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台灣,是成軍超過半世紀、年營收破百億元的本土電梯王;在中國,也是唯一有辦法與美商奧的斯(Otis)、日商日立(Hitachi)等國際強權競爭、擠進中國電梯前十強的唯一台商,如今,它即將落入日立之手。

日立持股過半
寶佳握三成股權挺董座

2020年10月,日立搶下永大51%股權,當時市場便揣測,它可能依據俗稱「大同條款」的公司法第173條之一規定,持股過半的股東持股超過3個月,就有權召開股東臨時會,改選董事會取得實質經營權。

果然,在12月21日,屬於日立派的永大獨董黃福雄向證交所提出申請,以公司派獨董陳世洋逾越獨董權限,通過配發去年股利建議案為由,要求召開股東臨時會,解任其職務。

藉此,日立派可取得董事會過半席次,這家擁有近2萬7千名股東,在全國市占率超過3成的老牌電梯王,可能2021年2月變天,甚至下市,併入日立。

但它卻沒有絕對勝算可讓永大下市。因為,近日涉及勞動基金炒股弊案的股市大鱷——寶佳集團二代主、副董事長林家宏,他個人與旗下投資公司也買進永大3成股權,並且,他支持現有經營者、持股不到1%永大現任董事長許作名,在去年董事改選中,以五比四,一席之差擋下日立。

其實,這家台灣營收最大的電梯王,除了日立與寶佳都插足,包括奧的斯、瑞士商迅達(Schindler)、芬蘭商通力(Kone)等全球市占率前五大電梯廠,全都曾找上門想要買永大股權。

也因此,為求勝算,日立先收購永大前董座許作立家族持股後,又罕見以溢價逾16%的股價,在台快速收購過半股權,以擺脫其他勢力的威脅。

25年前借日立打中國
股權稀釋,又爆堂兄弟之爭

為什麼這家老牌電梯,會演變成創辦人家族退出,日資與寶佳互爭的局面?

事情要從25年前說起,創辦永大的許雲霞繼1989年在台股上市的股權釋出後,因要借用日立品牌打中國市場,1995年讓出部分股權給原始股東的日立,導致許雲霞2005年過世,將永大交給許家第二代的許作立、許作鈿時,家族持股已不足5成,之後這對兄弟檔又分別賣股套現,到了兩年前爆發經營權之爭時,身為永大二代主的許作立個人持股只剩約4%。

許作名是許雲霞弟弟的小孩,原本不在接班團隊內,也沒有繼承任何持股,因為獲得許雲霞賞識,才進入永大擔任專業經理人。2002年也因許雲霞欽點,才會成為開拓中國事業的關鍵操盤手,並在2013年帶隊衝出躋身中國前十強、中國營收占比近75%的好成績。

只可惜這反而形成功高震主的反效果,坐鎮台灣的堂兄許作立,在2015年撤換許作名與他的團隊,之後中國事業陷入虧損,永大中國電梯市占率萎縮到只剩約2%,這對堂兄弟因中國事業,爆發經營權之爭。

當時雙方個人私人股權都低於5%,其餘家族成員持股又幾乎都賣光,於是,堂兄弟分別引進日立與寶佳,當自己的白馬騎士。結果,這兩大強權合計掌握永大8成股權,大權旁落外族之手。

日立做大中國的一步棋
寶佳「待價而沽」成關鍵

至於為何兩強都看上永大?原因是,「誰拿到永大,誰就有望搶下中國第一,甚至挑戰全球龍頭寶座。」一位電梯同業說。

原來,全球一年約110萬台的新梯需求,中國占80萬台,占比超過7成,是全球最大電梯市場。而永大在中國最高峰市占率約達5.7%,是台灣唯一躋身中國前十強的電梯廠,專攻中低階住宅電梯,與奧的斯、迅達、通力、日立等國際大廠擅長的高階商用電梯,有明顯的市場區隔。

永大是唯一進中國電梯10強的台商 (2020年)

排名1 中國通力 市占率16.13%
排名2 日立電梯 市占率14.76%
排名3 上海三菱 市占率14.01%
排名4 中國奧的斯 市占率10.69%
排名5 杭州西奧 市占率7.74%
排名6 迅達電梯 市占率5.29%
排名7 蒂森電梯 市占率5.22%
排名8 康力電梯 市占率3.33%
排名9 上海永大 市占率3.07%
排名10 廣日電梯 市占率2.92%

資料來源:中國通路業者推估
整理:林洧楨


於是,誰成功購併永大,等於快速搶攻中國市占與銷售通路,發揮高低階通吃綜效,未來可望拿下全球市占冠軍。

因此,台灣日立電梯董事長金原慶武對媒體談起永大收購案時曾說,透過提高收購價格,期盼完成公開收購永大,實現永大成為日立100%子公司的目標。

至於非電梯業者的林家宏,為何也加入戰局?

許作名轉述林家宏進場投資的想法是,當永大變成日立百分百持股的子公司,利潤將匯回日本,且由日本人管理,台灣員工沒有保障;但是寶佳屬於價值投資,反倒可支持原經營團隊,讓經理人與員工有所發揮。

但市場人士解讀,寶佳也可能轉買為賣,只要價格夠高。因為要讓台股上市櫃公司下市,新投資者必須收購超過七成股權,寶佳持股雖輸日立,但逾三成的股權正巧可卡住日立,讓永大無法下市,反而奇貨可居。

據傳日立曾找過林家宏洽談收購股權,就曾被林家宏以每股高達120元的天價嚇跑(編按:截稿前股價約是62元)。

永大董座雖交出逆轉佳績
持股過低,恐淪為「打工仔」

兩大之間難為小,個人持股不到1%的許作名,又如何自處?這位永大董座已經做好「老闆變夥計」的最壞打算。

「許家,只剩我,我一直是專業經理人。」他自認並非許家嫡傳子弟,從堂兄許作立主政前,就是以專業經理人身分受聘;但正也因為有戰功,讓他仍有保住經營權的機會。

因為,日立以追求永大下市為目標,激怒寶佳於事無補,且直接換上日本人管理永大,也可能會水土不服。最好的策略就是用營運成績單,帶動股價上漲,讓寶佳願意獲利了結出場。雖然日立派人接管董座大位是必然之舉,不過基於尊重寶佳與降低風險,負責第一線經營的總經理,仍可能由寶佳支持的許作名出任。

相對來說,寶佳也冀望股價上漲,讓日立因購併成本太高,而反向出脫持股,讓它有機會拿到過半股權,成為永大主人。

亦即,寶佳進可攻退可守,日立提高收購價碼,寶佳就出讓股權;日立放棄收購,寶佳就成為最大股東,可繼續任命許作名為董事長,運用他在中國的銷售網絡與政商人脈,繳回獲利充實股東荷包。

對許作名來說,與寶佳合作,是他確保中國版圖與團隊工作權的選擇。他回鍋約一年半,中國生意起死回生,從18年虧損約2億6千萬元,到今年前三季累計虧損剩約200萬元,全年有望轉虧為盈。這正符合台大國企系教授吳學良所說,持股過低的企業主,除了想辦法增加持股外,可用企業經營的成績單保住經營權。

接下來,永大投資者要留意的是,日立2021年2月召開臨時股東會改組董事會,可能取得實質經營權,永大是否會走向下市一途。

至於創始股東許家,在兄弟鬩牆引進外援後,無論永大是否變天,許家都不免變成「打工仔」的角色。這案例也提醒台灣眾多家族企業,內鬥輸掉的不只是親情,半世紀的江山,也可能拱手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