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有同事叫我「老闆」,我都很想反問:我真的是你的老闆嗎?

我其實很不喜歡別人叫我「老闆」。一方面,我有文字癖,對於遣詞用字的分毫之差特別敏感,總覺得它們會牽動意識流轉。「老闆」這兩個字,對我來說,象徵著威權、官僚。

在古代,老闆的相對詞是伙計、佃農、小二,他們一切都得唯老闆是從。偏偏,這不是我想建立的企業文化。

尤其我從事的是以媒體為核心的產業,帶領的是文創組織,賣的是知識的品味與風格,更徹底的說,我們販賣的是靈魂。如果工作者被「老闆」制約,失去獨立思考能力,一個平庸的靈魂誰會埋單?

所以,誰才應該是你的老闆?

不只是腦力創意產業,這兩年疫情,經營者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上沖下洗,即便過去崇尚軍令如山的傳統產業或製造工廠,經營者此時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認真的思考:如何建立一個反脆弱文化,讓組織隨著市場波動而靈活應變?

我的觀察是,中央集權的「老闆文化」,是反脆弱組織文化的大殺手。

有人說,「老闆的一句話,是其他人的10倍重,」如果企業有一個強勢老闆,凡事都得觀察老闆的風向,等著老闆來分配協調資源,那麼,當市場翻臉如翻書時,即便老闆天縱英明、24小時坐鎮第一線,組織都將罹患末梢神經麻痺症。

在這種組織裡,無效益、落後市場的行為天天上演,但一往下探究時,工作者的一致反應都是,「這老闆說的」、「這上頭規定的」……。

顯然,老闆成了一切無效行為的藉口,無人當責。

唯有去除「老闆文化」,讓工作者把用戶當成唯一的老闆,組織才能像柳樹一樣,隨風擺動而不斷折。

當工作者放下對老闆的「權威依賴」,把所有目光都聚焦在用戶的需求,鍥而不捨的探索用戶的好惡時,他的判斷才會正確,策略也才會有效。

因此每有同事來問我:這樣做可好?我總回問:不要問我,問你的用戶吧!他才是你的老闆。

我通常還會附加一段提醒,倘若用戶要的,跟公司方向不同,請務必勇敢向上反映,不要死守命令。因為用戶不埋單,公司規定什麼都沒用。

所以,公司老闆不應該是你的老闆。除了用戶之外,我更認為,自己才應該是自己最大的老闆。

雖然工作者受雇於公司,必須接受公司指揮調度,但所有作為都來自個人的選擇,公司若有任何不適當或錯誤的指令,都有機會經過你的反映而修正,除非工作者不願意為自己負責。

我深信的是,凡事都有選擇,唯有忠於自己與用戶,才是最好的選擇。

👉加入商周共學圈,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https://pse.is/3qza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