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2、1!」2020年最後一天,紐約時代廣場的數位看板顯示著數字倒數,最具指標性的水晶球一如過往,伴隨著煙火和紙片在跨年時刻緩緩下降。因疫情,跨年晚會百年來首度不開放民眾參與,改由線上直播,幕後團隊得比過去更注意每個環節,才能使螢幕前的全球觀眾同步倒數。

這場每年吸引上億人觀賞的紐約跨年活動,由該廣場看板營運商翔琥科技(Tiger Party)工程負責,該創辦人暨執行長為台裔的張中益,公司核心團隊更都在台灣。

不只跨年,過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迪士尼、服飾品牌American Eagle在時代廣場舉辦的活動,背後也都有此公司身影。

一個只有12人的公司,如何在這個廣告商兵家必爭之地立足,連續11年負責紐約時代廣場跨年倒數看板工程?

張中益創業初期,主要提供各式活動的影像技術解決方案,受客戶推薦接下美國廣播公司(ABC)的外牆廣告看板之後,才開始投入數位看板營運。

小蝦米怎麼立足?
用時差偷時間,全天候運轉

目前,該公司除了替迪士尼等公司營運時代廣場上的5面電子看板,也執行大型互動看板廣告,跨年、選舉開票等活動的看板技術支援。根據該廣場遊客中心統計,該公司看板管理數排名第6,2019年營收估計超過4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1億1千萬元)。

但其實,戶外看板在美國是大者恆大的產業,在翔琥之前,時代廣場看板管理數前5名都是營收數十億美元的廣告集團,第1名的Clear Channel Outdoor Americas,2019年營收就約新台幣752億元,在全球擁有77萬個廣告看板。

身為後進的小蝦米,要在這些大鯨魚中突圍,他選擇別人眼中的麻煩事下手。

對這些巨頭而言,此廣場雖有象徵意義,但只是眾多看板中一小部分;對張中益而言,這裡的看板,卻是他的全部。

當別的巨頭只要購買LED設備,用內建系統播廣告就有錢賺時,張中益為跨足此市場,花了3個月,和團隊為ABC外牆九個波浪狀螢幕的看板架構出一套高畫質系統,避免圖像失真或破碎。

又例如,2017年,他們為了接下三星的廣告,讓一隻鯨魚悠游於不同看板之間,別的業者只要出借看板就好,他們得串聯20多個業者、開發系統,讓這些建造年代不一、背後使用不同軟硬體的看板,能順暢輪播影像。「想要活動流暢,我只好解決這些麻煩,」張中益表示。

成就這些麻煩事,除了技術力,秘訣,更在於他們把據點設在台灣,彷彿「兩班制」,可以跨時區比美國其他同業多「偷」到12小時工作。

時代廣場是24小時都有廣告輪播的全球性地標,工程團隊得利用時差,接力式全天無休管理看板。

「我們核心團隊完全就在台灣,」張中益用「敢於拚搏」與「韌性」形容團隊。

翔琥科技營運長邱淑苓回憶,一次跨年,美國團隊事前壓力測試,不論怎麼測,都誤差0.03毫秒,於是台灣工程師緊急運用時差,跨海追溯語法,才抓出毫秒之差的蟲。她坦言,壓力測試大家都可以做,但連續11年都沒出錯,要歸功於台美團隊跨時區合作。

最難是讓工程師懂客戶
率軍親自在現場看螢幕效果

負責跨年、五月天演唱會製作的必應創造子公司濪濪執行長陳宜盈說,大型活動現場,各種設備都會發出訊號干擾轉播,人員得隨時監控並排除狀況,須面對極大精神壓力。

儘管享有台灣團隊跨時區、「耐操」的好處,但翔琥也面臨相應的挑戰。

張中益坦言,溝通不是台灣工程師的強項,如何讓他們理解品牌客戶和設計師理念,是一大挑戰。

「我讓他們親自到紐約,站在時代廣場看自己的作品。」他說,光是黑色有分曜石黑、深層黑等不同顏色,很難讓工程師理解,不如讓他們親自到現場監督手上的專案,看不同的黑色被打在螢幕上的效果,就會知道魔鬼藏在細節裡。張中益現在也鼓勵工程師提出想法,培養創意和表達能力。

雖然在紐約站穩腳步,但受疫情影響,品牌投放戶外廣告意願大幅降低,該公司2020年營收驟減9成,正規畫將部分重心移回台灣。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主持會計師支秉鈞分析,經營數位看板,除了技術與創意,更挑戰業者對都會區發展的理解,翔琥能否在台灣落地,得視其在地化程度而定。

雖因疫情而面臨轉折,但張中益以一個台裔、後進者之姿在紐約插旗,證明即使再僵固的板塊,只要願意彎下腰,靈巧抓住每個機會,還是能鑽出一個屬於自己的獨特地位。

翔琥科技

成立:2009年
創辦人:張中益
主要業務:紐約時代廣場電子看板管理營運,以及客製化影像互動方案
成績單:2019年營收4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1.1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