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消防員故事的《火神的眼淚》(以下簡稱《火神》),5月在Netflix、myVideo等影音平台上架後,成排行榜冠軍,是時下討論度最高的台劇。

劇中許多驚心動魄的火警場面、生死一瞬間的緊急救護,導演蔡銀娟特地感謝幕後功臣,「打火、水域、山難、跳樓救援,多虧了誰說團隊的細心規畫,我們才能安心拍攝。」

「誰說團隊」是誰?

不只《火神》,打破4億票房的國片《當男人戀愛時》,背後也有這個團隊,「(他們)是產業內很重要的中堅力量!」去年創下Netflix華語原創劇最佳收視成績的《誰是被害者》總監製曾瀚賢說。

以產品為核心,主動多做點

「誰說」是由廖述寧、張琨合夥的製片公司,成立短短5年,代表作品除前述,還有《天黑請閉眼》、《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等。他們是《火神》協力統籌,擔任製片組的角色。

製片組,掌管一齣戲的預算、進度、勘景,並安排劇組人員的生活細節。但,他們卻常被圈內人看輕為「訂便當的」、「開車的」、「打雜的」⋯⋯是劇組中最低階的團隊。

「製片組的時薪比麥當勞打工還低啊!」廖述寧無奈的說,因為進入門檻低,而且通常最早開工、最晚收工,還要負責送工作人員回家,每天工時動輒12小時起跳,但製片組助理的月薪只有3萬5千元。

但是廖述寧有不一樣的想法,「這是一個很專業的工作。」2005年,她自美國莎瓦那藝術學院電視電影系學成歸國,曾在廣告製作公司待了8年,因此,與多數從影視劇組基層做起、只顧現場事務執行與配合導演的傳統製片不一樣。

廣告業的經驗讓她了解,所有的場景、環節執行,必須扣回「產品」核心,得要兼顧創意發想、財務管理、後續行銷等。「製片就像班長,鞏固著一個班級的士氣與基底,」她自許。

像是《火神》導演本來只安排消防顧問給演員上幾堂課,她卻多要求安排3個月的培訓,還要在培訓完成後進行結業式競賽,並拍攝競賽花絮影片,成了上檔時的宣傳材料。該劇整合行銷總監尹慧文就說:「這對我們行銷素材幫助非常大,一般製片通常都不會管的。」

《火神》主演、曾獲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林柏宏表示,因為培訓的時間夠久、夠深入,他在拍攝時甚至忘了是在演戲,「80秒內真的可以完成消防衣著裝。」

此外,該劇有2場大型火警戲,因為危險度高,廖述寧不僅尋求3輛消防車守護,也將兩名原本由臨時演員扮演的消防員,改成真正的消防隊員,一來可降低演員的心理壓力,萬一不慎真的拍出意外,消防員也能即時協助。

「以人為本,在對方開口之前做到他想要的。」廖述寧說,有感於製片組流動率高,「要先培養出有正確製片概念的人才,並為他們建立好的工作環境,這個職業才能長久。」

以人為本,逆勢拒超時工作

甚至,寧願得罪人,也要打破業界潛規則。如過去的製片組經常超時工作,卻沒有加班費。他們不願惡性循環,好比他們曾合作的導演不斷超班,幾經溝通無效,她就在合約到期後、不等片子拍完便退出,讓劇組找別的製片組完成剩下一個月的拍攝工作。

更難得的是,誰說影業為了培育人才,每年都會培養6名以上實習生,不像一般公司只帶去現場打雜,他們會找導演、演員、攝影等專業人員為實習生上課,要求寫報告、上台分享,提供真正學習的機會。

曾在誰說影業實習,後曾任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消失的情人節》 製片助理李怡錚就說,一般劇組頂多會幫演員慶生,但這裡卻會為每一個工作人員慶生。感性的互動,讓團隊更有凝聚力,也讓製片組更能被劇組尊重,「不會只是一個打飯兵的角色。」

《火神》製作人、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坦言,調度大場面很困難,許多環節不是紙上作業可以想像得到,但「他們(指誰說團隊)就像是敏銳的指揮官。」因此,即使一般電視劇只需要1到3個成員的製片組,湯昇榮在《火神》雇用誰說團隊卻達15人之多。願意負擔多出數倍的費用,「就是必須、值得的。」

打破了部分業界舊規,廖述寧的理想才剛起步。她心裡盤算的,是向好萊塢借鏡,透過完整的創意開發、財務規畫、法務合約及執行製作,讓台灣從導演制走向「製片制」,真正成為「班長」。

就像是西洋棋盤上最低階的士兵,只要能堅持走到了對面的底線,就可「升變」成其他攻擊自由度更高的兵種,甚至能升變為王后。不看輕自己,小兵也能立大功。

誰說影業4層面關照團隊,扭轉產業舊習

・尊重需求→請演員、攝影師、導演為實習生上課;傾聽劇組所有成員需求
・社會需求→每月為劇組成員慶生,讓每個工作人員都有歸屬感
・安全需求→強調演員、工作人員的安全性,火場戲備3輛消防車
・生理需求→參考天氣、節慶提供適當餐飲、健康配菜;適當工時避免過勞

整理:楊絲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