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都做了,那我們呢?」

有些時候,團隊看到他人的新嘗試,會出現焦慮,彷彿在轉型的路上落後了。

這感覺,就像是我們看到孩子的同學已排滿寒假行程,自己沒有精心規畫,就像錯過什麼似的。

但若仔細再想,倘若每個人都在不同的道路上,朝不同的目標奔跑,怎麼會有所謂的「落後者」跟「領先者」?

很巧合的,這期兩個故事的主角—吉卜力跟台達電,都是「走自己路」的代表。

你看過的《龍貓》、《神隱少女》等動畫,都是出自吉卜力動畫工作室之手。36年來,日本動畫電影在全球最賣座的前10名裡,有5部來自這個招牌只有兩個手掌大的地方。

動畫,是三高產業:高成本、高風險、高報酬。為了要讓觀眾走進電影院,製作團隊得想盡商業化的可能,很多導演必須忍住不做自己想做的作品、不說自己想說的話;但吉卜力反其道而行,它讓導演好好說話,反而讓全球觀眾都愛它。

它怎麼做?就是堅持初衷:「電影一定要成為我們對時代種種變化的答案。」一部《紅豬》的電影,是為了「因疲憊而變成豆腐腦的中年男子」而畫,反映出經濟大蕭條時期,上班族的無力感;一部《魔女宅急便》,則回應人們從家鄉漂流到都市工作,擺盪在依賴與獨立之間的感受。

這次,我們獨家專訪吉卜力工作室的會長星野康二,看到「越小,越要做大事」的志氣,如何讓他們把產品做到雋永,打破常規。

同樣概念,也出現在電源大廠台達電上。

它不想做「科技苦力」,從製造轉型為能源服務商,還要求每件事都跟「節能減碳」有關,這讓很多新事業,得花10年才能收成。

十年太長嗎?台達電覺得必要,並且堅持下去,才在疫情中創下業績新高。

我發現,這些成功者都有種特質:他們,不活在別人的進度表裡。

他們都有信仰和理念,並且清楚知道:倘若,我們的眼光總看著對手,每天只想著如何複製超車跟對外交代,其實,就等於放棄規畫自己道路的權力與責任。這不僅懶惰,而且很辜負生命。

專注走出自己的路吧,這已經很花心力,別人若再有耳語批評,別管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