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累積多年的戰果,因突如其來的衝擊而一夕歸零,你會怎麼做?

今年52歲的台灣金屬抽線機王、國聯機械董事長陳志宏,9年前就遇過切身之痛。

金屬抽線機是將比如鋼材等金屬原料,類似麵團做成麵條般製作成各種尺寸的線材,之後再切割、塑型等加工,製成各式螺絲,運用在各式機械上,主要客戶就是螺絲扣件廠。

2012年,陳志宏的父親驟逝,他從當兵結識、最信任的心腹好友竟又將全公司2百多種產品的全部設計原圖偷走,之後聯手中國對手,用比他便宜一半的價格搶走所有客戶,讓這家年營收約3億元的台灣金屬抽線機龍頭廠,訂單量一夕歸零,瀕臨倒閉。

但去年,當陳志宏所處的螺絲扣件業年產值因疫情陷入年衰退逾2成的困境,他的競爭對手如義大利廠Eurolls spa傳退出市場、德國大廠Koch破產時,國聯機械的營收卻逆勢成長達6%以上,創下歷史新高。


這位企業二代是如何跨越訂單歸零危機,劫後重生?

26歲就接掌國聯業務大權的陳志宏,原本是很積極的業務高手,「一場3、40桌的聚會,他會每一桌都去認識,活動力超強,」熟識陳志宏的精湛光學董事長吳俊男說。

七成員工都走光
向同事取暖聽到改進活路

但9年前的挫折,不只讓公司陷入虧損,多達7成的員工也看衰企業前景,陸續出走。身為佛教徒的他,幾乎連信仰都要崩潰,國聯資深員工形容:「他當時走路的背影一點精神都沒有,就像老人。」

最低潮時,陳志宏每天踏入公司前,都得先在巷子口的咖啡店掙扎超過2個小時。進入公司後,還因為愧疚感,不敢坐在自己的董事長辦公室,腦袋也滿是「為什麼自己會被背叛」的負面情緒。

最後,因為員工幾乎都跑光光,大家乾脆集中在一樓門口旁的辦公室工作;他感覺在這群不離不棄的員工身旁最安心,於是自己也找了一個角落一起辦公。

沒想到,一個落魄老闆向員工取暖的舉動,卻成了國聯逆勢崛起的起點。

因為大家都窩在一起,陳志宏開始聽到過去沒有注意的細節,並且找出改進方案。比如,在零件上鑽6個洞的委外加工案,過去一件收費2千元,他親自出馬並重新談判,就降到1,100元,節省45%成本支出。

斥資研發環保型產品
大數據實測,不怕對手抄襲

一個接著一個微改善的過程,讓這位企業二代重建起自信心。他開始四處上課,想找尋再起的答案,最後在高雄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教授徐世同的課堂中,他得到啟發——「讓被抄襲的產品加值升級,用新產品打敗舊產品。」

敵人抄襲真的是壞事嗎?如果敵人抄襲自己,那代表永遠只能走在自己身後。要擺脫抄襲命運,就得做出真正能解決客戶痛點的產品;更棒的是,自己其實最知道自己原先產品的問題在哪。

他說,客人對產品最大的痛點,就是每年都需要換新模具,否則生產品質會很不穩定,而且舊設計在環保與節能等環節都還不夠完美。

於是,他將僅存的有限銀彈與資源,投入研發新一代產品,用超過3年的時間,開發出新環保設備,透過改用鋼刷等物理抽線設計,建立生產效能不打折但汙染更低,還能節能約4成的新產品。

螺絲公會理事長、慈陽集團董事長蔡圖晉說,過去全球環保要求相對低,酸洗(編按:用酸溶液去除鋼鐵表面氧化皮和鏽蝕物)雖然汙染高,但快速又方便,因此贏過又慢又容易造成線材刮痕的鋼刷技術;但陳志宏提早布局,隨著近5年環保節能意識抬頭,才讓國聯的產品在疫情下一枝獨秀。

只是,同業眼見商機崛起,為何不會搶進模仿?

金屬中心資深產業分析師紀翔瀛指出,用鋼刷去除鋼鏽的抽線過程雖然環保,但需要長時間模擬與實際測試才能累積出一套有效率,又不造成刮痕的數據資料庫,沒有3年以上時間,很難辦到。

靠著先進者優勢,國聯建立起它的護城河,去年營收創下新高!去年第三季,陳志宏還帶頭找來貿協董事長黃志芳與大聯大、恒耀等14家、合計營收超過6千億元的企業主,招開一場搶救螺絲產業的高峰座談。他想的是:當年自己在低谷時沒人幫他,這次他想陪著大家改變命運。

我們問陳志宏對這段歷程最深刻的感想是什麼?他說,放下被背叛的心結,認清這是自己沒能建立有效預防機制,才導致的惡果;也理解為何身陷危機時,沒有神佛、貴人現身,「原來祂們(神佛)不是不幫忙,而是祂們在等,等你自己長大、自己站起來。你不自助,怎麼會有他助、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