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富綱實業,舉目所見,都和你我傳統印象中的「印刷廠」大異其趣。

小檔案_富綱實業

成立:1977年
董事長:賴金盛
成績單:2020年營收3億元,卡牌、桌遊約占4成

生產線入口的巨型鍘機,正迅速裁切著一張張賭場用的頂級撲克牌。遠處要價6千萬元、主要用途通常是印製鈔票的KBA印刷機,正不斷吐出色彩繽紛的桌遊包裝盒;一旁的組裝生產線,有十幾名員工將紙牌、代幣、地圖等配件放進盒中⋯⋯。

44年歷史的富綱,是全台規模最大的桌遊印製廠。從賣出上萬套的《台北大空襲》等多款台灣桌遊,到日本大創百貨販售的花牌、日本玩具商萬代出的遊戲卡等,都出自這裡。

「如果你10年前來吼,產線上的東西跟現在完全不一樣!」董事長賴金盛坦言,這是一段用10年歲月累積的轉型歷程。

在2010年之前,富綱與一般印刷廠無異,做的是層層外包下來、無法直接接觸品牌客戶的代工生意,例如波卡洋芋片裡附贈的球員卡。隨著中國、泰國同業不斷削價競爭,印刷產業逐步外移,賴金盛毅然決定放棄現有客戶,轉型專心做兩種產品:包裝外盒與撲克牌。

二代接班迎台、日桌遊訂單潮
人力增倍、技術升級,還得當顧問

「這兩種產品除了單價高,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細節很多,客戶喜歡直接和你溝通,」富綱二代、次女賴悅寧解釋。例如每批紙和顏料都不可能完全相同,但你印出來的顏色要一模一樣;裁切後的卡牌邊緣不能粗糙,但也不能銳利到會割手⋯⋯,這些,全得靠老經驗的印刷廠反覆打磨。

經過3年的調整機器參數、進口多種紙質、投資數千萬元設備後,富綱完成初步轉型,取得iPhone 6、Garmin衛星導航、酒商Johnnie Walker等包裝盒訂單,單價也逐步拉高。此時,二代回家接班,意外帶來了從沒想過的新客戶——桌遊!

原來,當時台灣第一款政治諷刺桌遊《美麗島風雲》募資成功,團隊正煩惱找不到做過桌遊、又肯接小量訂單的台灣印刷廠。而作品設計師,恰好是賴金盛長女賴怡安的同學,雙方嘗試合作。

「做完這一款後,很多台灣、日本桌遊訂單就自己冒出來了,」賴悅寧回憶,本以為做慣了撲克牌,桌遊應可無痛上手,「但其實,難度還是很高!」

第一個、也是最大的難題是:必須身兼顧問。與過去的品牌客戶不同,許多桌遊客戶都是新創團隊,對印刷毫無概念,就像一張白紙。因此,富綱幾乎得全程參與企畫,協助試算成本、微調素材,服務難度大增。

「我們現在就是做package solution(一整套的解決方案),」她舉例,例如設計者想做72張牌,她就會在排完版後建議,每張牌縮小1公分即可少開一個版,成本減少15%;或是桌遊包裝想用金箔紙,她會建議改用銀箔紙燙金,效果相似但成本減半。前端調整完畢,才依序輪到製版、印刷、組裝,「每個環節都要反覆溝通,跟以前只要接單、生產完全不同!」

第二個難題,是組裝的人力成本大增。不像撲克牌固定一副52張,每一款桌遊的卡牌和配件數量都不同,有些特別講究的日本桌遊,甚至連盒子一打開,哪些東西放在右上、左下或置中都有規定。過去用的外包手工僅須重複黏貼紙盒即可,如今組裝難度增加,且須對桌遊有一定熟悉度,他們只好改做一貫廠,自備組裝,員工瞬間從20人增加到40人。


第三個難題,才是技術層面。例如桌遊的代幣(token),往往是以厚達0.2到0.4公分的紙板製成,從印刷到裁切,都得花心思克服。

「幾年下來,我們的員工多了一倍;以前做包裝紙盒,一單下十幾萬個很正常,桌遊下一萬個就算大單了!」賴悅寧坦言,這都是轉型付出的代價。

十年轉型!新事業已占營收四成
「以前做包裝,現在做產品要求更高」

然而,他們也得到了豐碩回報。台灣桌遊做出心得後,眼看日本桌遊文化更興盛,富綱5年前赴日參展,從桌遊展、包裝展到販促展都大受歡迎,第一年就接到日本大創的全球大單。

如今,桌遊卡牌合計已占業績約4成,創造第二條成長曲線,總營收也較轉型前成長5倍。因為桌遊團隊的天馬行空,而「不得不嘗試」的各種特殊素材和技術,如使用壓克力油墨、等級更高的防刮油等,也已反過來應用在其他產品的包裝盒。

「以前我們是做包裝,現在做的是產品本身,自我要求要更高!」賴金盛總結,10年轉型,讓他們提升了台灣桌遊的競爭力,也提升了自己的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