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此刻尤其如是。

贏者圈發送的利多消息,一波接著一波。

外銷訂單連20紅、股市(2021年)日成交均量破歷史新高、全年總稅收2兆8千億元,不但創歷史新高,並較預算目標超徵4千億元。

個體利多如長榮海運年終獎金平均40個月,金控喊出12個月、台塑7個月、鋼鐵業6、7個月。科技業大幅加薪、搶人大戰天天上演。

百業歡騰嗎?不,贏者圈外傳出一首首悲歌。

最具指標性的是西華飯店,「疫情未明、邊境未開,雖然不捨,仍然必須做出決定,」他們將於年後熄燈。

雲朗集團也跟著宣布,翰品酒店桃園4月熄燈,翰品花蓮申請重建。

之前,高雄國賓、華國、華園、宜蘭傳藝老爺行旅等知名飯店一個個倒下;君悅、寒舍等飯店裁員縮編;旅遊業人員大量失業;王品等餐飲業發不出年終獎金。

贏者圈歡笑之時,輸者圈正在角落悲泣。

「國際觀光飯店好像植物人,躺在病床一年半,也漸漸被遺忘了。」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痛心。

其實,潘思亮不需要站出來喊話的,因為晶華是屹立寒風中的強者,潘思亮帶著團隊奮力轉型,為了不裁員不減薪,忍痛賣出金雞母達美樂換現金,今年更咬牙發出2個月的年終獎金。

「我也不想當丐幫,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必須為困境中的同業們發聲,「這是一群被遺忘在醫院裡的重症病人。」

「用1%的犧牲,換99%GDP的成長,是值得的,也是應該的,我們願意犧牲,但這些人即便只是一小部分,也有數萬人。」

因為邊境管制,國際旅客從每年1千多萬人剩不到2%,長期以此維生的人們頓失依靠。因疫情而設的紓困措施早已縮手,邊境管制卻仍在。

稅收超徵、股匯齊揚、台灣錢淹腳目,就是沒淹進這群人家中。

這個年關,儘管贏家多數,但少數輸家的被忽視待遇,我看得膽戰心驚。如果這個差距來自市場競爭,那沒話說。但這次輸贏之別,不在於企業努力不夠、也不在於個人意願不足,而是病毒無情。

這群被忽視的1%弟兄們,不是因競爭力而倒,是因為一紙邊境管制的行政命令。

他們的犧牲,為台灣贏得全球美譽,但他們卻被遺忘在病床上。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聖經中說。

一個美好的社會,不是去攀附強者,而是看他們如何對待那些最弱小的、最不起眼、最受困的人。

這個年關,莫忘我們還躺在病床上的弱小弟兄們!

👉加入商周共學圈,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https://pse.is/3qza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