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拍照的原因,是因為有了喜歡的人,不停的拍她,假使有一天她離去,我依然有許多照片可以記得她;而開始喜歡攝影,是因為覺得世界不好看,但當我透過觀景窗看到景色,又美麗的讓人難以討厭。

我拍照,因為有太多想要記得的,與太多讓我打起精神的景色。

所以,我開心時拍照、難過時也拍照,不管原因是什麼,當我拿起相機的那一刻,世界剩下的只有美麗。

與其說是攝影,更像是一種自我療癒。也因為這樣,當有人問我,他拍的照片好不好看?我給的答案都是「你開心就好。」這不是打馬虎眼,而是真心這樣覺得。

幾年前,工作接到一個麻煩的專案,因此沒辦法像以往那樣繼續拍照、旅行。好不容易有了機會,立刻麻煩好友與老婆陪我到東加群島散心。我們一天六個小時,乘在小艇上,看著沒有邊際的海平線、等待著鯨魚跳起的那幾秒鐘。

那是一個很奇妙的感覺,面對一望無際的空白,去相信可能會出現的奇蹟。

就在經過了好幾天的無功而返,最後回程時,我們終於看到期待已久的神奇生命在身旁躍起。許多原本的生活煩惱,彷彿跟著那水花躍起的泡沫,一起散去。

在東加群島所拍的照片,後來被BBC評為當年的野生攝影代表作之一。但在一個攝影作品氾濫的時代,其實沒人在意這種小事。

即使如此,我很清楚記得鯨魚在我們眼前躍起,所有煩惱也一起被拋下的那份感覺。記得跟好友一起開心大叫、也記得每天摃龜回來,老婆陪著我在海灘散步,直到太陽西下。

那個我所喜歡、讓我開始攝影的人,成為我的太太。其實無論得獎與否,這些回憶才是我真正的財產。


現代人壓力大,世界的步調也越來越快,常一不小心就落了下來。搞的不少人連原本應該是要讓自己開心的興趣,卻變成希望能成為什麼的成就,好讓自己多一點安全感。

其實比起一張照片是否拍得美麗,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自己內心裡的平靜。

像是讀完一本好書、聽完一首好曲,自然而然從心底綻放出新的希望與期許一般。不只是期望他人認可,而是讓自己認可自己。

我喜歡攝影,因為它很像我的生活,有許多事物無法掌控,也無法選擇。能做的就是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把事情做好做滿,然後相信會有最好的結果。

像旅行時,沒辦法控制天氣、沒辦法控制際遇,能做的就是相信這是最好的安排。

照片拍壞了?沒關係,盡力把下一張拍好,因為總有下一次機會。而攝影對我來說,就是最小單位的「相信」與「盡力」。

有些人因為看到而相信,有些人因為相信而看到。很多時候,美麗的景色,其實也在等待看到它的人。每一天,都像一張新的照片,充滿可能性。

攝影這樣,人生也這樣,該時時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