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玩電玩,一旦不如意,有時會按下Reset鍵,重新再來。

長大了,我們總常說,遊戲可以重來,人生不能。

但倘若能呢?

看完這期封面故事,我突發奇想。

曾經,台灣被預測是全球人力流失最嚴重的國家,2、30年前,大量中產階級移往中國,消費動能消失,間接讓薪資凍漲18年。

孰料,一場美中貿易戰跟COVID-19的出現,竟改變全局。

起初,主筆靚萱與資深記者良儒,只是聽聞:很多台幹回來了,再後來,商周CEO學院群組開始熱烈討論,聘用他們的兩難,於是,我們展開了調查採訪。當時沒想到,我們記錄的不僅是台灣史上最大人才回流,也是全球逆移民潮的開始。

最後,這套報導耗時3個月,採訪的對象從台幹、企業主,橫跨到新加坡、韓國、愛爾蘭與紐西蘭等各國。

在他們的筆下,我看到這群海歸人才,在職場、家庭與教育接軌上的挫折。先歸國的25萬人,約占台灣1%人口,他們多數有豐富的跨國工作經驗,倘若,這次能順利落地,將是台灣升級打國際戰的助力;反之,他們也可能成為隱形失業大軍,變成社會負擔。

採訪過程中,記者最常聽他們轉述的話是:「你的經歷很好,可是⋯⋯我們請不起你!」

不僅是資深老台幹,就連最稀缺的數位人才,都因無法與台灣的低薪環境匹配,而難以融入。

可以想見,若環境不變,等疫情減緩,這群人再度成為過客。

我們還要被眼前的限制綁架嗎?

台灣市場小,就是無法用好薪水聘用人才?但如果是放眼東南亞,甚至是全球市場呢?

這群人有些是中年,發展空間有限?那用顧問,甚至專案方式聘用,難道不行嗎?

低薪,是結果,而不該是先決條件。

當人才成為未來的移動貨幣,台灣若再不想辦法善用,還要屈就於現在的遊戲規則,最後,就只能「變得更窮」。這道理,放在企業亦然。

現在,老天給了台灣一次Reset的好機會,我們千萬別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