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證明自己、贏得父母信任,是不少企業二代接班前最棘手的任務。但如果,你今天要應對的不只雙親,而是大家族內高達8位的長輩呢?

小檔案_王恩寧

出生:1980年
學歷:萬能科技大學觀光與休閒事業管理系
經歷:阿美米干營業部經理
現職:忠貞文化園區營運長


「35歲以前,我天天都想著要改做其他工作。最痛苦的就是接班遙遙無期,想做的事又不被肯定⋯⋯」今年40歲的王恩寧坦言。

她的家族,是桃園一帶頗負盛名的滇緬料理名店「阿美米干」,集團旗下共有9個品牌、16家分店與中央廚房,2020年營收超過4億元。

正如同電影《異域》的情節,王恩寧父親曾是游擊隊情報員,母親是山林裡長大的傈僳族姑娘,兩人輾轉來台後,便定居在忠貞新村,靠販售雲南傳統美食「米干」維持生計,再一個個將留在滇緬的親人接來。

也因此,他們的家族關係極度緊密,父母、舅舅、阿姨到表兄弟姊妹,超過20個人都在集團中共事。長輩們各司其職,各自擔任不同角色。

在這樣的大家族中成長,平輩中也只排行老二,讓她形容自己的個性是「很耐磨、很會忍。」

攤開她的職涯版圖,20歲進入公司,到30歲前,僅負責管店,每天就是煮米干、端盤子、兼顧所有前後場大小事,一晃眼就是10年。30歲後,她改做教育訓練,負責為整個集團訓練店長、當講師、核發薪水、處理勞健保,一做又是7年。但說穿了,這些全都與經營無關。

長輩多又傳統,「常懷疑自己能力差」
挺孕肚赴中國展店,卻虧兩千萬

她透露,家中長輩人多,個性又保守,因此習慣找出一個成功模組後,大量複製店面。而從小對餐飲耳濡目染的她,滿腦子想的都是創新,「我不斷提出各種idea,再不斷被打槍,一直重複這個循環。時間久了,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很差?是不是很笨、很弱,意見才不被重視?」

這樣的情緒不斷累積,終於在2017年爆發。

那年,長輩們決定與遠房親戚合作,赴中國昆明展店。宣布這件事時,王恩寧才剛剛懷孕兩個星期,「但我下一秒就舉手,說讓我去!那種想要跟渴望,大腦根本來不及思考,是身體直接反應的,」她回憶。

揮別憂心的丈夫,她收拾行李,帶著一名廚師,就這樣去了昆明打天下。沒想到,雲南與台灣,從口味、氣候到食材都大不相同,短短半年內,就決定認賠殺出,2間門市相繼關門,虧損近2千萬元。回台灣待產的她,也幾乎死心:「我當時覺得,這一輩子,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她沒想過,真正的舞台,竟在看似愁雲慘霧的2020年到來。

不顧反彈蓋教堂風網美餐廳
在家族吵翻天中,開幕出現人龍暴紅

事件始末起於2019年底,即將70歲的父親,決定要在忠貞新村文化園區內設立一個「異域故事館」,為當初一起來台的弟兄們圓夢。但可想而知,故事館幾乎不可能獲利,因此宣布消息時,家族反應頗為冷淡。

但王恩寧立刻轉念——故事館不能賺錢,勢必得靠其他收益來養。文化園區的面積這麼大,難道不能加開一間餐廳,由自己從頭到尾一手打造?於是,她大膽接下了眾人眼中的燙手山芋。

「我要開餐酒館,把滇緬比率降到30%左右!」她回憶,一來無論家族、忠貞新村或鄰近商圈都沒有餐酒館;二來可以靠著啤酒、輕食和整體環境順勢拉高客單價。她將過去以湯麵形式販賣的米干,變成「千層焗烤米干」;傳統湯品類的冬蔭功則轉為「冬蔭功義大利麵」;再搭配雲南烤香腸、胡辣子雞翅等特色菜。

餐點沒問題,但論起硬體環境和外觀,她就一竅不通了。對此,她一改家族凡事自己來的習慣,轉而求助專業,找上被喻為「觀光工廠教父」的肯默國際設計總監黃信彰。

「我是被她從機場直接攔截的!」黃信彰笑道,自己當時才和王恩寧認識不久,簡單聊過就到中國出差了,再回台已是1個月後。沒想到,他一走出桃園機場,就看到王恩寧等在門外,直接將他載回忠貞新村細看場地。這種迫切感,說服了曾與無數企業二代共事的他。

「我告訴恩寧,妳必須跳出來才能開山立派。如果妳爸爸開的是柴油車,我們要打造的就是電動車!」他說。

他們腦海中的「電動車」長什麼樣子?答案是:將忠貞新村內一座50年歷史的老教堂改建為餐廳,並在屋頂挖空一座十字架,讓光影投射進來,兼具氣氛與歷史感。但以上概念,引發了家族成員的強烈反彈。

「家裡吵翻天啊,甚至有長輩氣到說要退股!」王恩寧回憶。

首先,鏤空十字架屋頂的價格,約比正常屋頂高出一倍,不僅有漏水風險,更遭街坊鄰居投訴「好像棺材」。緊接著,這家餐廳既無招牌,門口又藏在不醒目的小巷內,徹底違反老一輩的生意邏輯。

最後,相較於阿美米干高CP值的一碗80元,這裡餐點平均價位約250元,高出整整兩倍多,「直到開幕前一天,我都還在被念,說誰會來買?但這次我很堅持,也找了媽媽、阿姨當溝通橋樑,」她笑道。

沒人料到,這家沒下任何廣告宣傳的「癮食聖堂」竟大獲成功!開幕第2天,口耳相傳的消費者,一路從園區門口排到餐廳外。

原來,當時適逢國旅熱潮,這種秘境般的打卡景點,正切中了年輕人喜好,業績從預估的每月80萬元,直接飆升到每月200萬元,更帶動集團去年總營收,逆勢超越2019年,儼然成為小金雞。

20年來第一次,王恩寧終於揚眉吐氣。她的職稱從營業部經理升任為「忠貞文化園區營運長」,她也打鐵趁熱,在2021年初,新開幕另一個冰淇淋品牌。

一切都看似步上正軌,直到5月15日,雙北市宣布升至三級警戒那一天。


業績掛零,她先斬後奏拚宅配
「雜事」經驗成員工全力相挺基礎

「很多餐廳說自己的營收掉6成、掉7成,我看了都很羨慕,因為我是直接歸零!」她坦言,整個園區約7成消費都來自觀光客,大家不出門,根本無計可施。業績連續掛零1週後,她生平第一次跳過長輩,先斬後奏做了兩件事:加入外送平台、宅配冷凍料理包。

前者只要申請即可,後者卻是難上加難。例如研發,毫無經驗的她,最快方法理應是請集團中央廚房出菜,但這條路徑,勢必得通過長輩、董事會等層層關卡,不知又得拖多久。她牙一咬,直接打給集團各品牌店長,討論出幾道冷凍後也不影響味道的招牌菜,請他們打樣30包送來。

有遇到不願配合的嗎?「當然沒有,他們當初都是我帶出來的啊,都超挺我!」她大笑。原來,過去做教育訓練、辦勞健保這些看似「雜事」的累積,都沒有白費。

再來是接單,過去整個集團從未碰過電商,當然也沒有購物車系統。為爭取時間,她索性土法煉鋼,直接用Line組團購群組,先讓熟客和親友們靠著「+1」下單。

又例如配送,早在5月底時,各大物流公司就因爆倉而停止收貨。當下,她立刻盤點起公司閒置資源與人力,調出3輛小貨車,每輛各配兩個人,直接前往不同縣市做外送。

幸運的是,兩週內推出的宅配車隊,上線20幾天,業績就超過百萬元。於是,她更擴大連結範圍,邀請忠貞新村附近,產品又不與自家重複的蔥油餅、滷味等小商家加入,讓宅配品項更豐富。

原本網美感十足的教堂餐廳,也瞬間變成理貨區,整排紙箱在鏤空十字架的光影下微微發亮,等著在6小時內,配送至遠方客人手中。

「如果不是她拚命想辦法,這段時間,我們應該會直接選擇休息,等待撐過去就好,」王恩寧的阿姨、根深企業文化總監李福英坦言,家族第一代歷經顛沛流離才到台灣,吃過的苦越多,想法就越保守。

但疫情中漂亮的一戰,已讓長輩給出無聲肯定——就在前幾天,舅舅下達指示,要撥出園區一塊空地,讓王恩寧打造「宅配區」。換句話說,冷凍宅配已由短期解方,變成集團未來長期經營的新商業模式。這位花了半輩子光陰,終於證明自己的二代,也真正踏上了接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