碳額度,」芬克告訴房地產媒體《The Real Deal》。

硫磺能源不是首家推出低碳、零碳,甚至負碳排水泥的公司,但它們是第一家推出「舊瓶裝新酒」產品,可避過新產品總要面臨重重監管困境的公司。

投資人顯然也是看上這點。參與該公司募資的創投DVCV負責人告訴CNBC,「無須新的法規、材料規格或標準,這就是硫磺能源與其他競爭同業的關鍵差異,其他人都在生產營造業很少聽過或不了解的新材料。」

硫磺能源計畫用這5,500萬美元,在內華達州的沙漠裡蓋首座試驗工廠,預計明年將啟用。

也許,來年沙漠裡真能長出一座真正會「吸碳」的水泥森林,然後在地球上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