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渥董事長吳鋒的辦公室在8樓,從窗口可以望見植物園的樹蔭,每個小時還會傳來附近學校的上課鐘聲,不過最近鐘聲偶爾會被電鑽聲擋住,因為總部正在為即將成立的學院施工。

小檔案_凱渥

成立:1986年
創辦人:洪偉明
董事長:吳鋒
成績單:2021年集團營收3.2億元


凱渥曾經舉辦了10屆「夢幻之星選拔賽」,每屆吸引數千人參加,知名一線女星陳庭妮也出身於此,但已經停辦了5年。如今他們要重新辦台灣夢幻學院,成為全台首間政府進駐支持的藝能培訓單位,凱渥跟文策院各持股近半,資本額2億1千6百萬元,創下文策院史上對藝能人才培訓的最高投資金額。

「以前多少帶點選美意味,現在不求美,要找的是符合未來泛娛樂需求的特色人才。」吳鋒說,所謂的泛娛樂,是指包括戲劇、音樂、網路節目等跨界連接的人才。

凱渥的名模招牌夠亮,演員也有莊凱勛、李銘順等人,但多元的泛娛樂人才相對較弱。吳鋒說:「從前凱渥有很多模特兒轉型成藝人,但這世界不會有那麼多隋棠,我們不能只是等待,我們要主動打造。」

台灣夢幻學院執行長朱敬然是打造過陶喆的知名音樂製作人,他形容這類似韓國的「練習生制」,會主動為學員打造出道機會,預計在學員完成培訓課程後2年間,投資3部音樂舞台劇、20部以上網路影音。

know-how難制度化傳承
重整首步:導入自動化系統

凱渥由洪偉明在1986年創立,搭著台灣經濟起飛的翅膀,他串聯了模特兒、秀場導演、經紀人,做一條龍的時尚經紀服務。2004年開始,一手捧紅了林志玲、隋棠等一群名模,掀起了台灣「名模熱」。

但近幾年自媒體興起,台灣最資深的名模品牌,卻走得跌跌撞撞。

2018年,種子音樂老闆吳鋒入主凱渥,當時林志玲、隋棠、阮經天、鄭元暢約滿後都已離開自立門戶,隨著獨立創作者與新媒體崛起,曾經閃亮的名模招牌已然蒙塵。他接手後,還要面對內部團隊與藝人的出走潮。

「鐵打的品牌,流水的藝人。我不懷念過去的光榮,很清楚自己是來重整品牌的。」他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更新內部辦公系統。「對,2018年,這家公司還沒有OA(辦公自動化系統),表格都用手簽。」他苦笑。

原來模特兒經紀業是重心在人,台前台後都是師徒制,師父領進門,師兄師姐幫忙帶,管理制度相對不足。臺師大全球經營與策略研究所副教授康敏平分析,時尚產業很特殊,在很短的時間內要爆發能量與創意應變,know-how都在人的腦袋裡,極難系統化傳承,往往靠信任關係跟領導人魅力為運作核心。

吳鋒待過網路公司、唱片公司,藝人出走他不怕,卻急著要建立公司治理。「凱渥人精神力非常強大,碰到喜歡的事可以加班到凌晨4點,不放棄把事情做好。」他話鋒一轉:「但5月說要給下半年的預算,結果等到9月還沒有看到,下半年已經過一半了;隔年檢討時,完成率只有3%。3%!我訂目標幹嘛?」

吳鋒坦承起初帶著企業管理思維而來,新舊管理風格在內部造成巨大衝擊。有一次他跟妻子在餐廳遇到員工,就同桌吃飯,酒過三巡後員工敬他妻子:「我真的很佩服妳聽得懂吳董說什麼,我們全公司都聽不懂。」

做直播遭批犧牲品牌光環
疫情時打入電商平台成契機

外來的董事長大刀闊斧做改變,卻得不到員工認同。吳鋒第二步是將經紀業務部門整併,當時凱渥的經紀與業務部分立,內部整合速度較慢,他整併是為了要求經紀人懂成本、也讓業務懂照顧藝人,不意外又引起反彈,遭批「職能混淆,無法專心於項目,被藝人抱怨不受重視。」

「這個產業的管理者不是management(管理)而是 governance(治理),在創意導向跟團隊情感導向上,不能很強勢的去管。」康敏平分析:「經理人要去收斂應該要有的管理程序,才能加分。」

公司內部放不下過去的價值觀,仍奉時尚秀為尊,認為直播、網路節目太低階。「凱渥價值觀很傳統,就是時尚秀、廣告、拍戲得獎……,」他在公司連溝通都辛苦:「團隊覺得你犧牲原來的品牌資產,去迎合低俗、短期的利潤。」

直到2020年初,因為疫情來襲,時尚秀場一度停擺,月營收直接掉7成,逼著他們往線上轉。在線下伸展台呼風喚雨,一開始卻沒摸索出線上的生存之道,找來模特兒做YouTube節目,沒帶來人流;做Podcast節目,只存活下來2個,甚至去做叫賣直播。

「就是急得都去試一試,後來回頭才想到,啊,叫賣跟凱渥的形象不太合,但都是學習。」吳鋒苦笑。凱渥商品行銷總監邱郁淇說,一開始在內部難找到藝人配合:「我們家模特兒是穿一線精品的,怎麼可以讓他去穿網路品牌!」她只好轉個彎讓模特兒展示家電、生活用品,先跟電商平台建立關係,也讓模特兒累積知名度,有實質收入。


高冷名模也要學帶氣氛
時裝秀登蝦皮,收百萬訂單

不僅是內部,在外部也有需要推倒的刻板印象圍牆。2020年底,凱渥嘗試跟蝦皮合作雙12購物節直播,一開始蝦皮也擔心看起來高尚森冷的名模,會不會讓直播人數直線下降。模特兒王心恬卻做足準備,炒熱氣氛,觀看人數總算是守住基本盤。

蝦皮之後就長期與凱渥合作官方直播,也讓新人模特兒累積粉絲,登上其他舞台。如胡祖薇原為固定直播人之一,後來知名度提高、也憑著天生的運動長才,登上火紅節目《全明星運動會》。

累積了1年,蝦皮和凱渥在2021年底合作直播時裝秀,結合音樂表演、走秀,及第二現場帶貨的多鏡模式,同時在線人數破2萬人,1小時帶貨超過1百萬元,十分成功,更重要的是扭轉了內部的觀念。

「有位在凱渥待了19年的同事說,他在這裡學到不同的知識,包括從秀場轉到帶貨現場,鏡頭要停留多久才會有最大帶貨效益。」邱郁淇說:「是10分鐘還是15分鐘?這些線上的魔術數字,跟線下時裝秀完全不同。」

康敏平也建議,在新零售時代,凱渥若能加值因應電商或頻道做不同包裝、甚至提供消費者洞察報告,以課程把網紅打造得更時尚,將會是未來機會所在。

1個在時尚界呼風喚雨三十多年的品牌,光芒褪去後,要如何拋棄舊有價值觀重生?吳鋒在這過程發現自己的不足。「我以為我擅長帶文化公司走出困境,但花了4年,凱渥距離成功還有一段路,直到有1天沒人再問我林志玲,凱渥才不再是守著過去光芒,重生為一家有新代表作的公司。」

看完本文,可以想一想:
一、面對新的市場,我是否願意放棄偶像包袱,彎下腰重新學習新技能與知識?
二、管理創意、文化產業的團隊,如何設定對的衡量指標來激發團隊,產生正面向上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