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了2年復辦的中華職棒明星賽,今年7月30日、31日將在台中洲際球場舉辦。其中,中信兄弟球星王威晨以逾31萬票蟬聯人氣王。

去年,帶領中信兄弟拿下總冠軍的他,不只創下中職有史以來最佳的三壘手守備率,更三度連莊金手套獎。

但你可能不知道,這個人氣王,過去曾連「二軍」先發名單都排不上。一個曾斷腿、以吊車尾加入中職、不被看好的棄將,為何能短短6年,蛻變成人人追捧的看板球星?以下是2021年本刊專題報導。

12月1日晚上9點50分,中華職棒總冠軍賽第4戰,9局下半,統一獅打者揮空,三振出局,中信兄弟確定拿下暌違11年的總冠軍!黃色綵帶漫天飛舞慶賀的時刻,中信兄弟隊長、三壘手王威晨忍不住流淚,望向天空,想問爸爸看到了嗎?「很想跟他分享,我很開心,相信他會比我更開心。」

小檔案_王威晨

出生:1991年
學歷:輔仁大學體育學系
經歷:2019年世界棒球12強賽中華隊成員、中信兄弟二軍
現職:中華職棒中信兄弟隊內野手、隊長


兄弟暌違11年奪冠
王威晨寫史上最高守備率

王威晨,他是今年帶領該隊拿下總冠軍的功臣之一,並創下中職有史以來最佳的三壘手守備率,三度連莊金手套獎,更是中職球迷票選的人氣王,擁有個人的系列周邊商品。

他被球迷暱稱為「二世」。因為,其父是今年8月甫因肝癌過世、綽號萬人迷的中職名將王光輝,15年職棒生涯,為兄弟隊拿下兩次三連霸,也曾擔任該隊總教練。

但剛開始,球迷叫他「二世」,可不是稱讚,而是酸他──選秀第13輪入選,彷彿一位扶不起的二世祖。「最難聽的我都聽過了,說我靠關係進來啊。」王威晨坦言。

一般來說,中職選秀在10輪內就結束,選秀順位越前,意味著球團的重視程度越高。然而,當年他第13輪才入選,連「二軍」先發名單都排不上。與他類似處境的選手,通常在二軍待1、2年,來不及被球迷認識就被釋出。但他,卻成為「13輪的奇蹟」,至今仍是中職一軍出賽的球員裡,選秀順位最低紀錄保持人。

短短6年,從不被看好的棄將,成為人人追捧的萬人迷二世,關鍵是:他不放過每一個機會。一名主跑中職多年的記者分析,王威晨屬大賽型選手,無論突然被叫上一軍或入選國際賽代表隊,「每次都以準備好的狀態面對,不會怯場。」

不放過,是因為他曾失去。

他曾是眾所矚目的新秀。從小一路就讀棒球名校、拿過全國冠軍,也曾獲得「最佳內野手」獎項。高中畢業就有球探找上門,邀請他旅外。「我說不想去,那時候覺得不急,」他回憶,當時自認年輕,有的是時間。

但,機會並不永遠等著他。大二那年,他在一次滑壘意外中折斷腳,開了3次刀、復健1年半才重回賽場。這讓他大學生涯4年,幾乎沒有實績,加上傷病史,使他從有望旅外的明星選手,變成被打上大問號的未知數。

吊車尾加入中職後,頭兩年他一直在二軍、一軍上下浮沉。2016年6月25日,王威晨難得有機會跟著一軍出賽,在中信兄弟的主場對上義大犀牛,守游擊位置,但失誤。當時打擊率不到1成的他,也沒能為球隊貢獻分數,比賽最終以4比12慘敗。隔天他再下二軍,一年多都沒能再上來。

「出社會後發現,不是很多機會都在你身上,要去把握,」他開始領略到現實的殘酷。

他坦言,長時間待在二軍,也曾懷疑自己沒能力站在職棒舞台,「但是我不服輸嘛,我不想就這樣停在這裡,還想繼續往上。」

被困二軍勤練基本功:
每揮一下,感覺都不同


被困在二軍,他就把接球、打擊基本功練得更札實。每天排定傳接、揮棒與恢復訓練各半,曾經歷過傷病,讓他學會「適度休息才能高效面對明天,這也是訓練一部分,」這讓他上一軍後比賽張力更強,卻仍能維持好狀態,去年是全聯盟唯一打滿120場的球員。

沒辦法跟一軍選手對賽,他就上網看影片,借鏡更高層級的球員。「找日本國家隊跟你同類型,內野、左打,」他反覆研究,參考傳接球、揮棒動作,再加上自己既有的打法改良。他在二軍成為17年冬季聯盟的安打王、MVP,成功被教練看見,隔年開季就登上一軍。即使19年,他因為前一年亮眼表現,而被其他隊伍重點提防,使得打擊率掉到只剩1成,是一般一流打者的三分之一。球迷甚至在球隊粉專呼籲把他下放二軍、他出賽上場時歡呼聲總比別人少,他也不放棄。

「我一直在找方法突破,」他在一個月內,從只會打反方向推打,提升拉打能力,讓球的落點更廣、更刁鑽。這背後,是他每次比賽都提早到、延後走,甚至賽後回宿舍也做額外揮棒訓練,每天都兩三點才睡的結果。「每揮一下,揮棒軌跡、感覺都不同……,去付出,就可以感覺到不一樣了。」

「一直到現在,我不會忘記當初好不容易爬到這位子的心態。」王威晨表示。

但在這一切背後,到底是什麼支撐著他,即使斷腳、被看輕,都不想放棄?

眼見爸爸受萬人擁戴:
我要一點一點靠近他


「看過這舞台,就會更積極想站在場上,」他說的,是從小看著父親在職棒舞台受球迷擁戴的美好回憶。他看過王光輝在擠滿一萬多人的台北球場,擊出再見安打,為球隊拿下史無前例金冠軍的畫面,當時,球場響徹雲霄的「王光輝!王光輝!」呼喊聲,讓他時常想像,如果自己也能在球場上被喝彩,該有多好。

雖然,血緣不一定是祝福,反可能是阻礙。前中信兄弟總教練、球評謝長亨點出,為什麼職棒的父子檔很少?「因為小孩有壓力啊,有強烈壓力,不能丟老爸的臉。」職棒32年,才出現史上第一對一軍父子檔,而且放眼中外,NBA、MLB,父子都是明星球員的例子,也是十根手指就數得完。

王威晨也的確一度活在陰影裡。爸爸就像一座巍峨大山矗立在前,站在向陰處,他坦承,小時候感受到巨大壓力,從國小加入棒球隊就被稱為「王光輝的兒子」。但隨著年紀漸長,他努力往向陽處走,把父親的陰影,轉念為指引他的一道光。

既然擁有這麼強大的父親,就把他的成就當作目標。「我要穩定站在這舞台,一點一點靠近他。」他解釋,自己把這視作父子間的男子漢競逐,「他有這樣的成績,那換我來超越看看,他沒做到的,可以換我去達成。」今年,父親在賽季中過世,更激發他奪下冠軍。

大場面不緊張、不失常 王威晨抗壓3步驟

●方法1:正向思考
.王威晨怎麼想:提醒自己,花很多心力訓練才能站在這。 球迷、啦啦隊都在支持你,不用緊張,要享受它。 告訴自己,我會贏,我會成功。

●方法2:專注眼前
.王威晨怎麼想:夠專注,就不會被氛圍影響。上場打擊時,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你的世界只剩下自己跟投手。 專注在眼前的對決,一球一球解決。

●方法3:具象化想像
.王威晨怎麼想:面對大場面,想像心裡有一個不會動的水面。為了維持水面的平靜,緊張的步調會放慢,自然能沉穩。

整理:游羽棠


父親賽季中病逝
更不保留拚上場,最後奪冠


雖然末期住進安寧病房,但王光輝仍不錯過他每一場球賽,每天比完賽,他收到的第一封簡訊總是父親的一句「辛苦了,要繼續加油。」

回憶那段一邊爭取上半季冠軍,一邊陪伴父親最後時刻的日子,他長嘆一口氣,「我很想拿冠軍,跟他說今年是我們最強,我表現也很好……,到現在我每天都還是會想到他,走到球場、晚上睡前……,不可能沒想到。」

從會走路開始丟起棒球,到跌為13輪的棄將,再到今日的看板球星,這20幾年的追尋,王威晨始終沒有放棄。這已經遠不只是好勝,而是望著父親這座山,並期許自己也能成為另一座山。

「他是一名『沒有紅燈』的選手,只要可以上場、球隊需要,他都願意全力以赴,為球隊拚命。」隊友周思齊形容。

受過傷的球員,通常會為了延續生涯而有保留。但王威晨不這麼做,「能穿球衣的日子都不夠了,怎麼還會去縮減自己能站在場上的機會?」他要繼續抓住每一次機會,站在球場上為自己、為父親發光,「我相信他有看到,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