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教學最常遇到的問題,大概就是「如何在幾堂課內可以變大師?」

每次聽到這問題,我通常也只能苦笑。因為如果能解決這問題,可能也解決了台灣教育大半的問題了:「我們都喜歡成功,但不喜歡成功的過程。」

不只是攝影,礙於授課時間不足,大多學校的課程,最主要分享的都是經驗與技術,但沒有相對應的能力,根本無法理解,更不要說吸收。不論再聰明的人,若沒有實際的練習,也很難成長到哪裡去。像吃了鼎泰豐一百盤炒飯,沒有實作一樣不會炒,看了一百場球賽,沒有打過也難贏一局。這是天理,也是常識,但人們總還是期待那條不存在的捷徑。

其實不要說美感,任何一種技術都是很困難的。在我攝影第一次得獎前,我拍過二十萬張照片;商周專欄文章的連載開始前,已經寫了上千篇文章;公司的產品第一次得獎前,則是已經拜訪過上百家工廠。我就是一個普通人的代表,得靠無數次的努力,走過錯誤經驗,才能有所收穫。

大家都認為成功是因為有某些「撇步」,期待教育就是教那些「撇步」,所以希望上完課就可以省下那許多的時間與辛勞。但,這是不可能的。

成功具備了很多的因素,能力只是其中之一,而更多的是時機。許多人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去準備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機會。而更多的時候,他們花上一輩子努力的準備,但等了一輩子卻沒有開花結果。在很多成功人士身上,我看到同一個特質—熱情;這也是我覺得最珍貴的地方。

我遇過在每個領域有所成就的人,幾乎都有一個對於未來的理想,讓他們提早去行動。那個信念也許來自他們的經驗,也許來自原本的天分,更多的是想要改變世界的熱情。這份熱情讓他們能觀察得透徹、更深入,最重要的,他們會影響旁邊的人,讓大家一起為那所期許的目標而努力。

好的講師通常是充滿著熱情的人,他們的經驗中,最珍貴的也是那個為了理想而不畏失敗的精神。而所謂的上課,對於已經有一定經驗的人,也只是藉由這樣的人去想起自己那份躍躍欲試的心情。所謂的方法,只是幫那些原本就有成功機會的人輕輕一推而已。

我們這些做講師最希望的,是能對所接觸的人有正面的影響。而真正的成功「撇步」,其實就藏在這些小小微不足道的努力與付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