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路燈」,為何讓全球第二大EMS(電子代工)廠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忙碌?

近一個月,和碩營運逆風不斷,先是其代工的iPhone 12 mini、遊戲主機PS5,分別傳出因銷量不佳、缺料而停產,導致該公司今年前2個月營收年減幅23%,是電子五哥唯一衰退者,外資摩根大通更對其目標價大砍22元。

值此時刻,童子賢卻在3月17日現身一場有鴻海、仁寶、台達電、億光、中磊等業者參與的閉門會議,一待就是兩小時。這場會議中,這些平常相互廝殺的大廠,在一片掌聲中推舉童子賢成為新聯盟會長。

為什麼一年多前就交棒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逐漸淡出產業公協會的童子賢,現在卻在公司業績衰退之際,又跳「火坑」做這個新聯盟的頭?

原來這背後,是新台幣逾2兆的「智慧杆」商機。

這個新成立的5G智慧杆聯盟所聚焦的,是把鏡頭、感應器、感測器、充電樁、5G小基站,這些打造5G智慧城市所需的各種模組,整合到遍布大街小巷的路燈上。

尤其去年,5G時代正式到來,此需求更加浮現。由於5G基地台數量將是過去4倍到5倍,若由電信商各自架設,城市將四處都是基地台,民眾的陳情抗議也勢必增加。此時,街道上每隔20、30公尺就一根的路燈,便成為一步活棋。「像日本修法,開放路燈、號誌燈設置5G基地台,」台經院分析師邱芳指出。

這個商機有多大?集邦科技計算,當一根路燈加裝5G小基站、感應器、攝影機、充電樁後,造價最高近7千美元(約合新台幣20萬元);電腦公會更推算,目前全球有3億6千萬根路燈,粗估未來智慧路燈年產值近80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2兆3千億元)。

台廠被動轉主動制定標準

「現在這個商機(智慧杆)在全世界是有市場,但沒標準,」童子賢接受商周專訪說。由於結合5G通訊的路燈應用,直到去年才浮現,市面上還沒有通行全球的標準品,這讓台灣ICT(資通訊)業者嗅到了可能,想在此新興領域搶得話語權,讓台灣未來不只是代工,而能賣整套解決方案。

只是,智慧杆對台廠而言,卻是一門最熟悉的「陌生」商機。

以往,PC時代,台廠擅長跟著英特爾訂出的標準,生產零組件與整機;現在,面對智慧路燈這個全球未有標準規格的新產品,習慣被動「跟隨」的台廠,得成為主動的規格制定者。

因此,5G智慧杆聯盟所訴求的就是訂出產品的「產業標準規格」,推行到國際。例如,聯盟須協商,智慧杆該採取哪種規格的5G基站?哪種電壓的LED燈?其近場通訊,也就是讓路燈彼此溝通的晶片,該用國際哪一種通訊協定?「不能到時候中山區、信義區的路燈不能溝通,」該聯盟副會長馮震宇指出。

但,內需市場不大、向來不是標準制定者的台灣,難道不會遇到訂了規格卻沒人用的窘境?

原來,此智慧杆需要有哪些功能,其實放諸全球都相去不遠,重點是,誰提出的解決方案能成本最低、功能最強。

難在「與公部門打交道」

因此,台灣組成聯盟,及早訂出標準,正是為了讓所有參與業者省去摸索時間,精準研發,屆時讓台灣集眾人之力推出的產品能在國際上最具成本與功能競爭力。此解決方案,在台灣落地運行、證明其功能後,期望未來,能如同現在的國道電子收費系統ETC,整案輸出到國外。

只是,這事情「成」的難,不僅只有台廠的解決方案能力,還有與政府間的協商。

由於智慧路燈,是城市智慧化一環,因此舉凡:部分位於農地的路燈,在裝置具5G商業服務的小基站後,能否變更地目?以及未來路燈的建設與營運,是否由公家轉為民營,如BOT(公辦民營)?這些,都牽涉與公部門打交道、經營標案的能力。這也是台灣業者得補強的學分。

一根智慧路燈需要的零組件,都是台廠強項,譬如網通廠中磊、智邦、電子五哥正積極投入的5G小基站;台達電、光寶擅長的充電設備;還有富采、億光在LED業的優勢。

智慧路燈零件,皆屬台廠強項


智慧照明:富采、億光
環境感測晶片:聯發科、矽創、瑞昱
5G小基站(系統組裝):和碩、鴻海、仁寶、廣達、英業達
WiFi設備:亞旭、中磊、智邦、明泰、智易
RFID:永豐餘、聯傑、亞信、譁裕、晶彩科、鼎翰、同亨、欣技
系統營運:中華電、遠傳、台灣大
智慧監控:晶睿、奇偶、慧友、陞泰
數位看板:友達、群創、研華、宏碁、佳世達
廣播系統:美律、致伸
充電樁:台達電、光寶、裕電能源

整理:侯良儒

這次挑戰,將是大廠、政府間彼此整合的難。不過,這正是邁向全球智慧城市商機,台灣必須建立的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