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如何、何時才能在技術方面趕上並可能超越台積電?」5月12日,英特爾股東會上,一名股東直接詢問該公司執行長基辛格(Pat Gelsinger)。

基辛格自信的回答,他們的技術進程穩穩的按照時程、甚至比預計的時程還要快。

和過去該公司宣示進軍晶圓代工,總「只聞樓梯響」不同,基辛格上任一年又3個月以來,已經為此連環出拳。

2月,英特爾先宣布收購全球第9大晶圓代工廠高塔半導體(Tower);先進製程方面,該公司則大舉擴產:去年9月至今年底,分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蓋廠;3月,又再宣布將在德國投資蓋廠。

前述投資金額總計逾600億美元,超過台積電今年全年資本支出,而且這些廠,也都會為代工服務做準備。

不僅糧草備足,就連一度落後的製程,他也擘畫出極具野心的藍圖,最快,後年就會推出能與台積電兩奈米競爭的製程。


這個半導體藍色巨人的下一步,你我都必須關注,是因為照該公司最理想進程,可能劍指每年貢獻台積電數千億營收的蘋果晶片!

若順利推進,英特爾對標台積電兩奈米的Intel 20A製程,將比後者還早一年問世。

Google、微軟也是潛在客戶
市場若供過於求,影響就大

「有沒有可能搶蘋果?不是沒有可能啊!」一名資深產業分析師指出,在此狀況下,蘋果這個台積電第一大客戶,確實可能考慮英特爾。蘋果向來積極培養第二、第三供應商,但,其多種產品用的主晶片目前卻僅仰賴台積電做為單一來源。

同時,近年積極設計自家晶片、找晶圓廠代工的亞馬遜、Google、微軟等科技巨擘,也是其潛在客戶,「這些巨頭,假定英特爾有先進製程,他們應該不排斥合作,」一名矽智財大廠高階主管分析。亞馬遜已宣布會使用英特爾代工服務。

至於對台積電的影響如何,則得看屆時市況。「假定連台積電(的產能)都要排到兩年以後,供不應求,那這時英特爾分掉一塊,影響不大,」上述高階主管說,「但如果先進製程供過於求,那(台積)就會受到影響。」

另一個英特爾將可能劍指的重點市場,則是車用晶片。法國研調機構Yole預估,汽車當中的半導體價值,到2026年將增長到785億美元,是目前的一倍以上。

他們為了這市場,已經在代工事業底下成立汽車專責部門。預計明年動工的兩座德國晶圓廠,也是為此布局。

負責英特爾德國投資案的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資深經理米爾布雷特(Max Milbredt)告訴商周,「(英特爾德國廠)服務汽車、機械設備、工業物聯網是最自然的,現在歐盟積極在設計自己的高效能運算處理器並打造超級電腦,這也是該廠潛在客戶。」

雖然,當前車用市場並非台積電主力,車用晶片占該公司約五%營收,但這影響的是其未來成長性。台積電總裁魏哲家便曾強調,車用晶片是該公司未來幾年成長的關鍵應用之一。

一旦先進製程推進失敗
將傷害本業,面臨存亡危機

不過,英特爾想再攻下台積電其他既有先進製程客戶,卻會面臨較多挑戰。攤開後者先進製程主要客戶名單,目前僅有高通(Qualcomm)確定已成為英特爾未來客戶。前述產業分析師認為,如輝達(Nvidia)、超微(AMD),因其主產品繪圖處理器(GPU)、中央處理器(CPU)與英特爾有競爭關係,不太可能交由對手代工。

而若進入第二種情境,則可能影響台積電部分毛利。

如果英特爾的最先進製程無法按照其藍圖成功量產,但,該公司次一級、對準台積電16奈米的製程仍將具競爭力,因為此製程目前在市場上相對稀缺。「GlobalFoundries(格羅方德)、中芯跟聯電,幾乎沒辦法做,」資策會資深分析師潘建光分析。前述產業分析師則認為,得觀察未來有多少客戶與台積電重疊,若這些客戶因此有更高的議價力,就會影響後者毛利。

但,如果英特爾在先進製程沒能成功,「假如沒有按照它現在宣布的來走,會是非常大的傷害,這會影響到它的PC跟伺服器本業,這時,會是生存危機,不只是代工業務問題,」該產業分析師補充。此時,請台積電代工的競爭者如超微擴大市占,將有利台積電。

如同英特爾在電腦與伺服器處理器市場,因獨大、獨強,讓客戶想分散風險,給了超微與安謀(Arm)聯軍搶攻市占的機會;藍色半導體巨人的代工路能否成功還有待驗證,但很顯見的是,當台積電獨大、獨強,也已經給了後進勢力許多挑戰的孔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