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解決問題時,是否曾自問:「這個結果放到10年後,依然出色嗎?」台灣影視圈有一群不甘於現狀的人,正用這樣的思考,突破不可能。

還原八○年代中華商場
搭景砸8千萬、花30倍人力

2月即將上檔的台灣電視劇《天橋上的魔術師》(以下簡稱《天橋》),是一部由同名小說改編的魔幻寫實劇集。透過10個故事,探討人生面臨困惑時,如何被「魔術師」一般的關鍵角色改變,背景是1980年代的台北西門町中華商場。

該劇團隊也像魔術師一樣,打破種種紀錄和眾人想像。

它的總預算2億零300萬,不僅單集預算是一般台劇4倍以上,總金額更可以拍出5部電影;而它為了還原已拆除的中華商場,砸8千萬搭出占地兩公頃的景,也成為台劇史上最大片場。就連特效也創紀錄,成為第一部跟奧斯卡最佳影片《寄生上流》導演奉俊昊御用特效團隊合作的台劇。

劇評人簡盈柔指出,雖然台灣影視內容一直對亞洲有深刻影響力,但是,「在這之前,或許還沒有什麼向國際影視壇推薦,不『漏氣』的史詩級戲劇,但現在有了。」

「拍影集已經是跑馬拉松了,這次就像跑極地馬拉松!」曾參與電影《賽德克・巴萊》等影視內容製作的幕後工作人員王藝樺形容這部劇集的難度。

然而,這部從預算、特效、搭景、行銷等層面,都堪稱台劇最大規格的戲劇,究竟最難的是什麼?

「把消失的東西變回來。」該劇監製於蓓華、製片人劉蔚然、承接音效製作的聲色盒子混音師江宜真在不同時間與場合,答出幾乎一樣的答案。

中華商場雖已不復存在,但它只是30多年前的歷史,很多人心中仍有鮮明印象,如何寫實的還原,是首要挑戰。

《天橋》美術指導王誌成則從開拍前一年開始田野調查,從中華商場店面種類、招牌、當代活動車輛種類,就連建築物牆面瓷磚都得考究,有些瓷磚已不再生產,團隊還特地找工廠開模製作。最後,從搭景、陳設,到人工手繪上百面招牌,動員超過六百人,是一般台劇的至少30倍。

這部戲更為了搭景,而募資逾4千萬、約24%的預算。從考慮用微縮模型搭配特效,節省經費,到最後決定搭實景還原。一切都是為了讓觀眾第一眼就能融入,「讓觀眾在沒有感受到這是一個(造景)工程下,就進入情境,」劉蔚然表示。

最後成果,細緻到連建築物的方位以及太陽照射的光影位置,都跟當年一模一樣。「那個場景很驚人,細緻到每個店好像你可以直接進去買東西,」王藝樺表示。

但,還原考究到極限,戲就好了嗎?接下來,是團隊無止境的對內與對外的競逐完美。

台韓5公司分工特效
瓶頸時,他們「往未來想」

劉蔚然說,當團隊碰上問題時,她常問自己:「這樣就妥協了嗎?」「就只是這樣了嗎?」而且,團隊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共識。

她舉例,光是特效,每一個鏡頭來回修改不下10次。《天橋》導演楊雅喆解釋,這次特效是由台韓兩地、5家公司一起分工,由韓國導演奉俊昊御用的特效公司4th Creative Party做為技術總監團隊,每個團隊各自負責特定集數,也意外激發了彼此競爭、成長。

「每一家會開始比,我的文鳥好像輸你的斑馬,我的背景合成好像還待考驗。特效公司會自己跟我們說,想要多一點時間,拿回去修改,」楊雅喆表示。雖然為此,特效交期延遲了兩個月,但成果好到連劇組人員都分不出畫面中的貓,原來是特效製作。

再好比聲效,江宜真透露,雖然該劇在電視播出,現在的家庭設備多半僅有雙聲道,但考量該劇要走向國際平台,所以一開始就以最高規格的「全景聲」製作,不僅四面八方、還有天空的聲音都會一併囊括,即便一般家中電視無法呈現此效果。

甚至,製作階段進度已到了三分之一時,她遇上剛好因疫情返台的好萊塢音效新創Ambidio創辦人吳采頤,才發現有一套可以「騙過大腦」的技術,讓觀眾即便用手機追劇,只要把手機橫著看,就能體驗戲院等級的立體聲效。因此,除了最高規格的全景聲,聲色盒子自願在交期內「壓榨」自己,再多做一套運用該新創技術的聲音。

「我們希望,如果10年後,有一天《天橋上的魔術師》要在電視上再次播放時,它一樣是高規格的。」江宜真表示。

劉蔚然跟楊雅喆也在訪談過程多次表示,製作期間,每次遇上瓶頸,他們想的不只是現在有什麼、能怎麼解決?更重要的是:往未來想。想,現在的自己會不會輸給未來的自己?能不能多做些什麼,留下經驗讓後人參考。

這個一再突破框架的製作團隊,要讓這部戲不只是好看,更能成為一座連接台灣影視產業現在與未來的天橋。(更多精彩影音:拍台劇用韓國團隊?《天橋》導演楊雅喆:討厭之外,要知道別人是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