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年,商業周刊(以下簡稱商周)以「一間公司,幹掉一個王國」為封面故事,報導台灣蘭花如何在短短五年內,被荷蘭超越。

這個封面,讓麒悅董事長許志賢的蘭花生意出現了變化。當時,他只是個小貿易商,年營收六千萬。

小檔案_許志賢

職稱:麒悅董事長 地位:台灣前5大蘭花業者
19歲開始讀商周,至今30年

我怎麼讀商周?
商周的人物故事最激勵,可以鞭策自己。譬如雄獅迎戰疫情的故事,就很勵志,讓我覺得要更努力,好,還要更好。


荷蘭封故,讓他決定科技種花

「我看到這個封面才知道,荷蘭到底是怎麼把種蘭花,當成電子業來經營,」這個封面,讓他立志以科學化方法種蘭花。

十年後的今天,他成為台灣前五大蘭花商,年營收三億,是僅次於台糖、英業達等國營或大集團的蘭花業者。

從屏東潮州出發,他一年量產四百萬株中大型蘭花苗,運送到全球二十九國。

「我做蘭花科技化的時候,大家都在背後笑我,」許志賢回憶。

過去,台灣農民種植蘭花,多靠的是個人經驗值,「老師傅會說,濕度就是這樣啊,風就是這樣吹,才會長得好,根本就像武俠小說!一切憑感覺,」以至於蘭花送出國後,良率只有六成,運出國後經常腐爛。

就是這種差不多的態度,讓昔日蘭花王國的台灣,被荷蘭打敗,失去全球第一寶座。

正當許多花農都搞不清楚台灣敗因時,商周封面詳細描述,荷蘭的成功,是因為他們從選種開始,到蘭花育種,全都嚴謹的透過數據紀錄,精準掌握花期、品質,把良率控制在九成以上。

非本科出身的他恍然大悟,並從中看到機會,決定師法荷蘭,改用大數據、科技技術種花。

然而,這一切哪有那麼容易?他得先蓋實驗室、科技溫室,再買蘭花苗篩選出好品種,才能種出漂亮的花。這一步一步,都是白花花的銀子。

二○○八年金融風暴後,全球經濟復甦,連帶也讓蘭花需求大增,所有花農樂得把一株株蘭花送出國,他卻蹲在實驗室裡,篩選花大錢買來的蘭花苗,「為了挑好品種,買來的苗竟然只有二%符合標準!」育苗的水很深,動輒幾百萬就丟入水坑。

其他花農只種四個月,就趕緊出口;他卻在溫室裡,搞大數據,嘗試用電腦控制溫度與濕度,改攻中大型花苗,種植時間,得要比別人多十六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