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集團的控股公司長榮國際25日變天!由大房「弟弟派」張國明與張國政聯手的陣營,取得三董一監過半的席次,據了解,與原本維持中立不表態的關鍵少數張國煒母親李玉美轉向有關。

長榮國際因握有長榮、長榮航、榮運、長榮鋼鐵、中再保這5檔上市公司持股,集團市值超過1兆元,此外還有未上市長榮航勤、長榮空廚等。日前掛牌興櫃的長榮航太的股東雖未見長榮國際,但長榮航空持股水位卻達58.87%,集團交叉持股,因此,誰握有長榮國際就能掌控長榮集團。

長榮國際變天後,預料集團經營權戰火將持續引爆。而此次,李玉美助張國明與張國政取得長榮國際主導權,創立星宇航空的張國煒,是否有望重返長榮集團,也引發市場無限想像。業界認為,誰接任長榮國際董事長一職,將是兄弟戰和的第一觀察指標。以下是2020年專文解析。

一個關鍵的判決,讓因兄弟鬩牆而陷入經營權之爭的長榮航空,進入延長加賽;更戲劇化的影響是,被逐出長榮的星宇航空董事長張國煒,竟成了決定經營權旁落誰家的「關鍵少數」。

今年11月6日,台北地院訴字第4547號民事判決,由張榮發次子張國明、三子張國政委派的吳景明,出任「張榮發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這個判決關鍵之處在於,若基金會是被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長子張國華的「哥哥派」拿下,則長榮航空經營權之爭就此落幕,張國華一統江湖。

不過,基金會主導權卻被台北地院判給了張國明、張國政的「弟弟派」,讓被張國華逼到絕境的弟弟派,找到反攻的立足點。

2張股權圖,看懂長榮航爭奪戰關鍵

1.看長榮航》誰拿長榮國際,就成第2大股東

●長榮海運
.持股比率:16%
.說明:張國華主導

●長榮國際
.持股比率:11.32%
.說明:張國華與張國政角力中

●華光投資
.持股比率:10.64%
.說明:張國煒持有

●長榮鋼鐵
.持股比率:4.96%
.說明:張國華主導

●張榮發
.持股比率:2.72%
.說明:依遺囑由張國煒繼承,但張國政提出遺囑無效官司尚在進行

●張國政
.持股比率:1.90%
.說明:若弟弟派拿下長榮國際,且獲張國煒支持,加上個人持股,便可與哥哥派分庭抗禮

●張國明
.持股比率:1.15%
.說明:若弟弟派拿下長榮國際,且獲張國煒支持,加上個人持股,便可與哥哥派分庭抗禮

●張國華
.持股比率:0.08%

2.看長榮國際》大房兄弟勢均力敵,張國煒左右戰局

●弟弟派:41%
.張國明18%
.張國政18%
.張榮發慈善基金會5%

●哥哥派46.86%
.張國華18%
.張榮發基金會28.86%

●未定12.14%
.張榮發5%
.張國煒母親李玉美7.14%

註:四兄弟依序為張國華、張國明、張國政、張國煒。弟弟派指張國明與張國政,由張國政主導。
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 整理:韓化宇


兄弟角力延伸至兩大基金會

這場曲折離奇的戰局,起源6年前張榮發立下的那紙遺囑,指定二房獨子張國煒接任集團總裁,並將全部存款、股票、不動產等遺產,由張國煒單獨繼承。

這個獨厚的安排,引發大房極度不滿,也埋下日後張家分裂的導火線。

2016年1月,一代船王張榮發離世,大房聯手張榮發女婿鄭深池,在兩個月內將張國煒連根拔起,趕出長榮集團。

離開長榮的張國煒自立門戶,成立星宇航空,就此跟三位兄長恩斷義絕,自此不相往來。

將二房逐出後,大房兄弟並未因此團結起來,反而為了爭奪營收高達近兩千億元的長榮航空,再次爆發內戰。

2018年,大哥張國華與員工編號「002」、長年擔任集團財務大臣的柯麗卿所組成的「哥哥派」,與次子張國明、三子張國政組成的「弟弟派」,為了長榮航空經營權,展開激烈鬥爭。

長榮集團旗下的子公司,係透過錯綜複雜的交叉持股,如同一個網,彼此牽一髮動全身。其中,長榮航空獲利能力獨占鼇頭,是集團最大金雞母。

分析長榮航空股權,最大單一股東為長榮海運,持股16%,其股權由哥哥派牢牢掌握,弟弟派難有插手空間,所以改從第二大股東、持股11.32%的長榮國際下手,若能搶下長榮國際,就能一口氣拿到長榮航空逾10%的股權。

「這(長榮國際)是弟弟派的『基本盤』,如果連這10%也沒有,基本上就不用玩了,」一名委託書通路商業者分析。

再看長榮國際的股權結構,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是張國華、張國明、張國政三兄弟,各持股18%;第二是長榮的兩大基金會:張榮發基金會、張榮發慈善基金會,分別持有28.86%及5%股權。

最後,則是張國煒母親李玉美,持有7.14%股權。

長榮國際的大股東是兩大基金會,要搶下長榮航空經營權,勢必得拿下基金會主導權。

持股28.86%的張榮發基金會,其董監任期早於2018年到期,該基金會原有15名董事,但張國煒辭任後,剩下的14名中,哥哥派、弟弟派各占7名,形成僵局,導致遲遲無法改選,雙方於是改打法律戰,交由司法決定。

基金會聲請由法院接管,今年10月15日,台北地方法院指派7席臨時董事接管基金會,這7名董事,皆由張榮發基金會董事長鍾德美推薦。

鍾德美是哥哥派的大將,在長榮集團內,負責基金會的營運,7名臨時董事皆由鍾德美推薦,代表哥哥派取得了張榮發基金會的主導權,弟弟派則輸掉此局。

此時,戰場轉移到張榮發慈善基金會。

張榮發與3子全鬧翻過,接班路坎坷

哥哥派》大房長子張國華
1996年:任長榮海運總經理
1998年:與老臣爆發鬥爭,父親偏向老臣,憤而離開長榮
2014年:相隔16年重回長榮,任長榮海運董事
2017年:長榮海運改選,續任董事,大房次子張國明進入董事會
2020年:長榮航空改選,當選董事
2020年:長榮海運改選,續任董事,張國明退出

中立派》二房獨子張國煒
1996年:進入長榮
2005年:任長榮航空總經理
2006年:父親反對他娶空姐為妻,憤而離開長榮
2009年:重回長榮
2013年:任長榮航董事長,隔年任首席副總裁,準備接班
2016年:父親去世後,被大房逐出長榮
2017年:長榮航空改選,退出董事會

弟弟派》大房三子張國政
2005年:任長榮海運董事長
2006年:任長榮集團首席副總裁,準備接班
2007年:反對父親攜二房與大房春節團圓,父子決裂,後退出權力核心
2017年:長榮航改選,當選董事,重回權力核心
2020年:長榮航改選,不敵大哥勢力,退出董事會

整理:韓化宇


雙方爭權未果,二房成關鍵

因為張國華在長榮國際持股18%,加上張榮發基金會的28.86%,合計46.86%,若再拿下張榮發慈善基金會的5%股權,在長榮國際的持股過半,便能宣判弟弟派出局,故該基金會成了雙方決生死的戰場。

該基金會的董事成員中,弟弟派超過半數,今年4月17日召開董事會,弟弟派要求改選,擔任董事長的鍾德美直接宣布散會,率哥哥派陣營董事離席。

弟弟派9席董事繼續開會,並推舉長榮航空前總經理吳景明取代鍾德美擔任董事長,但未獲基金會主管機關衛福部核准,造成基金會董事長「鬧雙胞」。

弟弟派向台北地院提告,判決11月6日出爐,確定董事長由吳景明出任,意味著弟弟派拿下慈善基金會5%的股權。

此時,整起經營權之戰中,最詭譎的局面出現了:哥哥派與弟弟派持有長榮國際的股權,分別為46.68%及41%,皆未過半,若想拿下半壁江山,就得需要二房支持。

原因,除了李玉美擁有7.14%股權外,張榮發留下的5%股權,也是其遺囑中,由張國煒繼承的資產之一。

四年前,大房兄弟聯手驅逐二房;如今,大房兄弟鬩牆,二房竟成了左右勝負的關鍵少數。

知情人士研判,接下來要觀察,哥哥及弟弟兩派的人,是否會與張國煒接觸?或用什麼樣的承諾,換取張國煒的支持?

上述人士認為,長榮航空下次董事改選,要到2023年,張國煒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思考支持哪方陣營,或要不要捲入這場風波,「對小K(張國煒)來說,當務之急是把星宇撐起來,其他的事應該不會急著有想法。」

第一代求公平,接班反失敗

大房兄弟不惜將家門內訌搬上檯面,現在更進入兄弟鬩牆延長賽,背後,是一段走了長達二十多年的坎坷接班史。

張榮發四個兒子中,張國華是第一個指定的接班人,1996年,他出任長榮海運總經理,是最早進入權力核心者。

然而,如同少主中興的故事,張國華大刀闊斧推動改革,為了換血,要求65歲必須屆齡退休,得罪長榮老臣,一狀告到張榮發那去,重情義的張榮發選擇支持老臣,張國華憤而請辭,離開長榮。

這一走,就是16年,直到2014年,才回任長榮海運董事,「總裁所有的兒子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個性跟他父親一樣剛烈,」一名長榮退休高層說。

張國華接班計畫被打亂後,2004年,77歲高齡的張榮發,宣布張國政隔年任長榮海運董事長、張國煒任長榮航空總經理,這是張榮發首次揭櫫,大房執海運、二房掌航空的接班計畫。其中,大房二子張國明因體弱,長期未在接班規畫內。

2006年,張國政進一步升任長榮集團首席副總裁,離接班只剩最後一哩路,未料,隔年農曆春節,張榮發欲攜二房與大房一起團圓,張國政激烈反對,觸怒父親,一氣之下拔掉張國政所有集團職務,貶去轉投資的中再保公司擔任董事長,形同流放邊疆。

大房兄弟相繼遠離核心,直到張榮發逝世、二房被逐出集團後,才重新掌權。

然而,張國華在長榮「裸退」長達16年,中間空白期太久,早無自己的人馬;反觀,柯麗卿跟隨張榮發打拚一輩子,深受重用,且緊抓兩大核心業務:財務與人事,讓重返長榮卻權力真空的張國華,必須與之合作結盟。

但這樣的結盟關係,令張國政不滿,他希望大哥分權,由他執掌長榮航空,卻被張國華與柯麗卿拒絕,關係破裂,於是聯手二哥,對大哥發動經營權之戰,並計畫先拉下掌財務大權的柯麗卿,所以不斷對外放話,指柯背叛張家人。

一名不願具名的會計師直言,長榮接班路會走向失敗,最大的失誤,就是張榮發為了追求公平,把股權平均分配給四個兒子,四兄弟各擁山頭,且長年沒有一起共事培養感情,並磨出相同的價值觀,彼此離心離德,「所以爸爸一過世,子女之間自然你爭我奪,這是很多台灣家族企業都會犯的錯!」

成立逾三十年的長榮航空,最傲人的成就,就是零飛安事故,每年的營運績效,也遙遙領先競爭對手華航。

但,後張榮發時代的長榮,陷入內鬥泥淖,是否會損害長期競爭力?

一名前長榮航空高層認為,張榮發非常重視經理人培訓,他訓練出大量素質精良的專業經理人,但他傳統日式的經營風格,是指令下達後,下面就得使命必達,不准對指令有任何質疑。

「總裁說一就是一,沒有一.一或○.九,」這名前高層說,這樣的治理風格有好有壞,好的一面是長榮經理人做事循規蹈矩,且執行力強,但壞處是,久而久之經理人會喪失創新力與創造力。


前老臣看未來:開創恐不足

一名退休的長榮老臣認為,不論是張國華或張國政,行事風格雖嚴謹,但缺乏乃父的魄力與決策力,加上經理人習於聽從指令行事,在此治理格局下,若領導人不充分放權給經理人,很難開創新局面,「簡單說,(長榮)就是守成有餘,開創恐不足。」

「長榮現在的競爭力維持十年沒問題,但航空公司要提高競爭力,就必須購買新機,擴大營運規模。但這種動不動數百億、上千億的決策,現在的長榮有人敢做、或能做嗎?」另一名在長榮航創立初期就任職的前高層表示。

若弟弟派拿下長榮國際,2023年長榮航空董事改選時,董事會很有可能因而分裂,一個內部不和睦的公司,營運豈能更上層樓?屆時,董事會要通過如購機等重大採購案,恐更難如登天,也難吸引具開創性的人才留任。

疫後航空業洗牌,成新挑戰

更何況,疫情對航空業的巨大挑戰,已經發生。

今年前三季,長榮航空虧損36億4千萬元,今年可能是繼2014年以來,相隔六年再次出現年度虧損,儘管為了因應疫情衝擊,該公司緊急將客機改貨機,全力衝刺貨運,但產業前景仍不容樂觀。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估,明年航空需求只會恢復到疫情前的一半,全球航空業的寒冬,尚未散去。

面對全球航空業版圖的大洗牌,身為全球前十佳航空公司的長榮,必須在亂局中找到新定位、擬定新的策略,在全球航空巨頭承受不住虧損被迫退場之際,填補留下的市場空白。

疫情變局不但考驗全球航空業應變,對於長榮航空,更是內外交迫的險峻挑戰。

從大房與二房間的對立,到大房之間的內戰,再再揭示,欲交棒的企業家,不要過度期望兄弟之情,能克服一切難關。回顧中國歷史的皇朝,骨肉相殘的慘劇,可說不勝枚舉,此時若遇敵軍入侵,甚至可能全盤皆輸。

傳承需要細緻的制度,考慮利益、也要考慮人性,不只是股權分配公平就可,更要磨練出子女之間的默契,拉近彼此的價值觀。這是強人企業家張榮發逝去後,長榮內鬥不休給台灣企業界最大的啟示。