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選在50歲,重新啟動人生下半場的故事。

主角王志仁,是台灣網路圈相當響亮的名字。早在2000年時,他就從本土保養品牌「上山採藥」嶄露頭角,一舉將它從藥妝小咖,推上屈臣氏開架式保養品前3大。

王志仁

出生: 1971年
學歷:中國工商專科學校國貿科
經歷:雅虎奇摩電商事業群副總裁、東森購物電商事業部執行長、美而快實業總經理
現職:滿一企業總經理

2008年,他進入雅虎,創下讓超級商城5年內業績成長5倍、說服100多個百貨實體品牌設立虛擬店的紀錄,一路晉升至電商事業群副總裁,掌管台灣與香港市場。2017年,他被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重金禮聘,先後負責電視購物與跨境電商;緊接著,又被電商女裝龍頭美而快(Pazzo)董座廖承豪挖角,協助他管理旗下20多個品牌。

「現在說的虛實整合,Jacky(王志仁英文名)就是重要推動者。10幾年前,是他讓實體店和電商第一次開始交流,影響力到今天都還在!」91APP董事長何英圻評價。

再見齊柏林電影觸動他
50歲這年決定改賣回收衣

上述軌跡,讀起來就是一名專業經理人一帆風順的人生。但在50歲這年,他卻突然做出令外界跌破眼鏡的決定:與新光紡織第三代、董事長吳昕恩共同創立服裝品牌「FYNE」,要用商業模式,解決台灣的舊衣回收問題。

契機,來自一通獵人頭公司的電話。原來,前年有名獵人頭頻頻打來,想說服他接受一份新工作,都被他婉拒,對方在情急之下脫口而出:「Jacky,你都已經要50歲了,這可能是你人生的最後一戰!」

「當下聽到,我真的是氣到吐血,」王志仁回憶,但掛完電話後,這句話卻不知為何,不斷出現在他耳邊—當你已經做一件事做了一輩子,也締造過很多豐功偉業,那麼,如果可以選擇人生的最後一戰,你要把此生累積的專業知識,用在哪裡?

這問題開始反覆縈繞在他心中,而隨後發生兩件事,則成為更強的催化劑。

一開始,是他意外看見了重播的齊柏林作品《看見台灣》⟫。這部電影上映時曾引發轟動,但如今,齊柏林已過世多年,台灣對環境保護的改變卻仍微乎其微。

緊接著,認識多年的吳昕恩,與他聊起新光紡織開發出一項技術,能把舊衣百分之百回收,重新製作成新衣。這項技術,雖然已經在去年2月登上法國「紡織業奧斯卡」Premiere Vision展,但要真正被消費者穿上,不知還要多少年。

衣服,永遠是電商銷量占比最大的品項;但同時,也是地球上第2大污染產業,破壞程度僅次於石化業。一連串事件觸動,再加上深知電商服飾銷毀庫存的比重有多高,讓王志仁腦子一熱:「不然,我們就來做一個品牌吧!」

不懂就抱布料四處取經
兩先天限制讓循環衣難開發

創業很熱血,但頭洗下去,他才發現情況複雜。因為這一次,背景知識是他完全陌生的紡織與回收業。

對此,他開始四處取經,從最基礎的平織與針織差異、到為什麼衣服下水後會縮……,「他會做足功課,而且問得非常細!」新光紡織商品企畫總監陳明崇透露。

為測試舊衣回收紗的變化性,他抱著布料到傳統西服店,想請老師傅打版一件西裝外套。前兩間師傅嫌他麻煩,立刻回絕,第三間總算求得對方答應,機器車完,卻發現根本不能穿—原來,這種布料的彈力太大,撐開來車縫時沒問題,一鬆開,瞬間就歪七扭八。

「就連我原本以為自己很熟悉的事情,也得重新適應!」他苦笑道。

例如,電商最常使用的包材「破壞袋」,業界行情價是一個1元到2元,但如今須配合品牌屬性,開發可分解材質的破壞袋,成本馬上飆到8元,「我一聽報價,真的快哭出來。但你摸摸看,這手感是不是比較好?」抱怨歸抱怨,秀出破壞袋樣品給我們時,王志仁仍眼神發亮。

過去,他一簽名就能決定幾億元廣告預算,如今卻為貴上6塊錢的包材絞盡腦汁,想著哪裡還能再省一點。

然而,他要面對的還不只這些。光是循環衣產品本身,就有兩大先天限制。

首先,單價貴。比起一般衣服,循環衣因為歷經層層回收,光成本就高出2成到3成。例如FYNE官網上的一款無內襯西裝外套,售價就高達8800元。

其次,顏色與款式都受限。循環衣須歷經「脫色」環節才能重新染色,但顯色度仍不可能像原生素材般清晰,例如染天空藍,出來可能變成灰藍。為了後續再回收預備,他們的服裝,只能以好脫色的黑、白、灰為主,更遑論大面積色塊與印花。

「光這兩點,就夠讓品牌設計頭痛了!」負責布料開發的陳明崇坦言。

另一個更棘手的問題是:回收。他該如何快速建立起舊衣回收的商業模式?

王志仁的答案,可直接簡化為一張流程圖。當消費者回收一件舊衣,將歷經收貨點(便利商店)、舊衣回收商、新光紡織等多個角色,再通過脫色解構、做成聚酯粒、抽絲紡紗、製作成衣等步驟,才能重新被消費者買回。看似順理成章,但其實,裡頭藏了不少他20年來累積出的know-how。

善用超商逆物流、給誘因
還做標籤分類,降人工成本

第一, 善用超商逆物流,衣服怎麼去就怎麼回。王志仁坦言,他也想過效法Gogoro充電站,但就算一口氣開出上百個回收站,也還是有人難以抵達,不如善用超商專門用來退換貨的逆物流系統:「以我做電商的經驗,就是先讓消費者方便再說!量衝大,才有機會降低成本。」

第二, 每一個關卡都要設立誘因,商業模式才能長久。例如回收一件舊衣,消費者就能拿到200元購物金,可在FYNE官網任意折抵消費。

第三, 以「可回收的設計」來製造,降低人力成本。原來,舊衣回收最困難的環節其實是分類,須聘請工人,將各種材質的衣服與配件分開來,才能做後續處理。對此,他直接從源頭出發,舉凡領標、洗標、扣子、拉鍊、縫線等,都使用與循環衣相同的PET(聚乙烯對苯二甲酸酯)材質,省去分類的麻煩,更為這類衣服製作特殊領標「re:FYNE」,代表可100%回收,加速工人識別。

這件事說來輕巧,但是,光要找齊上述各種PET配件,就讓他的供應商從5家暴增至26家,溝通成本大增。


「我要先創造一個PET的小型『閉鎖循環』,」王志仁說,唯有把這個循環跑順了,才有機會擴大影響力,例如延伸至政府機關或學校的制服。

有趣的是,他這個門外漢穿針引線,反而促成不少相關廠商首次串聯,例如位於中壢、開業近十年的宏錦成衣廠總經理陳雅娜就坦言:「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東西!溫度、布性,都得跟上游密切配合。」

「幫彼此陌生的兩個產業搭起橋樑,最後促成合作,一直是Jacky最拿手的,」何英圻回憶,王志仁最關鍵的戰功之一,當屬說服台灣萊雅、雅詩蘭黛兩大彩妝品集團,到雅虎開設品牌旗艦店。當時,雙方由於水貨橫行,又要爭搶消費者,關係一度緊繃,最終是王志仁花了近兩年時間,才一步步打通。這次用商業模式串起電商、紡織和回收業,也是同樣邏輯。

「過程當然很多挫折啊,我偶爾還是會覺得,我是腦袋壞掉(來做這件事)嗎?但不試試看又不甘心……,」試著歸納這段50歲的急轉彎,王志仁坦言,成功與否確實是未知數:「但我覺得,人就兩種思維,一是認真賺錢,一是找到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情,然後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