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危機、一個苦撐30年,被譏諷為傻瓜的企業家,現在,正在改變我們吃的超商便當。

危機,起源於3年前。

「那次真的是被罵很慘!」全家董事長葉榮廷談起故事的緣起。

2018年6月,300多位便利商店加盟主集結送出陳情書,控訴4大超商行之有年的陋習——為了追求陳列豐富,超商的訂購量往往被要求大於平均銷量,導致每間超商的每日報廢金額約為2千元。若以全台1萬間門市來估算,等於每年高達70億元!

「我們知道台灣的食物浪費非常嚴重,但這個調查直接攤開來,說你便利商店一年浪費的食物就70億⋯⋯。」葉榮廷說。

數字太驚人,4大超商總部,面臨龐大輿論壓力。

超商剩食風暴後⋯⋯
它想當替台灣帶來永續能量的平台

循環經濟

指的是一個讓資源可不斷再生、重複利用的產業系統。具體做法包括:拒絕對地球有害的化學物質、使用再生能源、重新設計商品/製程/商業模式以降低廢棄物等


當時,帶頭集結的中華國際連鎖加盟者交流暨權益促進會(IFRA),其主要幹部多為全家加盟主。對向來形象良好的全家而言,這一役,雖稱不上公關危機,卻無疑是提醒他們加速處理剩食議題的警鐘。

全家的對策「友善食光」,是在事件發生9個多月後上線。

友善食光,指的是所有鮮食一律在到期前7小時打7折,背後原理則是在現有包裝條碼上埋入時間,一個即將半夜12點過期的產品,到了下午5點,POS系統就會自動改價下折扣,店員結帳時一刷即知。

結果,友善食光推出後大受歡迎,不僅報廢下降了10%,換算每年約可減少3千噸剩食;甚至因為門市更敢訂貨、消費者買折扣品不手軟,整體銷量還提升了3%到5%。

然而,這項措施仍有不少痛點陸續浮出,例如消費者,最常抱怨的就是「喜歡的口味可遇不可求」,希望能遠距就知道哪家門市、哪款商品已下折扣;又例如門市店員,過去僅須挑出報廢品,如今還得一一貼上標註著7折的貼紙,形同增加人力與工時,也屢屢向總部提出抗議。

為解決這兩大問題,全家想盡各種辦法,最後終於從去年疫情初期,唐鳳開發出的「口罩地圖」得到靈感——如今,只要點開全家App,就會秀出離你最近的門市,以及目前現有的友善食光折扣品地圖,從品項到個別數量,都一目瞭然;而在後端支撐起這項功能的「動態庫存系統」,也能有效加速店員盤點庫存、抓出報廢。

一名全家加盟主透露,自從友善地圖上線,門市開始出現一批批握著手機、循地圖指示來買折扣品的新客人,多為學生、小資族或家庭主婦,也帶動報廢再減少兩成。

危機,刺激了全家內部數位技術的進步,也改善台灣食物浪費的問題。

全家開始想,如果,台灣每天約有300萬人次進出全家,等於1年約有10億人次與自己接觸,自己若能多做一點,就能成為替台灣帶來永續能量的平台。

他們把眼光,放到「循環便當盒」上!

究竟有多少人吃超商便當?根據統計,光是超商龍頭統一超,2019年就賣出了1億2千萬份正餐(含飯、麵、便當),不難想像,4大超商合計的便當盒用量有多驚人。但這種用完就丟的消耗品,真有可能與循環經濟扯上邊嗎?

接下這個棘手任務的是,過去負責開發便當的鮮食部採購資深經理許培晨。

「硬著頭皮下去研究後,發現比想像中更難!」許培晨直言,確定要開發可微波、還要能回收再重複使用的便當盒後,他馬上面臨一個抉擇——究竟該使用大家都熟悉的陶瓷、美耐皿等材質,省去教育消費者的麻煩;還是堅持永續原則,用更多時間,去尋找一款「連製造過程都完全環保」的新材質?

他挑戰了後者。長達4個月,他訪遍各大餐盒供應商,成效卻相當有限,不夠耐用、形狀不對、製程不夠天然、一微波就變形⋯⋯,各式各樣的問題不斷湧來,放棄,似乎只是時間早晚。

某天,他參與了一場全家商品部的跨部門會議。眼看桌上堆滿廠商樣品,他隨手拿起一根吸管把玩,材質摸起來柔韌,居然一用力就能撕開;再看製造商名,是間他從沒聽過的小廠,樣品袋中還有一個明顯乏人問津,布滿灰塵的便當盒。

就在2019年,全家與循環便當關鍵夥伴、立昇量子纖維開始產生連結。

他一度忍痛賣掉女兒嫁妝
被笑傻瓜,也要做「環保島」夢

我們走進隱身在台中鄉間的立昇量子纖維工廠。轟隆隆的機器運轉聲,乍看與一般傳產沒什麼不同,唯一差別,在於空氣中有股明顯的草本植物清香。

小檔案_立昇量子纖維

成立:1980年(母公司鐿昇機械創立)
董事長:王正雄
主力產品:竹纖維吸管、餐具等
成績單:2020年相關技術夥伴合計營收約2億元
獲獎紀錄:德國紅點設計獎


樣品室裡,擺滿了瓶瓶罐罐、刀叉杯盤與各式餐具,全是使用竹子磨成粉末,再加入澱粉與植物膠,所製成的「竹纖維」,可以百分之百在自然環境下分解或焚化——這,正是立昇董事長王正雄,花費30年時間與無數資源,才終於研發出的新材質。

今年65歲的的王正雄,是個徹頭徹尾的「技術控」。他原本是台中精機出身的研發人員,後來自立門戶,在1980年代開發出打磨竹子的機器,成為全台指標性竹製品機械設備供應商。舉凡你要做竹筷、竹蓆或牙籤,都得使用他的器材,年收入上億元,還一路銷售至東南亞、中南美洲與中國。

「但做著做著,我發現不對了。一根竹子大概只有60%可以被加工製造,剩下40%只能焚化,」王正雄說,再加上竹子本身富含澱粉和水氣,燃燒時更會產生危害環境的物質,他決心投入大筆資金,想將這批廢料重新加工。對研發相當自負的他,甚至告訴妻子:「我投入的這些,總有一天老天爺會還給我!」

但他沒有想到,這一等,就是30年。

起初,他瞄準國際規範,卻發現餐具「好分解」與「耐用」是幾乎完全相反的概念,產品無論配方再調整,都是一戳就破。10年後,他開發出不須使用強酸、強鹼的乾式工法,產品一步步變得有彈性、可扭轉,手感更接近塑膠,但每一次投入新材料開發,測試成本就是20萬起跳。更雪上加霜的是,隨著台灣竹製品供應鏈產業斷鏈,設備需求銳減,他的本業收入,也漸漸不如以往。

「大家都說,你是不是頭腦壞了,放著大生意不做,來弄這什麼垃圾?」王正雄坦言。他付出的代價,不僅是從老大哥,變成同業間人人搖頭的傻瓜,更因為燒錢研發,房子從8間賣到僅剩自住的1間。其中1間,還是他原本想送給女兒的嫁妝,女兒不忍他一邊煩惱錢,一邊做實驗到深夜,就連躺在地上睡著,身旁也全鋪滿了筆記和紙張,主動將房子退回。

「我送房子給女兒,是希望她過得好。結果變成她還給我,叫我放心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講起過往,王正雄微微紅了眼眶。他坦言,自己不止一次在實驗失敗時掉眼淚,覺得對不起員工和家人,但頭已經洗下去了,他唯一能報答的方式,就是開發成功,證明自己多年來的堅持並非白費。

契機在2018年出現。當時,台灣政府首次提出減塑政策,預告將要求通路外帶不得主動提供塑膠吸管。

「從此,我的電話終於會響了!」立昇科技副總經理賴雲昇坦言,政策推動之前,公司僅有新東陽國道服務區、新光銀行等一、兩個大客戶。但隨著永續概念逐漸被企業所重視,從法國GiFi、日本無印良品、瑞典Ikea總部到日本伊藤忠集團,竟都陸續循線找來。

很多人想跟他買斷技術,他不賣。「我的目的,是想把竹纖維餐具用合理價格普及到各個地方,例如夜市、辦桌、便利商店,光這三塊做起來,台灣就能變成一個環保島了!」說起初衷,王正雄的眼神依舊發亮。


當想改變的超商碰上傻勁老闆
這場偉大計畫,感動清洗廠免費加入

一個想借用人流影響力,帶來改變的超商,一個用30年光陰,想讓台灣變環保島的企業家,在永續的路上,終於走在一起。

這條路,真難走。

原來,打造竹纖維便當盒不難,處理「便當逆物流」,才是難題。

既然雙方都希望便當盒可以回收,那要怎麼鼓勵消費者把便當盒還回來呢?

剛開始,他們只能土法煉鋼。

消費者買下一個199元的循環便當後,可能出現兩種情況——選擇不退餐盒,或者將餐盒還給全家,領取退費的100元與1杯贈品咖啡。這批退還的餐盒,物流將帶回鮮食廠內的「暫存區」存放,由賴雲昇每週親自開車載送兩次,送至專業清洗廠崧威;洗滌乾淨後,他再載回鮮食廠,展開下一次的便當循環。

「因為數量還不大,自己載比較省錢!」賴雲昇透露,一來他有熱忱,二來他相信這個商業模式將繼續滾動擴大,因此這項每週兩次、單趟車程約兩小時的任務,他已經義務執行了半年。

全家也做了不少調整。以前,全家鮮食只有單向送貨至門市,從來不需要逆向送回,但如今得特別設立「工廠暫存區」,儲存尚未清洗的餐盒。例如金流,要退回100元押金再送1杯咖啡,結帳系統還得特別設計。又例如資訊流,每天賣出的便當數、回收數、預計增加數,全都得第一時間回報相關部門。整體來說,幾乎是全公司總動員。

許培晨坦言,前期說服確實很難,他只能拚命靠熱情感染大家。舉凡同事們問起,他的固定開場白就是:「跟你說,我們現在有個偉大的計畫,需要你一起來加入,」經過長達一年的洗腦,「偉大的計畫」已成為這個實驗人人皆知的代稱。

關於環境永續,他說:
「希望一到一百,能有人陪我一起走」


那麼,循環便當究竟一天能賣出幾個?葉榮廷坦言,數量僅十幾二十個,因為目前僅101店、桃園市府店獨賣,且只是貨架上眾多便當的其中一支。「但我們原本預估,有3成到5成消費者願意回收就很好了,結果嚇死人,回收率是94.5%!」他笑道,消費者的認同將加速他們繼續複製。若未來便當類包材都更換成循環餐盒,預計可減少逾5成的塑膠用量。

做會讓環境永續的事,初期看來不合成本,大家都說他們傻,奇妙的是,當越多人願意加入時,不可能的事,終將逐步成真。

就連專門做醫院、學校等大宗餐具清洗的崧威,在聽完循環便當商模後,也是爽快丟下一句:「這個量沒辦法收錢,先當做好事,免費幫你洗啦!」

王正雄透露,他曾在2019年帶著竹纖維產品,受邀至日本熊本市政府演講。當時他以這句話做收尾:「我花了30年,一個人從零走到一。希望剩下的一到一百,能有人陪著我一起走。」

當越多人願意與永續者同行,台灣才能真的走到未來。(🍀延伸閱讀:商周ESG與永續者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